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鹿野:某些相聲演員,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2019-05-17 12:53:01  來源:察網  作者:鹿野
點擊:   評論: (查看)

鹿野:某些相聲演員,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近來,某相聲社風波不斷。先是該社弟子吳某某患病后家屬發起“百萬元眾籌”(實際籌集到14.8萬元)。接下來,該社弟子張某某調侃汶川地震的事情被曝光。隨后,該社掌門人及相聲演員孟某某調侃革命烈士的視頻及截圖也流傳到了網上。

  這一系列事件之后,很多人對某相聲社激烈批評,但是也有一些人持相反的態度,認為這一系列事件的曝光是有人想要整某相聲社,尤其是其掌門調侃英雄烈士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因此依然支持某掌門和某相聲社。筆者在這里也想簡單談談個人的看法。

  

一、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首先,筆者個人認為某相聲社接二連三的曝出丑聞,確實不排除是反感它的人刻意落井下石的可能性。但關鍵在于,這些情況是否屬實。如果說這些情況的確是屬實的,那么只能說過去一個時期內某相聲社沒有及時受到應有的處罰,并不等于說其就不應該受到處罰。不管爆料人是否有私心都不能否認這一點。否則,范冰冰之類不也可以用“爆料人有私心”為借口免于處罰了嗎?

  在這里,筆者想重點談一談某相聲社掌門調侃董存瑞、黃繼光和劉胡蘭等英雄烈士的事。有些人認為,依照“法不究既往”的原則,如果要是相關事件發生在《英雄烈士保護法》制定之前,那么就不應該追究責任。但事實上,即使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英雄烈士保護法》制定之前,侮辱誹謗英雄烈士等行為也從來不是合法的。《英雄烈士保護法》只不過是把以前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整合了起來,從而更加明確加強了對于英雄烈士的保護而已:

  【第二十六條 以侮辱、誹謗或者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依法承擔民事責任;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二十七條 在英雄烈士紀念設施保護范圍內從事有損紀念英雄烈士環境和氛圍的活動的,紀念設施保護單位應當及時勸阻;不聽勸阻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英雄烈士保護工作的部門、文物主管部門按照職責規定給予批評教育,責令改正;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

  褻瀆、否定英雄烈士事跡和精神,宣揚、美化侵略戰爭和侵略行為,尋釁滋事,擾亂公共秩序,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據筆者了解的情況,中國的法律體系下似乎并沒有規定損害英雄烈士的名譽追訴期有多長,也就是說即使是很久以前損害英雄烈士名譽的行為,也應該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當然,由于過去一個時期之內親西方公知的影響很大,確實有很多人也受到了這種輿論環境的攜裹。考慮到這種情況,個人認為如果相關責任人認錯態度良好,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也是可以的。但目前來看,某相聲社掌門似乎對以前編造英雄烈士的段子等行為仍然沒有什么反省之意,反而在微博上轉發了粉絲“忍耐任由風雨過,守得云開見月明”等內容,這恐怕很難有讓人不處罰他的理由。

  有句老話說得好,“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多年來,某相聲社憑借葷段子和賣腐等種種精神鴉片賺取了巨額利潤,現在也該到了還賬的時候了。

  

二、黃鐘毀棄,瓦甕雷鳴

 

  有的朋友可能會表示,該掌門和某相聲社的葷段子與賣腐等行為是“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重新振興了相聲”,所以就應該存在下去。這也是某相聲社及其掌門的辯護者用的最多的一種論調,然而事實上,這種說法是完全站不住腳的。

  有需求,受眾廣泛與“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符合人民群眾的要求”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只有思想文化行業的從業者,真正地、完全地站在人民群眾的立場上,最流行的思想文化才有可能是“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符合人民群眾要求”的。否則,流行的、市場多、受眾廣泛的文化必然是人民群眾相對立的。

  例如,如果論受眾多少,那么鴉片文化才是舊中國占據統治地位的文化。新中國成立時吸食鴉片的人就將近一個億,遠比聽相聲表演的人多得多,云南等省份吸食鴉片的比例更是達到了60%之多。要是按照某些人的邏輯,新中國應該堅持“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符合人民群眾的要求”等原則,讓全體中國人都吸上鴉片才對。這顯然是極為荒唐的。

  文藝領域的情況同樣如此。比如說,在舊中國魯迅先生的文學作品始終銷量很低,像最著名的《吶喊》也只不過賣了一兩千本,真正流行的文化是“小寡婦上墳”一類的地攤文學。如果要按照今天某些人的觀點,新中國成立以后應該取締魯迅的作品,弘揚“小寡婦上墳”才對,否則就違背了“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要求。但是事實上,“小寡婦上墳”之類不過是腐朽的舊統治階級用來毒害人民群眾的精神鴉片,魯迅的作品才是真正符合人民大眾利益的精神食糧。之所以魯迅的作品在舊中國銷量不暢,“小寡婦上墳”受眾廣泛,只不過證明了舊中國的文化領域沒有實現人民當家作主,輿論話語權掌握在腐朽的舊統治階級手里,而不是人民群眾手里罷了。

