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傳正氣

信息采集“采”出戰斗英雄 ?95歲老兵張富清深藏功名數十載:我沒有資格炫耀自己

2019-05-27 08:57:45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作者:記者
點擊:   評論: (查看)

  現年95歲的張富清是湖北來鳳縣的離休干部,在身邊人眼中,他只是一位再普通不過的老人,直到去年底,因為縣退役軍人事務局的一次信息采集,人們才得知他曾是一名立下赫赫戰功的戰斗英雄。60多年里,他始終深藏功名,傳奇往事并不為人知。

  

  2018年12月,新組建的湖北來鳳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在全縣開展信息采集,這一天,一個身影走進大廳,他說,他來替當過兵的父親登記信息。

  

  來鳳縣退役軍人信息采集專班工作人員 聶海波 :當時他用的是一個紅布包的一枚軍功章,然后軍功章上面寫著一個“人民功臣”,當時我們一看到這個軍功章之后,我一下就愣住了。像這種人民功臣獎章,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拿到的。

  

  更讓工作人員感到意外的是,來登記的人也是此時才得知,他的父親曾是一名戰斗英雄。六十多年來,父親從未向身邊人詳細說過自己曾經立下的戰功。

  

  

  

  張富清小兒子 張健全 :(他從)小皮箱里面(拿出的),就是個信封包著,當時就這個信封,我估計平時都沒拿出來看過,我們就更沒看過了。

  記者:你們也是第一次見?

  張富清小兒子 張健全 :是第一次。

  

  張富清妻子 孫玉蘭 :他一般都不講什么,他一般都硬是不講的。

  

  老人叫張富清,今年已經95歲高齡,曾是解放軍西北野戰軍的一員,在解放戰爭中,多次充當突擊隊員,作前鋒,打頭陣。

  

  張富清 :我是1948年3月參加部隊的,參加西北野戰軍,(第)二縱隊359旅718團2營6連,入黨是(1948年)8月入黨的。

  

  張富清妻子 孫玉蘭 :你把獎章這些(給大家看一下)。

  記者 :爺爺(這些東西)之前拿出過多少次來給別人看?

  

  張富清妻子 孫玉蘭 :沒有給誰看過,平時沒有(拿給)誰(看過),就是這一次。

  

  3枚獎章,一本立功證書記錄著軍一等功一次,師一等功一次,師二等功一次,團一等功一次,“戰斗英雄”稱號兩次。

  

  新疆軍區某紅軍團步二連指導員 周巍 :報功書特等功就是對戰斗中做出了特別大貢獻,付出了特別大犧牲,完成任務特別出色的人,予以表彰的。據我們團史查閱,當時我們718團,一共是4000余人,但也僅僅只有39人獲得這樣的榮譽。

  

  

  這張特等功報功書1948年發出,背后詳細記載了老人立下的汗馬功勞。其中特別提到,在永豐戰役中,張富清所在的六連是突擊連,“他第一個帶頭跳下了城墻”。

  

  張富清 :我一心想到最前面去,想去當突擊隊,我是個人報名的,組織上讓我帶一個突擊組先去。(當時)生死在我思想里沒有了,(如果)死了,當人民在需要的時間,我死了,犧牲了,我是為了黨,為了人民犧牲,是光榮的,犧牲也得其所。

  永豐戰役爆發于陜西省蒲城縣以東25公里處的永豐鎮,是為配合“三大戰役”之一的淮海戰役,由西北野戰軍在1948年11月中旬發起的。作為突擊小組,張富清和另兩個戰友一起,在深夜率先跳下城墻開始了行動。張富清 :跳下這個城墻,就和外圍敵人猛烈地激戰。猛烈激戰以后,感到我這個腦殼,好像有人砸了我一下,砸了我一下呢,當時有一些昏,但不曉得疼。我就把沖鋒槍拿下以后,扳動沖鋒槍,一打,肉體搏斗,和他打,這一打,打死了七八個人。

  

  這時,張富清才騰出手摸了摸頭。

  張富清 :一塊頭皮炸得很高,頭皮一下揭起來了,我才知道我負了傷,一共有四處傷,我有五處,我這個牙齒(受傷了)。

  顧不上理會疼痛,張富清又連滾帶爬逼近敵人的碉堡。

  

  張富清 :把八顆手榴彈捆到一起,把手榴彈埋到地下,上邊就把炸藥包放上手榴彈彈環一拉,同時炸藥和手榴彈一下來,就把碉堡炸毀了。

  這場戰斗一直打到天亮,張富清炸毀了兩座碉堡,繳獲兩挺機槍,彈藥四箱。戰斗結束,他死里逃生,但突擊組的另兩名戰友卻再也沒有見到。

  

  張富清 :他們都為了黨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一個一個倒下去了。我非常,我的印象很深刻。這些年常常懷念他們,忘不掉。

  直到今天,參加過永豐戰役的老兵還對當年那場戰斗有著刻骨銘心的記憶。

  

  老兵 趙創存 :這個戰役,那你是消滅敵人整整一個軍,在陜北咱們消滅敵人一個軍,這個沒有的,永豐鎮這個戰役,覺得比較慘烈。

  根據參戰團團史記載,這場戰斗一個晚上就因傷亡換了3個營長、8個連長。

  

  1955年,張富清退伍轉業,他戴上勛章照下了這張相,這是他與那段崢嶸歲月的最后一次合影,此后,這些功勛被他封存起來。直到今天,身邊人才知曉,老人原本是打算將這段過往永久地湮沒在歲月里。

  

  張富清 :我這個自己保存,我不愿意讓家里人知道,到處去講去炫耀我。和我一起并肩作戰的很多戰友,都為黨為人民獻出了自己寶貴生命,他們為黨為人民的功勞都比我高,我有什么資格來標榜自己,我有什么資格再到處炫耀自己。

  

  去年,當新組建的退役軍人事務部,在全國各地開展信息采集時,沉默了一輩子的老兵張富清猶豫了。

  張富清 :不拿出來,那就對組織上欺騙,也是對黨不忠。拿出來,我也想這個拿出來以后,肯定慢慢地露出風了。最后我想,我一輩子都沒有欺騙過組織,現在這件事,我能夠欺騙組織嗎。

  這段時間,來看望老人的人絡繹不絕,但最讓他激動的,還是這些特殊的來客。

  

  張富清 :我見到你們就想到了我們359旅的老戰友們,我今天見到了你們,我很喜歡很高興。

  張富清 :我覺得部隊對我的教育,軍人在工作中同志們都是不怕苦,堅決完成任務,不計較個人得失的。這種優良作風在我這個老人的記憶里很深,所以還想過部隊的生活。

  一個英雄老兵的本色初心

  1955年,張富清從部隊退伍轉業了,歷經了戰爭年代的九死一生后,本可以選擇到大城市工作,或者回到自己的家鄉陜西,但當時國家正處在艱苦的建設時期,黨的一聲號召,張富清來到了湖北恩施最偏遠的來鳳縣,在那里,張富清的故事又怎樣延續呢?歡迎明天繼續關注。

相關文章
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黑龙江时时开奖走势 北京pk10选号码技巧 大赢家计划平台app 快速时时开奖记录 2019年捕鱼排行 时时彩专家计划网站 腾讯分分彩后三组选包胆软件 时时网自由的百科 旧版捕鱼达人2经典 重庆时时彩压龙虎开和 福彩欢乐生肖怎么玩 时时彩平台奖金高9.9798 怎样买五不中不会连错 新疆时时五星96期开奖结果 在线捕鱼赢现金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