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網友黃某的回復

2019-07-15 17:41:07  來源:吳銘再評說  作者:吳銘
點擊:   評論: (查看)

  注:網上仍然有歪曲污蔑毛主席時代的聲音,你在一個地方反駁了他們,把他們反駁得無話可說了。但他們換一個地方,仍然是散布那一套東西。重發此文。

  網友“黃思源”就毛主席時代,提出若干問題,我覺得很有代表性。因為問題較多,故撰文回答。

  黃思源網友的問題:

  1.我經歷過你說的那個時代,但不想提。你既然這樣贊賞,我也說幾句。那幾十年,我是餓著肚子過來的,民以食為天,我不知天在哪。

  2.你說遇自然災害,國家承擔。三年災害時候,餓死那么多人,沒見誰承擔。相反,蘇聯曾表示給以支援,遭拒,修正主義的能要嗎,面子要緊,人命算什么。

  3.你主張絕對消滅私有,與馬克思主義不符,與現實不符。有誰說我國已經走過了初級階段?又有誰說過了這初級階段后必須全部消滅私有制?反正馬克思沒有說過。歷史證明社會主義下絕對公有行不通,你干嘛就記這個教條呢!

  4.再重復一點,那年代,享受國家福利的,僅百分之幾,其他人誰來管,誰有能力管?絕大多數人沒有基本保障,談什么優越性!

  5.交稅,我說的百分之三十,是說近年,稅收國企占三十,私企占七十。除了交稅,國企、私企的意義還怎么衡量呢?

  6.你贊美過去沒有私企,沒有貧富不均。但只有集體貧困。大家常提下崗一事,為什么下崗,計劃經濟,大量企業面臨倒閉,自命不保。

  7.你說那時沒有任何稅收,不對吧?稅在物價和工資里。農民則是交公糧,純義務交幾十年賦稅。

  8.不錯,赤腳醫生時候,有一些無成本的醫療不收錢,但這與實現免費醫療根本是兩碼事。要說的,對農村,上邊壓根沒有這項支出。

  9.你否定改革開放,不完全贊同。改革,改了經濟,國家經濟井噴式發展,應當承認。但沒改政治,權力失衡,造成腐敗叢生,亂象迭出。應理清邏輯關系。

  黃網友,我試著回答你以上問題。

u=372065075,688353963&fm=26&gp=0.jpg

  一、關于餓肚子

  原文:“那幾十年,我是餓著肚子過來的,民以食為天,我不知天在哪。你說遇自然災害,國家承擔。三年災害時候,餓死那么多人,沒見誰承擔。相反,蘇聯曾表示給以支援,遭拒,修正主義的能要嗎,面子要緊,人命算什么。”

  回復:國家貧窮,剛建國大敵環伺,不抗爭不行吧。一窮二白,不建設不行吧?建設的過程,必然是艱苦的,需要所有人付出汗水,生活也不會太好。“櫻桃好吃樹難栽,不下苦功花不開,幸福不會從天降,社會主義等不來”,所以,才要“土肥水種密保管工”,發展農業。沒有錯吧。你覺得餓,那是客觀歷史環境決定的,那是建設過程中的困難,怪不得毛主席、共產黨,要怪也只能怪舊中國太黑暗,留下的問題太多,當然,不能這么怨天恨地,這種情緒不利于建設,不是健康的情緒。解決問題需要你們那一代人克服困難、大搞建設,“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獨立自主,自力更生”。你們干不完,我們這一代繼續干;我們干不完,下一代接著干;一直干下去。

  關于三年自然災害的主客觀根源,在我看來,是個已經解決的問題,比如張宏志《還毛 主席以清 白》,還有孫經先教授、網友鶴齡、老田等反駁楊 繼 繩的系列文章,網上很多,請參閱。

  你說“不知道天在哪里”。我覺得,天就是那一代老百姓,也包括你自己,要在共產黨毛主席領導下,愚公移山、改天換地。比如,河南林縣紅旗渠的修建者,河北砂石峪的農民,山西大寨村的農民,開發大慶油田的工人和科學家,研制兩彈一星的革命元勛,和帝國主義走狗及反動派斗爭的楊育才、龐國興、于慶陽、華玉杰、麥賢德等。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學兵、赤腳醫生、民辦教師、開發北大荒的退伍兵,等等,生活可能都不太好,但他們都是這類英雄好漢,你和他們一樣,就是天。他們值得我們永遠歌頌,你也是那一代偉大時代、偉大群體中的一員,你也為中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發揮過作用,作出過貢獻,向你致敬,你為什么就意識不到那是你的光榮呢?而且是你一生中最值得驕傲的、最值得向子孫后代“炫耀”的地方呢?你們那一代人,沒有誰抱怨當時的生活苦。因為,他們知道,這種苦日子,必須通過他們的努力奮斗,才能改變,這是歷史條件決定的,這是他們的歷史責任和使命,不可推卸。而奮斗的過程,當然是艱苦。為什么你今天卻要學著公知的腔調,抱怨當時的艱苦呢?

