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黃衛東:預測中美關系

2019-06-08 17:31:53  來源:海之子  作者:黃衛東
點擊:   評論: (查看)

u=3228094214,516749964&fm=26&gp=0.jpg

  目錄

  一、美方對中國的定位是戰略對手?現實和歷史

  1、當代美國精英對中國的戰略定位

  2、歷史上美國精英對中國的戰略定位

  二、美方對付中國的歷史回顧和未來預測

  3、舊中國時代美國對華戰略

  4、毛澤東時代的美國對華戰略

  5、后毛澤東時代的美國對華戰略

  6、特朗普的貿易戰訛詐與取得的戰果

  7、兩個時代美國對華戰略的對比

  三、當代中國精英的反應與行動預測

  8、美國軍事威脅分析

  9、中美國模式分析

  10、中國應對貿易戰的措施分析

  11、中美國模式形成的根源與未來趨勢

 

  摘要:

  古人云,人心難測。但是,當代中國精英卻十分迷信西方的社會科學理論,相信人類行為是有規律的,是可預測的,將西方的經濟學理論當作行動的指南,也使得他們的思想和行為變得有規律。于是美方也就可以針對性采取措施和行動,從而變得有規律了。也就是說,中美精英在處理兩國關系方面的行為都是有規律的,都可以預測了。本文也就據此來預測一下中美精英的雙方行為和未來的中美關系,全文共分11個部分。

  一、美方對中國的定位是戰略對手?現實和歷史

  1、當代美國精英對中國的戰略定位

  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森研究所發表了被稱為“新冷戰宣言”的演說[1]。彭斯在演說中大肆批判中國,將中國描述得十分不堪,簡直就象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歹徒,全面徹底地對中國進行污蔑和攻擊。環球時報社評認為[2],彭斯將美國視中國為對手的戰略思維作了從未有過的全面勾勒。

  彭斯副總統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觀念是非常一致的,其發表的觀點與特朗普當局的觀念與施政目標是密切相關的。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期間,就曾說過一句與中國相關的最廣為流傳的話[3]:“自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就一直在強奸(fuck)我們,我們不能繼續讓中國強奸我們的國家。” 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華裔教授吳旭介紹,特朗普信任和重用的對華關系十大高參,都是主張對華強硬立場的[4]。當選總統后,還未上任,特朗普就公開威脅要與中國打貿易戰。雖然我國政府曾多次派官員與特朗普接觸,按照美方要求,多次在深度和廣度方面加大了開放貨幣和經濟主權給美國和西方資本家[5],但美國仍然在今年7月6日發起了貿易戰。曾任我國外交部副部長的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傅瑩在10月5日發表的公開演講中承認[6],最近訪問美國時,我幾乎遇到的每一個美國人都告訴我,美國對中國的態度已經發生了轉變。他們認為中國欺騙了美國,聲稱這種現象跨越了兩黨、政府、商界和學術界的界限。暗示美國精英們已從過去的對中國“友好”變為敵對了。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10月1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采訪時說[7],“他們(中國人)日子過得太好也太久了(They lived too well for too long)”,并且他還補充說,他們(指中國)認為美國人很愚蠢,但“美國人不蠢”。暗示美國要采取行動。2010年奧巴馬總統曾公開對采訪的澳大利亞記者說[8],“如果超過10億的中國居民過上和澳大利亞、美國人現在同樣的生活方式,那么,我們所有人都將處于非常悲慘的境遇。很簡單,這個地球根本無法承受。” 顯然,在美國精英看來,中國人過上了和西方一樣的富裕生活,就是對西方人現有生活的威脅和破環,美國必然要糾集西方采取行動。特朗普和奧巴馬的想法是一脈相承的。

  在過去的40多年,尤其是80年代前后,由于美國物價上漲過快,普通老百姓收入增長還趕不上物價上漲速度,實際收入甚至下降[9]。但美國精英的財富和在產出中占有的比例卻急劇上升,幾年前美國爆發的99%對1%運動,就反映了美國老百姓對這一現實的不滿和反抗[10]。由于美國精英將大部分工業生產都轉移到中國等發展中國家,國內已經不再生產工業消費品了,中國占據了最大份額,美國制造業工人隊伍逐年下降,到2017年,僅占美國就業人口8.2%,僅相當于美國政府雇傭人員的一半[11]。特朗普經常指責中國人搶走了美國工人的工作,例如,2017年3月1日首次在美國國會演講[12],就聲稱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美國丟掉了6萬個工廠,暗示中國人搶走了美國人的工作。當年胡主席訪美之前半年,美國主流媒體曾反復播放這樣一則廣告[13],廣告名是《中國教授》,廣告的目的是希望美國聯邦政府減輕赤字。廣告中,中國教授正在給未來的中國學生分析美國衰落的原因,這時的中國在他口中已經超越美國。中國教授態度傲慢地說,我們是他們的大債主,他們要給我們干活。美國精英成功地將普通老百姓的怒火引向了中國,以至于美國兒童在電視節目中公開叫囂殺光中國人[14],它反映了美國精英的真實意圖,因為美國兒童的思想來自美國精英塑造的社會[15]。

  美國對中國的敵對戰略定位,并非是最近才形成的,而是有悠久的歷史和深刻的戰略思考的,是與美國追求在全球的霸權密切相關的。

  2、歷史上美國精英對中國的戰略定位

  從歷史來看,美國敵對中國的時候多了。新中國成立后,美國就一直經濟封鎖,軍事威脅,長達30年,歷史上從未有一個國家享受過美國的這種待遇。近代以來,美國一直支持慫恿日本人侵略中國,先后支持日本將琉球、臺灣和朝鮮從中國肢解,后來又支持日本占領中國東北,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在日本歷次侵華行動中,美國都是日本戰略物資的主要供應者。按日本軍方官員說法,日本本是資源匱乏國家,根本沒有能力進攻中國,主要依靠美國提供物資[16]。很多美國精英也很清楚這一點,例如曾擔任美國國務卿和二戰陸軍部長的史汀生于1937年10月5日給《紐約時報》的公開信中指出,日本侵略中國受到美國的積極支持,美國對日本的援助是如此的有效和占如此重要的地位,以致如果沒有這種援助,目前的侵略就可能被制止[17](p100)。1938年10月6日史汀生又在致泰晤士報公開信上指出,英美制裁日本,并不需要武裝干涉,只要英美兩國在經濟上拒絕援助日本,日本對中國的的非法侵略將因中國英勇抵抗而失敗;第二天,該報發布社論,稱贊史氏所論代表美國大多數人意見[18]。從1931年到1941年,美國向日本提供的戰略物資高達20億美元[19],而日本對美進攻以后,整個二戰期間,美國出售并運抵到中國的物資僅有2億多美元[20],還主要由美國史迪威將軍控制,用于緬甸戰場,幫助英國人收復殖民地[21]。實際運到中國戰場的物資很少,對中國抗日戰場的貢獻可以忽略不計[22]。借助日本進攻中國,美國既削弱了中國實力,也極大地削弱了日本實力。到二戰結束的時候,美國軍隊同時登陸中日領土,讓中日兩國都成了美國控制的半殖民地。二戰期間,美國還伙同俄國將我國外蒙肢解了[23],這是中國近代以來損失國土最大的一次。