  就相聲領域來看,其生命力也從來不在于葷段子與賣腐等低級趣味與精神鴉片。其實,在新中國成立以前,統治相聲領域的也是某相聲社模式的葷段子。但是,從來沒有人因此看得起相聲與相聲演員,相反那時候的人們大都把相聲演員視作“下九流”,和野雞相公的地位差不多。相聲真正被視作一門藝術,相聲演員也被視作藝術家是在新中國成立以后對于相聲進行了改造才實現的。

  新中國的相聲徹底摒棄了搞葷段子等低級趣味招攬群眾的做法,把自身變成了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一部分。這時期的相聲主要分為三種類型,一是抨擊腐朽的舊統治階級,同時號召吸取歷史教訓的傳統相聲,如劉寶瑞的《珍珠翡翠白玉湯》;第二是抨擊現實當中的種種社會問題,如侯寶林的《一貫道》;第三是用輕松幽默的語言歌頌進步的現象,如馬季的《友誼頌》。在80年代時,相聲界又開始批評一些新時期由于盲目追求經濟利益而造成的社會問題。比較典型的是馬季的《宇宙牌香煙》,這部猛烈抨擊虛假廣告和偽劣產品等新問題的作品,在1984年春晚一經上映就引起了轟動,甚至使得此后的很長一個時期內春晚都變成了中國文藝的黃金品牌。正是由于具有這種社會價值和教育意義,相聲才能夠真正得到振興。

  然而在90年代以后,不知什么緣故,相聲界對于盲目追求經濟利益造成的社會問題的抨擊越來越少,對社會逐漸失去了引導與教育的功能。正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某掌門和某相聲社才靠重新拾起了那些在新中國對相聲的改革當中摒棄掉了的東西(葷段子等),靠迎合一部分群體的低級趣味獲得了市場。這與其說是相聲界的“振興”,還不如說是相聲界的“悲哀”。正所謂黃鐘毀棄,瓦甕雷鳴。

  其實,又何止相聲一個領域呢?在過去某個時期里,文藝界乃至整個社會輿論界不到處都是黃鐘毀棄,瓦甕雷鳴嗎?影視和小說當中不也同樣充斥著靠色情和暴力吸引人的現象?甚至像某掌門那樣肆意的調侃侮辱英雄烈士,不也在當時成為了一種“時尚”嗎?

  

三、把顛倒的是非再顛倒過來

 

  幸運的是,十八大以來這種情況有了很大程度的改觀。就拿社會輿論領域而言,無論是社會上還是政府部門都越來越多的注重保護英雄烈士的權利,特別是《英雄烈士保護法》制定以后,某些人攻擊調侃英雄烈士的現象已經明顯有所收斂。

  文藝界領域也是一樣的,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當中,非常嚴厲的批評了文藝領域一些不正常的風氣:

  【在有些作品中,有的調侃崇高、扭曲經典、顛覆歷史,丑化人民群眾和英雄人物;有的是非不分、善惡不辨、以丑為美,過度渲染社會陰暗面;有的搜奇獵艷、一味媚俗、低級趣味,把作品當作追逐利益的“搖錢樹”,當作感官刺激的“搖頭丸”;有的胡編亂寫、粗制濫造、牽強附會,制造了一些文化“垃圾”;有的追求奢華、過度包裝、炫富擺闊,形式大于內容;還有的熱衷于所謂“為藝術而藝術”,只寫一己悲歡、杯水風波,脫離大眾、脫離現實。凡此種種都警示我們,文藝不能在市場經濟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為什么人的問題上發生偏差,否則文藝就沒有生命力。】

  隨后,文化市場開始出現了一些積極的因素。以電影界而言,這幾年里,《戰狼2》和《流浪地球》等一些弘揚愛國主義的片子已經取得了廣泛的文化市場,雖然說這些影片仍然有一些缺點,但是比起前些年流行的那些完全迎合西方、抹黑中國的片子,顯然一經有了明顯的改觀。

  至于相聲界也是一樣的,像前年春晚上的《新虎口遐想》便抨擊了腐敗問題和食品安全、電信詐騙等許多社會問題,也沒有用任何葷段子或賣腐等低級趣味。這是多年來相聲界很少見的。相反,大搞葷段子和賣腐的某相聲社在近幾年來糾紛不斷,即使沒有最近的一系列事件,也已經明顯走下坡路了。

  一句話,某掌門和某相聲社的興盛不過是過去某個時期里文藝界乃至整個社會輿論界不正常現象的反映,現在其走向衰落、丑聞頻發也在一定程度上標志著這些領域正逐步把顛倒的是非再顛倒過來。

相關文章
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欢乐捕鱼大战怎么获得冰冻道具 山西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派彩电子 北京pk结果查询 足球混合过关5过3 福州按摩舒服的地方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p62中奖号码查询 jdb捕鱼的赢钱技巧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赛车微信群 e77乐彩官网手机版 秒速赛统一吗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60 腾讯分分彩计划全天 彩客网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