  即使今天,如果你想奮斗,你仍然要準備過艱苦的日子!比如我,每天我只休息六、七個小時,工作十七、八個小時。我喜歡這種生活,雖然累,但,沒有什么可抱怨的。

  那種抱怨甚至是指責毛主席時代中國人民生活苦的人,實際上,他們沒有把自己當作國家的主人!沒有承擔起建設國家的歷史責任!他們根本就不認為這是他們的責任。好像,這種責任,都是別人的事,和他們無關。這種人是懦夫!

  再往前想想,革命的哪一步不艱苦?土地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都異常艱苦。相對來說,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最艱苦,而解放戰爭時期就好多了。但,老紅軍、老八路、老革命和革命群眾,有誰抱怨過?“革命不是為了吃飯,而吃飯是為了革命”。因為有革命的使命在身,對生活沒有什么要求,所以,不存在抱怨。后來,有人墮落了,不想革命了,自己當官了、有權了,所以,把自己革命戰爭年代的艱苦當作資本炫耀,對“革命成功”后的艱苦則拼命抱怨,指責毛主席和中國人民虧待了他們,這是腐敗墮落的思想表現。其實,建立新中國,也僅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即使今天,革命也遠未成功,距“中國革命在全世界的勝利”還遠著呢。

  另外,比較毛主席時代的人民生活,要往前比,不能往后比。比方說,70年代的日子,是不是比60年代好?60年代的日子,是不是比50年代好?50年代的日子,是不是比40年代好?76年是不是比75年好?75年是不是比74年好……如果一天天好起來,那就不能抱怨。如果日子一天天差下去了,才能抱怨,就算是抱怨,也是抱怨自己沒有努力,而不是抱怨別人!總體來看,毛主席時代,就百姓生活來說,是一天天好起來,而不是壞起來。功勞應歸于你們這一代建設者,而毛主席,也是建設者中的一員,是這個偉大建設的號召者、組織者、實踐者和領導者。

  如果按照你的邏輯,我也可以說,80年代算什么呀,窮死了,沒有電腦、電話、電視,而90年代好,這些都有了,所以,江主席比小平強。而現在有手機、有網絡、有支付寶,連乞丐都用微信支付要錢,所以,現在的主席比前面的主席強。這當然是荒唐的,不能這么比。更加重要的是,要看老百姓的日子是不是一天比一天好,是不是有盼頭。住房、教育、醫療、養老,是不是真正能解決?如果這此問題解決不了,那就意味著日子一天比一天壞,而且,沒有盼頭,這才是真正的苦、絕望的苦。

  至于種種為刻意誣蔑毛主席時代而提出的所謂問題,本文不想討論。

  “三年自然災害”,既有天災,也有人禍。人禍方面,究竟誰該挨板子?這個已經不是問題,已經解決了。當然是一線工作的那幾個領導者。而二線的毛主席首先發現了問題,而且,花了大量精力著力解決問題,可惜,那些一線工作的人,覺得毛主席馬上要退休了,新的國家領導人已經誕生,誰還把毛主席放在眼里?所以,主席的話沒有人聽。最后,問題鬧大了,他們縮回去了,還要主席背黑鍋。主席顧全大局,為了人民、為了黨也為了挽救那些一線領導人,還真的心甘情愿地、積極主動地背了這個鍋。所以,后來有那么一幫人動不動指責毛主席“大躍進”餓死人,推卸自己的責任,把自己弄得很了不起。其實,他們才是“人禍”的根源。