  美國和西方一直將中國看成是主要戰略對手,這是美國和西方在達爾文主義理論指導下的必然行動[24],其根源在于中國文化凝聚了世界最多的人口,而且是唯一流傳至今的古代文明,歷史上曾多次影響西方的歷史進程,如來自中國北方的匈奴人推動歐洲歷史上人口遷移,使古羅馬崩潰;突厥人占領吞并東羅馬;蒙古人則橫掃亞歐大陸等。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美國和西方精英的目標是獨霸地球,消滅其他種族。西方殖民者已經占據世界上有人居住的六大洲中的四大洲,這四大洲的土著,已經基本被消滅。在歐洲,廣泛分布的紅頭發凱恩特人,只殘留在蘇格蘭和愛爾蘭等邊緣地區了。美洲和澳洲土著,如印第安人實際還處于很原始的社會,不同種族之間矛盾重重,被西方侵略者所利用,從而被各個擊破,遭到種族滅絕的打擊。北美本是印第安人的,最初是歐洲白人派軍隊入侵北美大陸,消滅和趕走印第安人建立的美國,建國時,只占有東部大西洋沿岸土地。建國后,美國從美洲東岸開始,一路向西 到19世紀末,經過一百年的逐步種族滅絕行動,基本消滅了北美大陸印第安人,將國土平推到北美大陸西部的太平洋東岸。這些都是美國歷史學家們在著作中介紹的,估算最初白人入侵北美大陸前,印第安人有500萬[25]到數千萬[26],到19世紀末,只有20萬人了[27]。那是美國白人幾百年的行動,而不是所謂的天災或印第安人沒有抵抗力的傳染病等等原因。到20世紀初,美國又進一步占領了太平洋中部和西部的夏威夷、菲律賓等地,繼續搞逐步的種族滅絕活動。經過上百年,消滅了大部分夏威夷土著,于1959年將夏威夷吞并。在菲律賓,美軍七萬多人占領菲律賓時,曾有將軍下令殺死所有10歲以上菲律賓人,死亡的菲律賓人占人口六分之一[28],但因華人較多,領頭組織各民族起來反抗,僅美軍占領菲律賓的最初3年,就傷亡7000多人,遠多于美國打敗此前控制菲律賓的西班牙人,使美軍不得不放棄了種族滅絕的政策,與菲律賓人妥協,讓菲律賓人自治[29]。這是由于華人在菲律賓占很大比例,華人有共同的文化,能夠較好地溝通和合作,能夠組織當地人民,抵御美國和西方的侵略,從而在菲律賓阻止了美國的種族滅絕行動。領導菲律賓反抗外來侵略勢力,被菲律賓人推崇為國父的何塞·黎剎,祖先就是一位來自中國福建的華人。中國是近代阻止西方殖民全球的最重要力量。這是近代以來美國一直敵對中國的根本原因。

  即使在最窮困羸弱的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中國也能打敗美國為首的西方16國聯軍,消滅225萬[30]。美國必然要象肢解蘇聯一樣,肢解中國,才能徹底消滅中國挑戰美國的潛力,從而實現獨霸全球的夢想。特朗普上臺后,侵犯中國主權成了家常便飯,如臺灣問題,南海問題,最近更是威脅退出世界貿易組織,與加拿大墨西哥達成協議,要建立一個將中國排除在外的國際貿易體系。美國從未這樣對待一個國家。這都反映美國將中國當作最重要的戰略敵人,發動貿易戰的本質是敵對中國。

  二、美方對付中國的歷史回顧和未來預測

  彭斯在演說中極力美化美國歷史上侵略中國的行為。這是美國精英洗腦國內外民眾的需要。歷史上,毛澤東領導中國人民將美國及其代理人蔣介石集團趕出大陸的的前夕,美國國務院發表白皮書[31],就將美國侵略中國的行為打扮成幫助中國。其原因在于,美國精英一直自詡為上帝的選民,將自己的國家視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山巔之城”,并肩負著拯救世界的神圣使命。美國的普通民眾則在美國精英的召喚下,經常到世界各地推銷美國的文化,真誠地幫助各國老百姓。我們不能否認和無視美國人民對中國的幫助,但這并不能說明美國精英要幫助中國和中國人民。但是,美國精英這樣美化美國的侵略行動,能夠激起美國民眾的認同,從而為此后經濟封鎖和軍事危險中國30年打下良好民意基礎。

  3、舊中國時代美國對華戰略

  在舊中國時代,美國就曾在中國建立了大量學校,醫院和教堂,為中國培養了大量崇拜美國的人才,他們充斥了舊中國政府高層,主導了舊中國政府內外政策。美國著名記者白修德在回憶錄中指出[32],“在亞洲,甚至在全球,你再也找不到重慶民國政府這樣被“研究美國的學者”滲透得如此徹底的政府。而且,也沒有哪個政府會如它一般被美國思想、援助和建議摧毀得如此徹底。重慶民國政府的所有官員,無論男女,并不是被美國人征召,供其驅使了,是他們自己主動追求美國的思想和方式”。在此過程中,美國精英也積累了大量中國信息,為侵略中國做好了充分的輿論準備,包括中國對付美國精英的侵略,也被美國精英轉移到對付美國民眾身上,從而喚起了支持他們對付中國的美國民意。新中國成立后,美國之所以能夠30年如一日封鎖中國,是與美國精英通過媒體宣傳,精心控制美國的民意相關的。

  1900年八國聯軍侵略中國,占領中國首都北京以后,就為瓜分中國而爭吵,瀕臨戰爭狀態,這是西方各國為爭奪殖民地的常態,就像此前不久,美國和西班牙為爭奪菲律賓和古巴就打了一仗。美國則因與西班牙的戰爭,以及鎮壓新占領古巴菲律賓等地人民反抗,而難以投入很大力量參與瓜分中國,卻不甘于在侵占中國利益方面落后,就打著門戶開放和維護中國領土的旗號,提請各國合作共同占有中國的經濟主權,加上中國人民的反抗斗爭,平息了西方各國的爭端,將西方組織起來,形成了侵略中國的統一戰線,使得中國難以利用西方各國之間的矛盾,這成為近代以來,阻礙中國擺脫西方侵略,走向獨立的重要因素之一。但是,美國精英經常將其美化為幫助中國打破西方瓜分中國,占領中國領土的企圖,成功地誤導了美國民眾,為他們侵略中國的行為進行了美化和辯護,也贏得了很多中國精英的感謝和認同,為文化侵略中國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事實上,當時西方各國占領了大量中國領土,建立的無數個國中之國—租界。等到1927年北伐軍要收回這些領土時,美國就組織西方侵略者炮轟南京,攻擊北伐軍,公開武力威脅和反對了[33]p304。

