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資訊中心 > 社會

張扣扣被執行死刑 王家二兒子:死有余辜

2019-07-18 14:16:07  來源:瀟湘晨報  作者:記者
點擊:   評論: (查看)

  7月17日上午,遵照最高法院院長簽發的死刑執行命令,陜西漢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張扣扣執行了死刑。

  執行死刑前,漢中市中級法院依法安排張扣扣會見了其近親屬。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被害人王正軍傷害致死張扣扣之母的行為已受到法律制裁,但張扣扣卻心懷怨恨,加之工作、生活多年不如意,在其母被害21年以后蓄意報復王正軍及王的父兄,精心策劃犯罪,選擇除夕之日當眾蒙面持刀行兇,致三名被害人死亡,且有追殺王校軍和二次加害王正軍的情節,主觀惡性極深,犯罪情節特別惡劣,手段特別殘忍,后果和罪行極其嚴重,應依法嚴懲。

  今年4月,楊斌律師說她曾經到漢中探訪過被害人王家家屬。

  “他們說,曾經提起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但開庭時,張扣扣父子不僅明確表態不賠,還在庭上指著他們破口大罵,還說算你好運,本來連你要一起殺的,把他們罵哭了,一氣之下撤回了附帶民事訴訟。”

  7月17日晚上,瀟湘晨報聯系了王家二兒子王富軍,他表示這是兩個家庭的悲劇,沒有贏家。

  對于有人指稱張扣扣是英雄一說,他說,輿論終究不能代替法律,網上說什么的都有,亂七八糟的。

  對于孩子教育,王富軍說,“我就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叫他好好學習,以后走上社會好好工作,與人為善,其他的什么都別想。

  【1】彌補不了我三個親人的命

  瀟湘晨報:張扣扣17日被執行死刑了,你知道這個事情嗎?

  王富軍:我知道,昨天就知道了。

  瀟湘晨報:怎么看待這個結果?

  王富軍:說不出來,反正已經判刑了,死有余辜,但是我心里一點都不高興。

  瀟湘晨報:為什么是高興不起來?

  王富軍:他彌補不了我三個親人的命。

  瀟湘晨報:你認為彌補不了他當年犯下的錯。

  王富軍:對。

  【2】我父親是勸架,沒參與

  瀟湘晨報:為什么張家人一直認為是你導致了張母的死?

  王富軍:哎,那個時候純屬意外,搞的今天這個結果,是始料不及的,本來之前的事情已經過了,沒想過現在會這樣,真的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瀟湘晨報:當年具體發生了什么?你說完全可以避免,又是什么情況,可以說一下嗎?

  王富軍:96年那個事,我母親和張家母親有糾紛,發展到打架,當時是因為搶救不及時,拖了兩個多小時,當時(96年)農村的醫療環境很差。

  瀟湘晨報:那個過程到底是怎樣的?是張母向你吐口水嗎?

  王富軍:當時是我在路邊乘涼,他母親就朝我吐口水,當時年輕氣盛就氣不過,走的時候吐的,沒吐上,我就沒在意,就罵了一句,就幾個小朋友在那,過了十幾分鐘她又返回來,又朝我臉上吐,我真的是忍無可忍,就給了她一巴掌。

  瀟湘晨報:之后呢?

  王富軍:(汪秀萍)抓著我的衣領不松手,就耍賴,抓著我衣領就說我打她,我都沒動手,后來就叫家里人過來了,離著不遠。

  瀟湘晨報:后來呢,發生了什么?

  王富軍:我母親說你回去別在這,就在這個時候我三弟才(打了汪秀萍),我都沒看見。

  瀟湘晨報:武器是什么?一根棒子嗎?

  王富軍:就是那個,一米多長的木棒,劈柴用的,就揮了一下,沒想到會打到頭部。她那個人平時也耍賴,當時打了也沒在意,她就倒在地上了,后來她自己爬起來了,就沒在意,當時來了一輛車,一叫她她自己就起來了,后來找了個架子車給她拉到醫院去了,就看傷,沒想到有這么嚴重,當時我兄弟也在流血,就各看各的傷。當年的時候有些細節問題都沒寫上,(后來)搶救不及時,失血過多搶救無效死亡。我父親是勸架,根本就(沒參與),對一些報道真的是很無語,就亂說。

  【3】我們兩家沒有贏家

  瀟湘晨報:你覺得去年的事,你是怪張扣扣,還是怪他的家人?

