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孫錫良:你看到了什么?

2019-07-11 14:32:44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孫錫良
點擊:   評論: (查看)

1.jpg

  你看到了什么?

  新城控股董事長猥褻(有人說是強奸)9歲幼女的事情越炒越怪,“兒子給父親設局”的謠言都傳出來了,很狗血,到底是否真謠言,本人暫不做評論。

  對畜生王振華犯罪一事,本小民深感憤怒無效,但仍然會很憤怒,甚至有些絕望。新近發生的惡性案件,報案及時,警察抓捕也及時,按理講,準確定性并不難。然而,時間已過兩周,仍然未公布醫學結論,只是以“涉嫌猥褻”逮捕王畜生。中國政法大學專家解讀為“需要繼續偵察看是否能找到強奸新證據,所以暫只能定性為猥褻”。剛犯的案,警察全程掌控,一切證據都是新的,還要什么新證據?難道案發后,警察未讓受害者做醫學鑒定?

  到底是猥褻還是強奸?權威的醫學根據是什么?誰能給公眾亮出真相?王畜生是慣犯還是初犯?計劃好的安排,只是為了猥褻?媒體為什么故意把案件重點放在王畜生的產業爭議上面而不是放在喪盡天良的案情上?是資本在暗中洗罪嗎?縱觀輿論導向,我感覺到,王振華的軀體在犯罪,資本的惡手在犯罪。一個擁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權的富人竟又是非負十辦腸胃?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什么呢?看世道,看人道,莫傍富,莫媚貴,眼睛真的要從富貴人身上移開,無論他被捧到多重要的位置,管他曾作過多大貢獻。除非你與他們同類。

  去年至今年,網友們,特別是左邊的網友們極力反對“雙2條”,反的是什么?反對外國人搶占中國市場,反對外國人獲得特權,反對外國人控制中國經濟和金融。我總是勸大家別反對,為什么?因為轉折了,反與不反,效果都一致。

  轉折在哪里?關鍵在兩點:一是現有的角兒已經批量外國化,在中國賺錢,未必還是中國人;二是真正有能量的洋人總有辦法吃遍中國。

  六年前,有位朋友講,圈子里跟圈子外真是大不一樣,其配偶很有些級別,交往的圈子非官即富,并且還有能力繼續往內圈擠,拼著命地要把孩子往外送,她看到了圈內權人和富人都已經或將要實現外國夢,“獲得外國籍”竟是他們比本國夢神圣得多的終生夢。

  前年,我還專文質疑了地產大亨孫宏斌,他是個外國人,在中國直接或間接融資幾千億,往樂視砸錢幾百億不眨眼。大家以為都是他自己賺的血汗錢嗎?當然不是。砸錯了,不心痛,因為錢來得太容易。象孫老板這樣的“外籍中國老板”多否?肯定多。新城控股的老板和家人還是中國人否?富貴圈的某部分人,除了那張臉很中國,其余的都很外國。

  大家看懂了我的舉例嗎?既然中國老板大比例外國化了,那把外國人的待遇等同國人不就水到渠成了嗎?只有這樣,已經外國化的老板才能放心而不快速逃跑。明白了這個現實,所有的規矩之變就都能理解了。

  外國人來中國怎么就轉折了?因為今日已經不是往日,一般性賺錢已經不容易了,賺低成本勞動力不再是主流,“賺政策利潤”才是主流,政策上先對他們保證安全,然后還有看得見的利潤空間,他們才會過來投項目,甚至錢都不用投,直接在本地融資就可坐定,特斯拉就是這么干的。為什么可以這樣?不這樣,就不能證明一道四字大題目。

  這些年,很多貪官都進牢了,其中還有很多大官,不能講沒有進步。但是,本人一直都不唱點贊,穩得很,靜得很。為什么?因為從財富的角度看,貪官可能也是小魚,督撫不過如此。“資本腐敗”、“資本奴才”和“合法腐敗”都是我早期創造發明的現代新名詞,后來不少人借用,從不付費和注明來源。原始的腐敗,靠一點點積累,積到幾千萬幾個億得要很長時間,心里還慌得象打鼓似的。不過,另外一些人,幾個億,幾十個億,幾百幾千個億,可能就在幾年時間內做成,不慌不忙,不聲不響。在漢語詞典里,“傳言”和“謠言”的含義是不一樣的,有些傳言永遠是傳言,既沒有人講它是謠言,也沒有人公開為實言,傳言不坐實,又不定謠,那就是陰干,有能力讓自己陰干的那才叫有能量。到底是陰干的大還是露頭的大?到底是陰干的多還是露頭的多?