  1949年8月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對華白皮書[31],敘述從1844年美國強迫中國簽訂《望廈條約》到1949年毛澤東領導中國人民趕走美國等外來侵略勢力為止,美國對華政策的歷史。其中詳述了抗戰末期以來美國政府的扶蔣反共政策及其失敗過程。美國精英將它們的侵華政策打扮成“美國對中國的友誼和關切”,將提供軍火援助蔣介石集團鎮壓中國人民反壓迫和反侵略,維護美國利益的行為,敘述為對中國人民的幫助。在整個30年代,美國提供戰略物資20億美元[19],支持日本侵華,屠殺3500萬中國人[33]。而日本進攻美國軍事基地珍珠港以后,在整個二戰期間,美國賣給中國用于抗日戰場的物資僅有2億多美元[20],主要用于緬甸戰場[22],蔣介石曾致電羅斯福指出[34],“到1944年6月,中國內地全部之軍隊,初云南遠征軍之外,并未有租借案之一槍一炮”。民國政府官員抱怨,到1944年9月,美軍運抵中國抗日戰場的軍火,不足一個師作戰一星期需要[22]。另一方面,在早先的30年代,蔣介石和他的留美精英組成的政府,卻迷信美國和西方承諾保護中國領土和主權,幻想美國和西方出面制止日本的侵略,長期實施不抵抗政策[35],致使日本不戰而獲,侵略野心膨脹,導致全面侵華,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在二戰即將結束的時候,美國又背著中國,伙同俄國人制定《雅爾塔協定》[36],割走了中國外蒙領土,占領旅大等港口。二戰后,更是提供了30億美元軍火等物資[31],幫助蔣介石鎮壓人民的反抗,屠殺中國人;還有表面上聲稱歸還中國,實際將琉球群島交給日本[37]。這都是美國“幫助”舊中國的優秀成果。

  但是,即使在當代中國,由于美國精英通過文化侵略培養了大量美國崇拜者,在中國的主流媒體和網絡,到處充斥了美國幫助舊中國的神話,如拍攝電影紀念駝峰空運[38] 。舊中國時代最后一任美國駐中國大使司徒雷登在任時致力于分裂中國,又被精英們迎回了中國[39]。普通中國民眾都不了解美國精英對付中國歷史的真相,更不用說美國民眾了。

  4、毛澤東時代的美國對華戰略

  相反,毛澤東領導中國人民趕走了美國精英與其代理人蔣介石集團,還收回了旅順大大連等領土,也取消了美國在中國的各種特權,包括自由使用中國領土領空領海如中國軍港等特權,成立新中國。美國精英不承認,而是繼續支持盤踞到我國臺灣的蔣介石政權,提供槍炮彈藥支持蔣介石政權在我國東南沿海進行軍事攻擊,僅1950年2月6日的轟炸[40],就損壞了上海市97%發電設施,1000多人傷亡,造成整個上海工業癱瘓。美國精英要推翻新生的共和國,讓他們的代理人重新統治中國,好借蔣介石政權,繼續欺壓在中國人民頭上,控制和掠奪中國。

  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2天后,美國派太平洋艦隊封鎖了我國臺灣海峽[41],阻止我國統一臺灣。還乘機糾集十七個仆從國軍隊,打著聯合國旗號,進攻朝鮮。于此同時,美國軍方制定了軍事侵略我國東北的軍事計劃,時任總統的杜魯門也批準了這個計劃,杜魯門在回憶錄中說盟軍反對而沒有執行[41]。但是,美軍事實上執行了侵略中國的軍事計劃,包括在我國東北通過飛機大量投放細菌發動細菌戰[42] ,多次轟炸我國東北[43],針對中國的指控,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奧斯汀(Warren R. Austin)在聯合國發言,不得不承認了美軍對中國東北的轟炸,但以誤炸搪塞[44]。當時我國不得不從蘇聯緊急購買進口了3000多架軍用飛機對付美國的轟炸。只是美國侵略軍在11月初剛剛到達中朝邊界,就遭到中國志愿軍迎頭痛擊,大敗而去,無法讓陸軍入侵中國。美國總統杜魯門又于11月30日開記者招待會,宣布采用所有的武器,包括原子彈,對付中國志愿軍,引起西方盟國一片反對,杜魯門只好放棄使用原子彈轟炸中國志愿軍的企圖[41]。在朝鮮戰場上,在中國志愿軍的英勇抗擊下,按照美國政府在華盛頓所建戰爭紀念碑上公布的數字,美國精英所領導的聯合國軍死傷被俘等超過225萬人[30],遭到徹底失敗,不得不于1953年7月簽訂了停戰協議,放棄了從朝鮮進攻中國的企圖。

  二戰后,美國打著反殖民地旗號,推翻了英法控制的殖民地體系,轉而以支持獨立的名義,通過代理人控制了很多第三世界國家。但是,為了對付新中國,美國曾經提供大批軍火支持法國在越南的殖民統治[45],同時糾集東南亞國家成立東南亞條約組織,公開宣布圍堵中國,防止共產黨中國的威脅[46],從而形成了環繞中國從北到南的封鎖線。在越南人民武裝反抗下,法國殖民統治瀕臨崩潰。美國就親自上陣,派遣大批軍隊到南越鎮壓反抗[47],維持代理人的殖民統治。到六十年代初,美國干脆親自上陣,派軍隊鎮壓越南人民的反抗[47],妄圖占領越南,以越南為據點,進攻中國。到1966年底,美國在越南的軍隊就已高達47萬,還有數十萬大批從南朝鮮等地派來的仆從國軍隊和當地偽軍。美國精英使用了那些公然違背道義的反人類手段,如地毯式轟炸、枯葉劑、凝固汽油燃燒彈和毒氣等[48];從1965年到1972年,美軍在越南投彈量高達755萬噸,是二戰投彈總量的2.7倍[49]。美軍還派出大批偵察機,包括最先進的U2高空偵察機,到中國偵查,試圖尋找機會進攻中國。根據報道,U-2高空偵察機一共被擊落7架,其中5架是在中國上空被中國人民解放軍擊落的,另外兩架是蘇聯擊落的[50]。直到現在,美國還在使用這種U2偵察機[51]。