  至于你說“誰承擔”責任?為什么要追責任?社會主義是個前所未有的事業,大家都不熟悉,尤其是在貧窮落后的新中國搞社會主義,是個嶄新的事業。需要探索,建設中,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要聯系群眾、及時發現、承認錯誤、認真改正,這才是正確的態度,并不是要追究誰的責任。毛主席,似乎歷來對追責任、處分人不那么重視,他很重視及早發現問題、想出對策、及時糾正、吸取教訓!比如,火箭發射失敗了,要不要追責任?不要,要的是認真查找主客觀原因,不要“被同一塊磚頭絆倒兩次”。所以,錢學森請求處分,不給,不處分任何人。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及此后的一系列失敗,有沒有處分誰?沒有,只糾正。即使到了延安整風時,也沒有處分誰,只是做好批評和自我批評,有錯誤,認識到并且改了,還是好同志。以后,不要再犯主觀主義、宗派主義、黨八股主義錯誤,持續改造學習,提高運用馬克思主義認識問題的能力,即可。金門戰役失敗,有沒有處分誰?沒有。找出問題、總結教訓、舉一反三,全國、全軍吸取教訓,下次不要再犯,所以,海南島戰役就打勝了。追責的辦法不好,屬于小資產階級的唯心主義;提出追責的人,不懷好意。

  當然,不承認自己有責任,推卸責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另外,你不可能幾十年一直都餓肚子吧?難道日子不是一天比一天好?

  蘇聯表示支援的事,我不太了解。你的意思,好像蘇聯的赫魯曉夫,甚至比毛主席還要關心中國人民,我不信,如果真是如此,那就不會反對中國炮擊金門了,不會有“戴維營精神”了。下一步我會查找一些這方面的資料。

  你似乎認為,共產黨特別是毛主席,要故意餓死中國人?毛主席和中國人民有仇?那為什么要在1960年餓死中國人民,而此前此后就沒有對中國人民采用如此毒招呢?那中國人口在毛主席時代增加3億多,主要傳染病基本都消滅,又怎么解釋?建議你看一部電影《枯木逢春》。還有一部紀錄片大概叫《血吸蟲病群防群治》,以前我在網上看過,現在,我也搜不到了。網友如果能搜到,請提供一下網址。

  二、關于消滅私有制

  原文:“你主張絕對消滅私有,與馬克思主義不符,與現實不符。有誰說我國已經走過了初級階段?又有誰說過了這初級階段后必須全部消滅私有制?反正馬克思沒有說過。歷史證明社會主義下絕對公有行不通,你干嘛就記這個教條呢!”

  回復:我是主張要消滅私有制的,我覺得這是馬克思主義最基本的道理。

  你既然說馬克思主義沒有說過“消滅私有制”,那么,我主張消滅私有制,就不完符合馬克思主義,我就不是教條主義。你的邏輯是有問題的。

  共產黨人的一切斗爭,都是為了消滅剝削、消滅壓迫,實現人的解放。而生產資料私有制,是剝削壓迫的根源。所以,必須消滅生產資料私有制。比如,工廠是資本家開的,土地是地主所有,那么,你給資本家、地主做工,就必然接受其剝削、壓迫,就不可能和資產階級、地主階級平等。你的日子,就不可能好過資本家和地主,所以,也不可能和他們“共同富裕”。

  我并沒有主張過什么絕對的公有制,相反,歷史上還的確有人主張過絕對的公有制,搞“窮過渡”,受到毛主席嚴厲批評,被阻止了。這個人,我就不提是誰了。

  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社會主義仍然屬于共產主義!生產資料必須公有,這是馬克思主義最基本的、最低的標準要求和體現。比如,土地、工廠、礦產、水資源等,要公有。但,鑒于生產力發展水平較低,加上勞動人民的覺悟提高也需要一個過程、不可能一步到位,所以,對部分小生產者,還是允許的。比如,你是公社社員,家里養雞、豬、狗之類,有點自留地、菜地,是允許的,也是鼓勵的,記得當時有“一畝地一頭豬”的說法。但是,你要養一萬只雞、一千頭豬,恐怕你一家人就完不成了。作為社會,一個生產隊集體,是可以養一萬只雞、一千頭豬的,那就是大型養殖場,是個集體所有制企業。所以,公有制更加鼓勵建立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企業,就是毛主席時代的村辦、社辦、校辦企業。后來,改革開放后被統一改名為“鄉鎮企業”,貪天之功了。一般人還以為這些鄉鎮企業是改革開放的成果,其實不是,是毛主席的成果,是公有制、計劃經濟的成果。這些企業在改革開放后成了改革開放的對象,什么撥改貸、承包制、廠長負責制之類。現在,這些企業基本上被完全搞跨。如果沒有這些企業,那么,改革是沒有對象的。搞跨這些企業,就為向外資開放中國市場掃清了障礙。