  王富軍:怪他父親。

  瀟湘晨報:你覺得他父親責任重大?

  王富軍:就是因為他父親給他灌輸復仇思想。

  瀟湘晨報:你說這個話有事實依據嗎?

  王富軍:因為他時常,村民跟我說,他父親時常揚言要報仇之類的。

  瀟湘晨報:那你有同情過張扣扣嗎?你覺得他是個可憐的人嗎?

  王富軍:我覺得是一種悲哀,這件事情我們兩家沒有贏家,就是造了個孽。我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我們兩家搞成這個樣子,這個事其實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4】他有種就來找我

  瀟湘晨報:張福如現在跟媒體講,你不死他就不服,這個事你怎么看?

  王富軍: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當時他覺得冤他為什么不上訴,現在他上訴,純粹是沒事找事,他這個用心啊,現在我們家就剩我一個。我就相信法律是公正的,這都是有證可查的,時隔這么多年又翻出來。

  瀟湘晨報:那你可以跟我把這個事情的真相講清楚啊。

  王富軍:現在已經沒有意義了,兇手已經斃了,我現在不需要做那些無謂的解釋,沒意義。

  瀟湘晨報:但是現在張扣扣的父親對這個判決不服,他說兒子是冤枉的。

  王富軍:他不服又能怎么樣呢,我現在不去招惹他,他有種就來找我。

  瀟湘晨報:他一直說,他老婆的事你打了她。

  王富軍:我們家就剩我一個,他想把我搞下去。

  瀟湘晨報:你家里還剩你一個。

  王富軍:弟弟,大哥都在18年遇害了,連我父親。我們三個兄弟就剩我一個了。

  【5】最可惜的是我大哥

  瀟湘晨報:你現在回想當年,有沒有覺得自己不對,或者你的家人有沒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

  王富軍:當時太沖動了,年輕氣盛,如果不是我當時那么沖動,就沒后邊的事了。

  瀟湘晨報:你對你弟弟的死惋惜嗎?

  王富軍:惋惜,最可惜的是我大哥。

  瀟湘晨報:為什么?

  王富軍:當時的事,他根本都不知情,說我們兄弟三個都參與了當年的事純粹是胡扯。過了這么多年,好不容易混到現在這個位置。

  瀟湘晨報:你大哥當年什么職位?

  王富軍:當年剛入職兩年,就是個辦公室文員,他們說我大哥當時說是科級干部,科級干部都是十多年后的事了,干了將近三年怎么可能是科級干部,這些事我現在不想說了,說了心里難受。

  【6】輿論不能代替法律

  瀟湘晨報:你父親經常說張扣扣的壞話,有這個事嗎?

  王富軍:那是他們胡扯,對方發生這個事情之后,兩家連話都不說。

  瀟湘晨報:96年事情發生之后賠了9639.3元?錢給張家了嗎?

  王富軍:這些還不算喪葬費,喪葬加上判的一共花了一萬多,當時96年一萬多。(給張家了沒)這個我不清楚,出事之后兩年多我都沒回家。

  瀟湘晨報:張家說賠償沒有給。

  王富軍:他胡說啊,亂說能有什么辦法。

  瀟湘晨報:現在他們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你現在會不會感覺輕松一點?

  王富軍:輕松一點了,終于可以放下了。

  瀟湘晨報:雖然張扣扣被執行了死刑,但他爸爸態度這樣,有想過反抗這些不實的說法嗎?

  王富軍:那就已經這樣了,該槍斃也槍斃了,輿論終究不能代替法律,網上說什么的都有,亂七八糟的。

  【7】有些事我不想辯解什么

  瀟湘晨報:張母以前和你母親一直鬧不和嗎?村里人都知道嗎?