  由于越南戰爭帶來的巨大支出,加上產油國漲價,使美國經濟遭遇了嚴重的危機。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是美國精英處于內外交困的時候,美國和其主要盟友英國和日本都嚴重通貨膨脹,美元則從71年1盎司黃金價值為35美元增長到1980年的850美元,上漲了25倍,平均每年上漲超過40%。日英兩國的消費品物價上漲率曾高達30%/年[52],經濟瀕臨崩潰。其主要原因,就是第三世界國家的產油國團結起來,在毛主席領導下的中國人民支持下,擺脫了美國控制,自行將石油價格增加數十倍,從每桶1-2美元增加到30多美元,同樣使美國市場上石油價格上漲了20多倍,平均每年上漲超過40%。美國由于侵略越南戰爭,遭到中國人民支持下的越南人民的反抗,加上國內和西方盟國的反對,包括美國青年紛紛起來抵制從軍,美國精英不得不取消了義務兵制度[53],改為花錢雇人當兵,承認失敗,再也無力發動戰爭鎮壓第三世界國家獨立斗爭,來控制石油價格了。

  這都是美國公開反對中國的代價,讓美國精英充分認識到,再也不能這樣公開敵對中國了,于是美國又開始要“幫助”中國,與中國“友好”了。

  5、后毛澤東時代的美國對華戰略

  自從里根時代以來,美國用戰略忽悠和文化價值觀入侵顛覆了前蘇聯之后,發現了使用文化侵略的好處[54],從布什總統到奧巴馬一脈相承[55],20多年來,通過民主輸出和顏色革命,已經顛覆了全球幾十個國家,東歐、中亞和西亞的很多政權都一個個倒下[56],陷入內外戰爭狀態,極大地削弱了很多第三世界國家的實力和反抗美國的能力,讓美國很好地控制了世界局勢,包括輕易地操縱石油價格。但是,這也給世界帶來激劇動亂和大量的難民,刺激了恐怖主義和極端宗教勢力的爆發,是不得人心的,也令美國精英精心塑造的普世形象嚴重受損。2017年1月,特朗普宣布將停止向海外顏色革命組織進行財政支持,但這不過是一句謊言,而是加大了通過網絡輸出意識形態,尤其加大了對付中國的投入[57]。

  在冷戰結束的前后幾十年內,美國一直高舉自由貿易大旗,推動各國開放市場包括投資,讓美國印美元,就可以自由地購買各國經濟資源,控制各國經濟,卻從來不讓其他國家印錢購買美國資產,甚至拿物資從美國人手里換來的美元,也難以購買美國的資產,只能借給美國人使用。到2001年,通過與中國精英的“友好”交往,實則是文化侵略,終于讓中國精英同意,以同樣條件,將中國納入了美國主導的全球化經濟體系。美國國內的工業生產在加快萎縮,很快就基本不生產工業消費品了,工業基礎產品生產能力也日趨減少,需要大量進口,主要生產關鍵設備和關鍵零部件,掌控關鍵生產技術,尤其事關軍事武器生產的技術和設備,從而控制各國經濟。另一方面,美國精英則通過印鈔票購買中國工廠,到中國“投資”,生產美國市場需要的各種產品。它們不僅替美國消費者生產,而且擠垮了中國企業,占據中國市場,從中國市場賺取了極大的利潤,從而能夠抵消從中國進口產品的支出。以美國蘋果手機為例,都是由中國領土上的工廠生產的,但美國蘋果公司僅需要付出不到1千元,就能拿到一臺中國境內生產的產品,轉手在中國市場售價高達4-5千元,甚至高于美國市場價格,獲取大量利潤,從而可以購買中國產品供應美國了。在此過程中,美國幾乎不需要付出勞動。所謂美國經濟發達,產值高,就是設計各種產品,讓他國生產,再轉手在世界各地高價出售,其差價就成了美國人的利潤和產值。僅在中國銷售蘋果手機,近年來,蘋果公司每年都從中國老百姓手里獲得了數百億美元利潤[58]。現在美國的各種民用消費產品,基本都用這種模式經營,使美國和西方幾乎不用任何花費,就從中國等國家贏取了大量利潤,也免費拿走了大量產品。早在2007年,哈佛大學弗格森教授就總結為“中國負責生產,美國負責消費”的中美國經濟模式[59]。

  最初美國資本家需要拿大筆美元換取人民幣;在中國購買開辦工廠,將產品出口到歐美市場獲得的美元,一樣需要換人民幣,支付工人工資和原材料,從而使我國政府獲得了大量外匯。我國官方外匯儲備從2000年1656億美元,增加到2008年1.946萬億,到2014年6月達 到3.993萬億美元。但是,此后2年多,我國的外匯儲備不但沒有增長,反而不斷下降,到2018年9月,已經下降到3.087萬億美元。在此期間,我國外貿順差則不斷擴大,僅2015年外貿順差就高達5600億美元 ,達到歷史頂峰。也就是說,當年我國凈出口物資高達5600億美元,考慮到低人民幣匯率和出口退稅下的低價賤賣,實際出口給美國和西方的物質價值遠超5600億美元,但外匯儲備反而減少 5100多億美元,即使計算當年服務貿易逆差1366億美元和對外投資順差83億美元,等于凈損失了9300億美元。

  中美國變成了中國負責生產,美國負責享用的中美國。當年美國消費的工業消費品主要來自中國,不但不需要向中國付美元欠條,反而中國倒欠;中國凈出口了大量商品,卻不再增加外匯收入,反而外匯存款減少,等于為美國和西方免費生產加上倒貼。大量礦產資源變成產品,免費輸出到國外,造成環境日趨惡化,資源走向枯竭,物價不斷上漲的嚴重后果。

  這種中美國模式,究竟對中國有利,還是對美國有利?