  其實,全國的人民公社,也可以視為一個超級龐大的全國性的農業生產企業,當然是國營的。改革開放的第一刀,“聯產承包責任制”,就指向這個超級企業。

  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是公有制的一種形式,也算是毛主席時代的一種創造和推廣。

  至于個體戶,有些不宜采取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比如,我父親在1960、1970年代是個小裁縫,用縫紉機給周邊村里的群眾縫衣服。每件2毛到1塊不等,發了點小財。也沒有人批判他,算是個體私有制,當然不收稅。同村還有一家合伙燒酒的,但是,公社要收稅。后來,他們內部鬧矛盾,倒閉了,但也沒有賠本。

  毛主席說過,農民老大娘養幾只雞,到市場上賣雞蛋,你能不讓她養嗎?不讓她賣嗎?有些人“割資本主義尾巴”,屬于故意給社會主義公有制搗亂,不是黨的政策,更不是毛主席的要求。

  三、毛主席時代享受國家福利的人究竟是多少

  原文:“再重復一點,那年代,享受國家福利的,僅百分之幾,其他人誰來管,誰有能力管?絕大多數人沒有基本保障,談什么優越性!”

  回復: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援越抗法、援越抗美、反擊印度、炮擊金門、南海海戰、反擊蘇聯,創造了國家和地區和平;加上國內的平叛、剿匪、清除“一貫道”之類反動會道門,維護了社會安定,多少人享受這個“福利”?算不算基本保障?

  創造赤腳醫生制度,普及基本醫療,消滅血吸蟲、天花、麻疹、瘧疾、霍亂、結核、小兒麻痹、流行腦炎、性病等等傳染病,多少人享受這個福利?算不算基本保障?

  消滅黃賭毒黑,多少人受惠?算不算基本保障?

  鄉村老師制度、掃盲,多少人享受這個福利?算不算基本保障?

  破除封建迷信,解放婦女,又多少喜兒、小芹、吳瓊花還有她們的心上人享受到這個福利?算不算基本保障?

  五保制度,老弱病殘,鰥寡孤獨,多少人享受這個“福利”?算不算基本保障?

  支援了第三世界民族獨立和解放運動,多少人受惠?

  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官兵一致、軍民一致,多少人享受到這個福利?

  絕大多數人都有了基本保障,人人受益,怎么能說“享受國家福利的,僅百分之幾”?

  以上福利,你沒有享受嗎?你沒打防疫針嗎?你沒上學嗎?

  我上世紀70年代初出生,出生第二天,生產隊分口糧,沒有登記我,會計姓馮。但是,生產隊很多人提出,昨天出生的小孩子也算一口人。結果,我分到了50斤口糧(另加二斤古巴紅糖。我小名叫得糧,就是馮會計給取的),算不算國家給的保障?當然算。

  ……

  受惠者應該是六億神州、五湖四海、千秋萬代!毛主席功德,遠勝于西天如來佛祖!!

  有一次,我和一位信佛的居士聊天,我問他,就功德來看,你覺得佛祖和毛主席,誰更高?他不敢回答。看來,他還沒有入佛祖的門。

  你所說的“享受國家福利”,可能是指官員的待遇!據我所知,XXX家里人口多,居然要吃“低保”!說明,即使高官,也和老百姓一樣,“有鹽同咸、沒鹽同淡”,沒有什么更好的待遇。至于毛主席、周總理在艱苦的日子里,降工次、不吃肉。我想,已經盡人皆知。這不是共產黨的恥辱,這是共產黨的光榮!

  那些官僚特權,比如特供什么的,根本就不應該有!這些搞特權的人,恰恰是共產黨批判的對象。這種人越少,越說明共產黨的偉大、光榮、正確。這種人不斷增多,才意味著墮落!

  四、關于國企、私企的交稅問題

  原文:“現在,國企交稅才占三成,而私企交稅占七成,所以國企的存在就沒有意義了。”

  回復:從邏輯上反駁你很容易:當年,國企交稅占九成時,是不是說私企就沒有意義?為什么還要發展私有經濟?