  王富軍:也不是一直不和,農村嘛,發生口角很正常。

  瀟湘晨報:主要是因為哪些小事呢?

  王富軍:這些事我不想提,反正已經槍斃了,說這些現在沒有任何意義,說了我親人也活不過來,已經發生了。

  瀟湘晨報:不少網友說張扣扣是英雄,為了母親。

  王富軍:那些人純粹是不了解事實,所以我不想辯解什么,事實就是事實,那些人就是就是看熱鬧的心態,事情又沒發生在他們自己頭上。

  瀟湘晨報:現在說起什么事情,能讓你感到高興呢?在生活中,會不會從96年經歷了這個事之后,感覺人生都是灰暗的?

  王富軍:也不是,就家里很多變故之后就看開了,對啥都無所謂了,得過且過吧。

  【8】不可能回村了,那地方難受

  瀟湘晨報:你們現在沒有住在原來的地方了吧,從三門村里搬出來?

  王富軍:我十年前就沒在老家住了。是我爸媽一直在那里住,我們是放假回去抽空看一下。

  瀟湘晨報:你有想過再回三門村嗎?

  王富軍: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回去了,那地方,太難受了。

  瀟湘晨報:你的父親和兄弟呢?

  王富軍:葬在老家了。哥哥和弟弟沒有葬在老家,不是一個方向。

  瀟湘晨報:家里還有一些東西呀,真的就一直不打算回去了看看嗎?

  王富軍:其實也沒什么,就家具,有人要就聯系處理,沒人要就放著吧。

  【9】離婚后自己帶孩子

  瀟湘晨報:你現在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王富軍:林業工人。

  瀟湘晨報:你今年多大了,成家了嗎?

  王富軍:六年前離婚了,有一個孩子。

  瀟湘晨報:你老婆當時因為什么跟你離婚啊?

  王富軍:當時是因為性格不合,跟家里的事沒關系。

  瀟湘晨報:你們有因為當年的這些事情吵過架嗎?

  王富軍:當年那個是我說的很清楚,當年結婚的時候,他們都知道。

  瀟湘晨報:你以后還打算再找一個伴嗎?還是說就一個人帶孩子?

  王富軍:說實話18年家里出事之前談了一個,但后來家里出事之后就有意見了,雖然還在聯系著,但態度就有變化了,我也無所謂不能成也無所謂,一個人過就一個人過,有小孩。

  瀟湘晨報:女方家當時怎么跟你說的?

  王富軍:啥也沒說,隨著周圍人議論,就態度就明顯有變化了,后來我就沒去了,現在家里發生這么多事我也看淡了,就看開了。

  【10】我不給孩子講復仇

  瀟湘晨報:那你的孩子現在在哪里帶啊?

  王富軍:現在上技校,家里的事對他影響也比較大,原來學習挺好,打算上高中考大學,現在就報技校去了。

  瀟湘晨報:你對他今后有什么期望嗎?

  王富軍:我就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別的我現在不想。

  瀟湘晨報:他有沒有跟你講過他在學校跟人鬧過糾紛啊,你一般都怎么跟他講?

  王富軍:沒有,我跟他講到任何地方到學校,都盡量別和別人發生摩擦。

  瀟湘晨報:他現在是多大了?

  王富軍:馬上16歲。

  瀟湘晨報:你會跟你小孩講將來要報仇什么的嗎?

  王富軍:我從來不跟他講那些,盡管他也試圖跟我聊,我就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叫他好好學習,以后走上社會好好工作,與人為善,其他的什么都別想。

  瀟湘晨報:會不會因為這個事,導致他在學校有點自卑啊?

  王富軍:不會,我經常給他老師打電話,他在學校挺正常的。

  瀟湘晨報記者 溫艷麗 肖潔 實習生 鄭壹 鄧知凡 陳佳驥

相關文章
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mgm娱乐场 竟采比分网 365英超体育投注 老北京时时开奖结果 赛车pk10精准计划 快速时时官网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快速时时是私吗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近500期 pk10安卓软件下载排行 二分时时彩免费计划网 赛车pk10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稳赚平特三期内必开 抢庄牌九技巧 足彩二串一怎么买最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