  6、特朗普的貿易戰訛詐

  然而,美國精英卻在主流媒體顛倒黑白地指責中國讓美國負債,作為債主干涉主導美國的行動。特朗普要用高關稅,減少購買中國商品,實際是減少購買西方資本家在中國生產的產品。這顯然是謊言,是一種訛詐。就貿易戰本身來看,美國不搞工業消費品生產,工業基礎產品也嚴重不足,工業產品大都依賴進口,中國占據最大份額。美國哪有多少底氣進行貿易戰?例如,更極端的停止貿易來往?新中國前30年,中國工業較弱,產出很少,美國經濟封鎖中國,不賣工業產品給中國。現在美國不搞工業消費品生產,卻威脅要對征收高額關稅,通過政策,限制購買中國產品。停止從中國進口產品,必然導致美國市場商品短缺,物價飛漲,產生嚴重的通貨膨脹。

  美國精英推動形成的中美國模式,在資源環境等方面損害中國根本利益,作用遠超歷史上的殖民地模式,美國不可能用貿易戰減少甚至中斷貿易而放棄。美國精英的目的是借中國精英的錯誤觀念,如貿易順差有利論[60],訛詐中國。

  面對美國的訛詐,我國主流經濟界一直對美妥協退讓,多年來,我國甚至從美國金融市場借高利率貸款1萬多億美元,轉而購買長時間以來年利率只有0.26%美國國債[61],每年免費奉送利息就高達數千億元[62],祈求通過奉送利益來獲得美國的和平共處。在手持3萬多億美元外匯情況下,年年優惠引進“外資”,等于借錢給美國和西方購買中國資產,等于免費將中國資產交給美國和西方資本家控制,將產出交給美國和西方資本家分配。

  在特朗普上臺的一年多時間內,美國的訛詐取得了豐碩的成果。早在當選總統,還未上任,特朗普就公開發出貿易戰威脅。在特朗普威脅下[63],2017年1月17號晚間,國務院正式公布了《國務院關于擴大對外開放積極利用外資若干措施的通知》(國發〔2017〕5號)全文,明確提出:允許地方政府在法定權限范圍內制定出臺招商引資優惠政策。這是中央政府62號文兩年多來首次正式明確提出授權地方政府自行制定招商引資優惠政策,通知要求修訂《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及相關政策法規,放寬服務業、制造業、采礦業等領域外資準入限制。與此對應的政策,就是繼續奉送貨幣主權,讓美國印美元,就可以兌換人民幣,從而購買中國資產,從而讓美國繼續更多地,更大范圍控制中國資產。此前,馬云面見特朗普,號稱要推動美國農產品出口,給美國增加100萬就業。輿論也評論認為,這是中國政府授意的妥協。這意味著中國政府要加大對美國開放糧食市場,讓美國糧食占領中國市場。由于美國政府高額補貼美國農業生產,低價對外傾銷農產品,從而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國,控制了很多第三世界國家的糧食供應,從而控制了他們的命脈。我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同意開放大豆市場,雖然當時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生產國和出口國,但僅過了5年,按照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就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進口國,現在每年進口大豆9000萬噸左右,已占大豆消費量90%以上。

  特朗普上任后,很快在5月12日與中國達成中美經濟合作百日計劃,但這份計劃的實質是中國單方面開放更多主權給美國和西方[64]。尤其在貨幣主權方面,第一,讓美國金融機構提供債務評級服務,等于讓美國影響和控制我國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發行衍生貨幣;第二,讓央行承諾,擴大跨境結算范圍,在美元可自由兌現人民幣前提下,等于擴大讓美國侵犯中國貨幣主權的范圍;第三,同意美國的電子支付公司進入中國,獲得衍生貨幣發行權,從而可以印鈔。

  進入2018年,在美國貿易戰威脅下,在4-6月又頒布了三項措施,交出更多經濟和金融主權[65]。

  第一,6月28號國家發改委頒布《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8年版)》修訂說明,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在農業種子、電網、鐵路、海上運輸、測繪、金融機構等22個領域向美國和西方資本家全面開放。從文件本身來看,是不在限制和歧視外國資本家,是平等對待外國資本家,應是我國政府在加快落實加入世界貿易協定所承諾的國民待遇原則。采用所謂負面清單管理,就是不再具體審查,就是放棄政府干預經濟的一些主權,問題是美國和西方并不對等向中國開放這些經濟主權,中國在美國申請開辦企業,常被安全之類理由禁止,管理人員則常受入境限制而受到嚴重歧視性影響[66]。

  第二,6月15日,國務院推出《關于積極有效利用外資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若干措施的通知》,要求地方政府制定傾斜措施,推進外資進入中國,可謂是新一輪的優惠引進外資政策,它既違反中國憲法,也違反世界貿易協定的非歧視的國民待遇原則,恐怕是單方面應美方要求制定的歧視本國公民的政策。

  第三,4月11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出席博鰲亞洲論壇,宣布今年11項金融開放重磅措施和時間表[67],讓外資可以自由進入中國金融業,可以自由開辦銀行等印鈔機構。市場交易主要使用衍生貨幣,都是銀行發行的,遠多于央行發行的現鈔。易綱預計到6月30日六項金融開放措施將大部分到位,年底前還將推出另外五項開放措施,同樣是單方面開放金融主權給美國和西方,讓西方資本家到中國開辦銀行等印鈔機構,可以自由印鈔。

  然而,美國并沒有停止訛詐的步伐。美國還提出了兩項更加不平等的原則性要求。

  第一是美國公然要求不平等的主權開放原則。特朗普要求中國擴大開放投資范圍,卻反過來限制中國對美投資,要求中國不要報復,其官方說法[68]是要求中國不“反對、挑戰或以其他方式報復美國限制中國投資美國敏感技術領域或事關美國國家安全的領域”,等于赤裸裸地要求中國承諾單方面開放經濟主權給美國精英了,顯然其訛詐行為,比以前又前進了一大步。例如,在通信業,中國允許蘋果等公司占領中國市場,但是美國卻禁止其在世界市場的主要對手華為進入美國市場(華為占據世界電信市場第一)。就是允許中興進入美國市場,也控制了其產業鏈,最近又通過禁售威脅獲得監管權。

  各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簽訂世界貿易協定,號稱基本目標是建立一個自由與開放的貿易體制[69],其基本原則之一是自由化原則,包括貿易投資和金融自由化,其實質是各國承諾減少和放棄政府對市場管理,也就是放棄某些政府管理經濟的權力,或者說,將各國經濟管理權力交給資本家,讓西方資本家來行使經濟主權。例如,美國推動投資自由化的主要措施之一,是讓加入國用負面清單管理模式來管理投資,包括外來投資。“負面清單管理模式”是指政府規定哪些經濟領域不開放,除了清單上的禁區,其他行業、領域和經濟活動都許可。凡是與外資的國民待遇、最惠國待遇不符的管理措施,或業績要求、高管要求等方面的管理措施均以清單方式列明。不在負面清單的領域,政府也就放棄了管理,放棄了經濟主權。

  雖然表明看起來,美國早就實施了負面清單管理模式,但實質上,美國主要用于其盟友的投資和經濟活動。針對中國等非盟友國家,美國往往采取非常嚴厲的管理措施,很少放棄政府管理中國企業在美投資和貿易,對中興華為的管理,就是明顯的例子。