  不扯得太遠,就提一下“孫小果案”。這事大嗎?不算大。最權威的調查組進去多久了?連個家庭關系至今都沒查清楚,什么回事?查案情可能得花較長時間,可以慢慢來。查戶籍關系得查幾月幾年?為何不及時公布社會最期待的家庭關系?簡單的問題拖得越久,公眾越不相信最后結果。

  過去,我也曾迷信過“情懷”,對一些響當當人物響當當的事跡抱有特別的鐘愛,以為他們都很有情懷。后來,我慢慢識別到自己的無知,開始與所有大紅大紫的神人保持心理上的距離,無論多高大,無論多富有,我都不迷信。任總,袁老,我一度也是毫無保留地支持并宣揚他們。后來,發現不對,不只是媒體瞎吹,當事者也不淡定,不實事求是的東西越吹越多了,造神的節奏很清晰。本人曾經講過:所有活著的紅人,當到了媒體造神階段的時候,謊言就在背后藏著,有了一個謊言,就會有更多謊言繼續,沒有例外。這個時候,我就會與大神保持距離并適當質疑。

  無論他們成就多大的事業,我都將以流動的思維看待大紅人的所謂偉大情懷,當他們的情懷于世有益時,我會跟隨情懷,如果他們的情懷只是自身事業的一條廣告,那我可能不會為這條廣告付費。個人有情懷,子女和家人未必還有情懷,不想為他人短暫的情懷賣唱。

  有不少朋友(包括我的同學)經常有意無意地反對我,看不慣我跟英雄抬杠,還說我跟他們比,螞蟻而已。

  我不但不生氣,反倒認為他定位很準確,我等本就只是螞蟻而已。既然只是螞蟻,我最關心的當然是自己不被踩死,神人的內心和眼里從來沒有螞蟻,即使你天天奉承并力挺他們,未必能換來階級認同。無論官場、資本場還是學術場,一旦到了被人膜拜的位置,隨便踩死一只螞蟻是很正常的事。最簡單、最純潔的學術場,有些大佬也是碰不得的,碰錯了,你在這個圈可能就混不下去。至于官場和資本場,大家可以想象其中的殘酷性。本人也并非從一開始就死懟馬云,看到他、趙薇和大腸胃等人膜拜大師王林是我改變態度的分水嶺,經濟層面就顯得是末了。一旦馬神人破產再做回窮人,他的“名言警句”還會有那多人追嗎?對吳小暉,他已陷低谷,不再對他下石。對任總、施一公和袁老等人,我并非不承認他們的貢獻,貢獻是抹殺不了的,只是反對盲目神化他們。

  朋友們也許忘記安邦這個公司了,現在怎么樣?前些日子,媒體披露,它的部分保險業務已經轉身為“大家保險”。銀保監會于2018年4月4日向安邦保險注資608.04億元,使安邦保險集團的注冊資金能維持619億元不變,也就是與安邦2011年后聲稱的注冊資金619億元一致。這份注資強調安邦保險集團部分股東在籌建申請和增資申請中,存在使用非自有資金出資、編制提供虛假材料等行為。簡單點講,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安邦過去的注冊資金619億中的絕大部分純屬造假?既然是官方補充了虛假的注冊資金,為何至今還強調“新安邦”仍為民營屬性?難道說有新主人拿真金白銀取代了原銀保監會的安全注資?是不是意味著托管者只是充當了暫時的中間人?未來的方向還是要在私者之間倒手?公家出錢充實注資,為何卻是在為私人鋪路?

  在內外紛爭復雜的口子上,多數人更習慣于拿紅人鼓舞士氣,事事都要套上“愛國”的帽子。然而,在下已經不想事事附和,天大的信仰都可以被偷換概念,個人情感為什么不能有多樣性?本人現在把眼光死死盯在兩點:一是人的流向;二是財富流向。各人須找準自己的群體并為自己的群體說話,那些大紅人、大英雄的兒女親人現在算不算同胞都未敢確定,我用不著披著面具為謊言鼓掌,說不定正在為外國人或者說未來的外國人效忠。

  人類世界,只要是繼續鼓勵把私性往極點推進,那么一定是比壞的過程,所有人都在比壞,區別在于誰比誰更能聰明地比壞,為社會做創新的人實質正扮演著讓人類在更高的平臺上比壞。誰見過科學讓自私的社會更單純嗎?美國在近現代誕生了最多的科學成就,但美國人正變得越來越不能接受世界。

  網絡社會,多數人都認為自己是百科全書,什么都懂。實際上,包括本人在內的多數人都沒看懂自己的最典型新特征——變傻了。為什么會傻?因為電腦代替了大腦。

  打油詩一:《畜生王振華》

  骯臟王賊逆古今,

  毀盡倫理亂人心。

  禍福到頭必有報,

  天道會分淫與貞。

  打油詩二:《人道》

  天下重權豪,

  真言起禍苗。

  萬般皆下品,

  唯有銀幣高。

  附言:

  某大學為爭留學生,為每個留學生配三個學伴,且以女學伴居多。荒唐!可笑!恥辱!不要老是以“出發點是好的”來侮辱國人智商,你中國人去外國留學,有哪個國家給你配三個學伴了?中國大學里面留學生的事,不能多說,少許點一下,如果按中國學生的標準要求,9成以上外國留學生無法畢業,絕對。至于最后是怎么畢業的,只能問天了。為了拼那個“大學國際化排名”,各校砸錢已經很瘋了,。

  寫于2019年7月4日星期四

相關文章
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老时时走势图经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正好 老板浙江风采 上下娱乐棋牌上下娱乐棋牌怎 财神现金棋牌官方下载 体彩11选五手机助手 时时彩推荐号 福老时时第 辉煌娱乐5566 kp10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6号平台f1赛车计划 nba预测篮彩 单机无限内购破解安卓 今晚三地试机号多少 网上棋牌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