  稅收,只是調節國民收入的一種辦法,國家通過稅收組織開展生產的再分配,來實現社會基本公平,讓那些收入少、無收入的人,同樣享受社會主義的公平。

  可是,現在的私企在做什么?甚至包括國企,他們在做什么?他們在剝奪老百姓的福利!教育、醫療、住房、養老,都成為他們謀取暴利的手段。他們壟斷這些百姓必須的行業,任意敲詐、勒索老百姓,使這些生活必需品,成為壓在老百姓身上的大山。他們用自己敲詐勒索來的錢,拿出極小部分交稅,還向全世界聲明他們的貢獻。可恥。

  國營企業,并不制造失業,而是創造就業,100%就業,不允許失業;而私有制,是制造失業的禍根!要說公有制和私有制的區別,我想關鍵在于此。

  至于國企和私企的區別,中國的私企,恐怕更多還是外企,是對國家經濟主權的破壞,是破壞國家組織社會化生產的能力和權力,從而破壞普通群眾的生活;而國企則是加強這方面的能力和權力,理論上保障了群眾的生活和社會公平。

  惡劣的犯罪分子,新城控股集團,人大代表、政協委員 王某

  五、關于計劃經濟讓大量企業面臨倒閉

  原文:“你贊美過去沒有私企,沒有貧富不均。但只有集體貧困。大家常提下崗一事,為什么下崗,計劃經濟,大量企業面臨倒閉,自命不保。”

  回復:請記住,大量的國營企業,是在計劃經濟時代建立的!這是鐵的歷史事實。這大量的國營企業,是在市場經濟改革中,倒閉的,這也是鐵的事實。不要弄顛倒了。簡言之,是計劃經濟時代建立了大量企業,而市場經濟時代搞跨了大量企業。

  再請注意:計劃經濟時代,中國沒有失業!!沒有下崗之說!

  你說計劃經濟時代,“只有集體貧困”,我不贊成。我的反駁:假設一下,今天,你曾經花出去的買房子的錢、孩子上學的錢、你看病的錢,都還給你,你是不是很富?當然,你突然就成了富翁。OK,你回到計劃經濟時代了。

  想想看,公有制經濟,是讓人集體“富裕”,還是集體貧困?私有制究竟是讓人集體“貧困”還是“只能極少部人富起來,絕大多數人永遠貧困”?

  如果國家真搞計劃經濟、獨立自主,想擠跨那些投資中國市場的跨國公司和私有企業,也是分分鐘的事!

  六、關于赤腳醫生

  原文:“不錯,赤腳醫生時候,有一些無成本的醫療不收錢,但這與實現免費醫療根本是兩碼事。要說的,對農村,上邊壓根沒有這項支出。”

  回復:無成本的醫療,是指什么?有無成本的醫療嗎?赤腳醫生深夜冒著大雨打著燈籠上你家給你看病,告訴你,病不重、不要急,多喝水即可,沒有開藥給你,那不是勞動嗎?你現在,要是病了,去給醫院打電話,讓醫生來給你看病,你看他來不來?給多少錢他們才愿意來?

  你所說的支出,恐怕是指經費之類。赤腳醫生要培訓、要配備基本的醫療器材、要配備基本的醫藥,這都是國家統一拔給的。比如,青蒿素,國家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研制出來,然后,免費發給群眾。再如,小孩子打防疫針、吃糖丸,也是免費的。這些不需要經費支出嗎?要說沒有這項支出,恐怕不客觀。

  更重要的是,創建并推廣赤腳醫生制度,讓群眾自己解放自己,有什么不好?群眾組織起來,普及醫療常識,大搞環境衛生,組建“查螺員隊”“深翻隊”等組織,消滅血吸蟲,徹底地消滅疾病,有什么不好,還有什么辦法比這更好的?再大的支出,也沒有這個辦法好。再次強調,請看一下《枯木逢春》老電影,注意其中防病治病的辦法。

  七、關于當前中國經濟“井噴式發展”

  原文:“你否定改革開放,不完全贊同。改革,改了經濟,國家經濟井噴式發展,應當承認。但沒改政治,權力失衡,造成腐敗叢生,亂象迭出。應理清邏輯關系。”

  回復:有人說,改革開放后,中國經濟取得了“奇跡般”的成就。我不知道這些“奇跡”在哪!住房、醫療、教育、養老這些“大山”是從哪來的?請高人指點。

  至于其他問題,請網友回答你吧。

相關文章
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竞彩足球稳 云南时时五星综合走势图 单机斗地主电脑版下载 体彩足球跟单计划 时时走势图龙虎和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网站 六特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 正规牛牛 腾讯分分彩买大小技巧 不看牌抢庄牛牛规律 快三压大小单双技巧 看牌抢庄牛牛如何稳赢 星际彩票平台怎么样 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天發娛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