  在對外出口方面,美國更是如此。美國和世界各國經濟往來,是分等級的,對不同國家,即使是美國的鐵桿盟友,也有禁售商品清單,而不是美國中國主流經濟學家們經常在中國主流媒體為美國精英宣傳的貿易自由化。在新中國前30年,美國不承認新中國政權,不和中國建交,禁止和中國貿易往來,包括禁售物資給中國,對中國進行經濟封鎖。1979年建交后,才開始雙方正式的貿易往來,但仍限制向中國禁售很多物資。不僅如此,美國還和其盟國簽訂《瓦森納協定》[70],要求盟國和美國一道,禁售很多戰略物資給中國,甚至將俄羅斯拉入進來,這都是美國長期實施的阻礙中國發展的主要措施。特朗普上臺后,又玩出了新花樣,開始對中國一些公司禁售更多物資,如對著名的中興公司禁售芯片,讓中興公司停擺。甚至讓美方派人監管中興[71],等于讓美國在攫取中國經濟主權方面又打開了一個新的缺口。相反,中國政府曾經制定政策,試圖限制某些對環境污染非常嚴重的采礦活動,從而會減少出口稀土數量,就遭遇美國和西方的反對,他們借世界貿易組織,禁止中國采取這樣的措施,禁止中國在這方面行使經濟主權[72]。這嚴重違背世界貿易協定所規定的對等原則。

  世界貿易組織的目標是自由化,但這需要各國不斷對等擴大開放,而不是讓他國單方面開放主權,讓美國和西方單方面占有他國主權。對等原則要求雙方對等開放,而不是單方面開放,美國對西方盟國開放,并不等于向中國開放,但中國的主流經濟學家卻以美國向西方盟國開放為由,要求中國擴大向美國和西方開放,根本看不到美國和西方的開放,是相互間的開放,并不是向中國開放。過去美國精英經常打著貿易自由化的幌子,指責中國維護經濟主權的行為違反世界貿易協定的基本原則,美國為中國培養的主流經濟學家則成了美國精英的傳聲筒,為美國精英的不合理要求背書叫好,于是,美國精英們就能夠不斷增加和擴大控制中國經濟主權的范圍而獲利。但是,從現實來看,不是美國對中國開放,而是中國不斷擴大向美國開放的范圍,就是美國開放市場進口中國產品,也是主要向美國和西方資本家開放,進口他們的資本家在中國開辦的工廠生產的產品。

  第二是美國公然要求監管中國本土企業,就是派駐監管人員常住中國的企業,監管中國企業的活動。最近,美國第一次讓中國同意,派駐監管人員監管中國的著名上市公司,中興通訊[71]。如果說,上述第一條是讓中國放棄經濟主權,讓美國到中國進行經濟活動的企業行使中國的經濟主權,那么第二條則是讓美國政府代替中國政府行使經濟主權,管理中國的企業,顯然美國在侵占中國經濟主權方面又有了突破性進展。這雖然只是一家企業,但特朗普政府很快就列出了一堆列入出口管制的中國企業清單,要管制中興一樣懲罰這些企業[73]。會不會有一天,中國的主要企業都被美國接管,為美國的利益服務?這是長期以來,中國不斷放棄經濟主權,讓美國控制中國經濟主權,進而控制中國經濟,尤其是通過培養大量經濟學者,控制中國主流經濟界的必然結果。

  早在1980年,中美兩國政府代表簽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利堅合眾國關于投資保險和投資保證的鼓勵投資協議和換文》,就是一項中國單方面承諾開放主權的不平等協議[74]。條約討論的是美國人到中國投資的保險問題,不涉及到中國是否能到美國進行投資,以及由此帶來的問題。在這個條約中,還能體現中國主權的地方,在于美國的投資需要中國政府的批準。在這個條約中,顯然暗示,中國肯定會批準一些投資,并向投資者和保險者提供了承諾。至于中國是否能到美國投資,美國政府是否會提供一些承諾,則不在討論范圍之內。

  據《中國日報》華盛頓10月4日報道 ,10月3日,我駐美大使崔天凱接受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早間新聞主持人英斯基普采訪時指出,中美雙方工作層曾不止一次達成初步協議,然而美方往往一夜之間改變了要求,拒絕了協議。這說明美方不止一次提高訛詐的要求,而中方不止一次退讓妥協。之所以沒有達成協議,是美方還沒有停止訛詐。

  7、不同時代美國對華戰略的對比

  對比新中國兩個時代美國對付中國的戰略和其實際效果,顯然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毛澤東時代,美國封鎖威脅中國,軍事進攻中國的鄰國,試圖建立侵略中國的橋頭堡,其結果是毛澤東領導中國人民支持全世界各國人民反抗美國的殖民統治,致使美國物價飛漲,經濟瀕臨崩潰。相反,在改開時代,美國通過印鈔票購買中國工廠和各種物資的方式來“幫助”中國,也就控制了中國經濟資源,形成了中國負責生產美國負責消費的中美國模式。隨著美國控制中國經濟資源的增多,美國對中國經濟和金融主權的控制范圍和深度在不斷擴大,實際上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掌控了中國經濟命脈。美國印鈔,就能自由購買中國生產的物資,美國國內還能有什么美國精英解決不了的問題?維護中美國模式,恐怕是近期美國精英的主要目標。

  如果中美國模式被破環,中國重新進入毛澤東模式,不再做美國的跟班,替美國人生產,而是領導世界被壓迫的各民族人民反抗美帝,那時美國很可能會陷入七十年代的困境,經濟崩潰,不得不收縮回家,這是美國精英決不可能愿意的。因此,特朗普政府的這些威脅,實際都只是一種訛詐,只是因為國內精英們的良好配合,讓美國不斷訛詐得逞,才使得這種訛詐不斷進行。筆者難以預測,這種持續幾十年的訛詐妥協模式何時能終止,這不取決于美國精英,而是由中國精英的應對來決定的。毛澤東主席早就總結過,美帝國主義只要能不講道理的時候就一定會不講道理的, 美帝國主義講道理的時候那一定是被逼的沒辦法了。精英們期望通過妥協退讓來終止美國精英的訛詐,是決不可能的,只會帶來更多更大的訛詐。

  在舊中國時代,在美國精英的大力“援助和幫助”下,中國的工業基本沒有起步,一年的鋼鐵產量不足今天中國的一個小時產量,還主要來自日本為侵華戰爭在東北建設的工廠。戰爭遍布全國,普通老百姓朝不保夕,美國和西方的軍隊肆意在中國領土上開槍放炮,屠殺中國老百姓。僅據當時的天津市政府檔案資料統計[75],1945年10月到1947年九月期間,美軍汽車肇事的交通事故占天津交通事故70%;以美軍造成的車禍和槍殺案為主,被害死傷的中國人高達2000人。沒有到政府報案的被美軍傷害事件就更多了。當時中國雖然總和生育率超過6,名列世界前茅,人口數量卻增長緩慢,人均壽命僅有35歲,比世界平均水平低10歲左右[76]。

  在毛澤東時代的新中國,在美蘇兩霸的經濟封鎖和威脅下,僅經過30年,我國就建成了獨立自主的工業體系,工業產值約占總產值三分之二,成為初步工業化國家;普及了中學教育,包括高中教育,成人識字率超過80%;建設了覆蓋全體國民的失業、醫療和養老等福利保障。世界銀行通過多國實地考察和比較,認為當時中國在人民生活方面的成就突出[77]。按照世界銀行公布的數據[78],到改開前,從文革前落后南朝鮮8歲到改開前領先南朝鮮,按照中國統計局公布的數據,接近69歲,超過南朝鮮4.6歲,比世界平均水平高7歲,超過中等收入國家,與發達國家平均水平相差無幾。到了后毛澤東時代,同樣經過30年,即使有美國的“投資幫助”,人均預期壽命反而又重新落后南韓8歲。美國的幫助,為什么作用還比不上敵對?

  很多精英宣傳[79],跟隨美國的國家都富裕了,為他們推銷單方面對美和西方開放尋找理由。在他們看來,跟著美國的日本,我國臺灣,南朝鮮等都變富了。在這些地方變富過程中,也許美國確實“幫助”了他們,并且發揮了作用。但美國幫助這些地方,是指望它們充當美國進攻中國的炮灰。朝鮮戰場上,南朝鮮人就是主要的炮灰,被中國志愿軍消滅的南朝鮮軍隊是美國軍隊的十倍以上,后來還是美國進攻越南的主要仆從軍隊。只是美國軍隊很快就被打敗,無法在中朝邊境駐足,更無法讓美國陸軍登陸中國東北,只好放棄了侵略中國的計劃,南朝鮮炮灰沒有起到美國精英所期待的作用。盤踞我國臺灣的國民黨蔣介石軍隊也是美國的炮灰,新中國建立后,就在美國安排下,經常派空軍轟炸上海等重要工業城市,1950年初的一次轟炸就幾乎炸壞了上海所有發電設備[40],致使上海工業完全停產,很好地充當了美國炮灰。

  菲律賓是美國在亞洲最早占領的國家,美國在十九世紀末就控制了菲律賓,只是菲律賓與中國隔海相望,又很貧窮落后,無法成為美國進攻中國的有用炮灰,也就一直貧窮了。

  日本是美國最好的炮灰,近代以來,美國一直支持日本人侵略中國,先后將琉球、臺灣和朝鮮從中國肢解,后來又占領中國東北,發動全面侵華戰爭。戰略物資主要有美國提供,甚至包括大量先進的機床等工業母機[16],給中華民族造成立了慘重的損失,僅傷亡就高達3500萬。至于全球其他地方,即使跟從美國,除非有石油資源,就沒有這么幸運了。

  歷史上,美國白人精英曾在其社會內部極力污蔑印第安人是殘忍的野獸,推動美國白人社會支持其針對印第安人的種族滅絕政策。美國歷史上公認最偉大的四位總統都實行滅絕印第安人的政策[80],大肆屠殺印第安人[81]。老羅斯福總統甚至聲稱[80],死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印第安人。這是北美大陸上千萬印第安人被最終消滅的主要原因。然而,美國歷史學家研究早期殖民北美大陸的白人記錄表明[82],印第安人之間的戰爭遠不如歐洲人那樣殘酷,戰爭中很少會死人;他們最初對白人的反應是小心謹慎,態度友善。但白人精英的目的是占有印第安人的土地,必須要滅絕印第安人。雖然很多美國普通民眾在宗教指引下,通過傳教等方式幫助印第安人,很多印第安人精英也相信美國白人的友善,與美國白人精英簽訂了一個又一個和平協定,放棄反抗,被美國精英從富饒的東部逐步遷徙到荒涼偏僻的西部山區,生存條件和反抗能力都急劇惡化,最終被美國精英通過軍事等手段滅絕[83]。美國精英在亞洲菲律賓的大屠殺[28],同樣是要永久占有這塊土地,但在其實施之初就不得不終止,這并非是美國精英們發善心,而是華人在菲律賓的有組織反抗,使得美國的代價太大,不得不放棄。美國對中國一個多世紀的或明或暗的敵對行動,其真實目的,恐怕也沒有本質區別。何況中國本來就是阻礙美國精英殖民全球的最重要力量。

  我們不應忽視美國持久實施戰略目標的能力。最初英國人登錄北美大陸的時候,是從幾百人開始的,誰會預料最終數千萬印第安人被滅絕,美洲完全成為歐洲白人的天下?從印第安人走向消亡的歷史來看,早期都是印第安人與白人合作,對付其他印第安人。他們做歐洲白人進攻印第安人的帶路黨,加入歐洲白人部隊,或者整個部落作為白人盟友,與歐洲白人合作進攻其他印第安人[82]。美國精英通過美國普通民眾推行普世價值觀,其欺騙性是無容置疑的,在中東、東歐和中亞發動顏色革命[55],使多個國家走向分裂和內戰,就是有力的證據。當代中國上層精英的思想,很多已被美國和西方控制,極力主張和推進單方面向美國和西方開放,指望西方能夠無私幫助我們,將經濟主權單方面交給西方[84]。形成中國負責生產,美國負責消費的中美國模式。曾任美國駐華大使的洪博培先生在競選總統的電視辯論上公開宣稱[85],要利用中國網民中的內應扳倒中國。

  誰也不愿與這個世界最強大國家為敵,然而,如果對手一定要與我們為敵,我們也只好與之為敵。樂觀來看,中國人民總有一天會覺醒,打破這種單向輸送利益給以中國為敵的美國的荒謬政策和經濟模式。舊中國時代,蔣介石集團宣傳美國幫助中國打敗了日本侵略者,將中國的主權悉數交給美國[86],讓美國肆意侵占中國的利益,以便維護自己的反動統治。雖然當時毛澤東領導的人民軍隊,只有小米加步槍,仍然很快就打敗殲滅了美國提供軍火,用飛機加大炮武裝起來的800萬國民黨軍隊。現在我們的實力總比那時進步了。

  三、當代中國精英的反應與行動預測

  8、美國軍事威脅分析

  美國精英雖然經常在美國的主流媒體上報道他們是如何對中國友好,如何幫助中國的,另一方面卻時常威脅中國,嚇唬中國人民,尤其是上層精英。例如,美國《紐約時報》2016年5月9日報道稱,美國太平洋總司令部司令小哈利·B·哈里斯表示,他的部隊必須做好對華“今夜就開戰”的準備[87]。近年來,美國艦隊在中國南海肆意侵犯中國領海,已經成了家常便飯。

  從歷史來看,美國從未單獨向一個大國開戰,不管是20世界的一戰二戰,還是19世紀初的英法戰爭,美國都是后來的參戰者,都是在交戰雙方精疲力竭時,加入戰場,從而獲得了最大利益。19世紀初,當時美國立國未久,還比較弱小,趁英法戰爭之機,試圖攻占英國控制的北美殖民地加拿大,反而被英國攻入首都華盛頓,吃了大虧。近年來,美國經常入侵第三世界小國,然而,就是對付伊拉克這樣的中等國家,都糾集了世界上主要國家,防止伊拉克借助他國反抗美國的侵略。由于美國的侵略行徑遍布全球,面對的是各國人民的反美斗爭,美國也不可能集中力量對付中國。

  如果發生中美大戰,即使美國不至于戰敗崩潰,也必然兩敗俱傷,沒有能力維持其遍布全球的軍事基地,以及依靠軍事威脅而維持的霸權了。甚至在上個七十年代,中國的財富生產能力還比不上美國一個零頭,僅僅主要通過輸出革命思想,就讓美國霸權受到嚴重威脅,不得不收縮兵力,包括從中國臺灣和東南亞撤軍,取消軍事基地。加上中國早已發展了具有對等毀滅美國的戰略核武器系統,美國不可能從軍事上進攻中國。筆者曾詳細分析了美國軍事進攻中國的可能性[88],斷言美國軍事進攻中國的可能性很小,即使中國主動啟動武力統一臺灣。但仍然有那么一些中國精英,對美國怕得要死,要中國人民老老實實地服從美國的領導[89]。

  9、中國應對貿易戰的措施分析

  此次中國應對中美貿易戰的一項主要國內措施是降低人民幣匯率,從而降低出口到美國和西方的產品價格,維持出口總量,防止出口下滑帶來的生產過剩危機。筆者早在中美貿易戰爆發的第二天就撰文指出,在過去一個多月,人民幣匯率已經降低5%,這足以抵消中美貿易戰美國第一項措施影響,維持了出口量和出口順差。其原因很簡單,美國政府對我國340美元商品加征25%關稅,就等于增加了我國這部分出口到美國市場產品25%成本。我們降低5%人民幣匯率,等于降低所有出口到美國市場產品5%成本,就能夠保持對美出口產品總量。到9月初,人民幣匯率已經比一個多月前低5%,比三個月前的人民幣匯率差不多低10%了(參見央行網站每日公布的匯率)。這足以保持最近美方對我國2500億美元商品征收10-25%關稅引起的出口減少問題。

  然而,人民幣匯率下降,必然導致進口商品價格上漲,使人民幣購買力下降,國內消費能力下降,一樣引起生產過剩。以進口的計算機芯片為例,人民幣匯率在年初時約為6.2元/美元,在國外市場進口的價格為100美元的芯片,其進口成本為620元,當匯率降低10%,也就是匯率變成6.82元/美元時,其進口成本就增加為682元,在國內的銷售價格就應同步上漲10%了。我國進口商品量占終端消費品總量的比例很大,以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7年統計公報為例,零售總額為36.63萬億,而進口貨物價值為12.46萬億,約占三分之一。雖然它們中很大部分是生產資料,它們的價格上漲,一樣要傳遞到最終產品價格上。也就是說,匯率降低10%,按比例估算,將使物價上漲3.4%。美國和西方各國政府確定的物價上漲率是控制在2%左右,超過3%就算嚴重通貨膨脹了。

  今年以來,我國國內物價明顯上漲過快,央行采取的措施之一,就是降低基礎貨幣發行量。按照國家央行每月發布的資產負債表,最新的8月底基礎貨幣量比最多的3月份還少1萬多億元,減少了3%以上。與去年同期比,僅增長了不到3%。這與最近20年來,每年大都超過10%的貨幣增長率無法相比。要知道,自1995年以來的20年里,央行依據外匯儲備發鈔,在貿易順差較少,依據外匯儲備發鈔的增長率達不到10%時,國家長期從美國和西方借高利率貸款,轉而用于購買美國和西方國債,每年給西方奉送的利息就高達上千億元[62],以便保證貨幣發行增長率保持在10%以上。而今年,貨幣發行年增長率不到3%,考慮到央行現在是購買商業債券發行貨幣,不僅不需要付出,而是得到利息,央行降低貨幣發行量的根本目的是為了對付過高的物價上漲率。這都充分說明,降低人民幣匯率帶來了嚴重的物價上漲。本來生產過剩,必然導致物價下跌,美國30年代的大蕭條,由于對外貿易占比很小,就是如此。然而,中國卻因精英們降低匯率,反而導致物價上漲。

  物價上漲帶來的問題,就是居民手中的貨幣貶值,能夠購買的東西就自動減少了。在生產保持去年水平基礎上,就必然導致生產過剩增加了。而實際上,我國每年的生產能力和生產量都在繼續增加,從而加重了生產過剩。

  由于國內市場遠大于出口到美國的市場,其帶來的生產過剩恐怕也遠大于美國貿易戰帶來的生產過剩。最近半年來,國內物價明顯上漲,食品和日用品價格都相繼攀升,導致很多工業商品消費下降,企業經營困難,債務猛增。著名企業家,四通公司創始人段永基在上個月召開的50人論壇上發言指出[90],“目前的經濟形勢從我接觸的民營企業,感覺到的是形勢日趨嚴重、信心大減,四個字‘哀鴻遍野’”。 10月24日,李克強總理在中國工會十七大作經濟形勢報告時指出:” 當前發展面臨的困難和外部風險挑戰增多,經濟運行穩中有緩、穩中存憂,下行壓力加大,不少企業生產經營困難,市場預期和信心受到影響”。這都說明,降低人民幣措施來應對貿易戰帶來的生產過剩,是很失敗的,它雖然能夠維持出口,卻引起國內消費能力大減,一樣導致嚴重的生產過剩型危機。

  1929年美國和西方遭遇嚴重的生產過剩型經濟危機,各國都大幅度增加關稅,保護國內市場,以便減少進口,增加國內產品銷售。美國和西方各國政府應對貿易戰和危機的的主要措施之一,就是大幅度降低匯率。當時黃金是國際貨幣。1933年羅斯福上臺時,就發布法律,強制要求老百姓將黃金交還銀行,換取美元紙幣,可不久就讓美國官方美元兌黃金價格,從1盎司黃金兌換20.67美元增加到35美元[91],相當于美元貶值70%。等于讓美國政府從美國老百姓手里免費拿走了數千噸黃金,超過當時和現在除美國之外各國政府的黃金儲備。等于從老百姓手里拿走了大量資金,降低了國內購買力,從而加重了生產過剩和經濟危機。美國在整個30年代大都處于嚴重的失業和經濟危機狀態,直到1938年,失業率還高達20%;按照美國當時的報紙報道,有大批老百姓餓死,到1941年美國參戰征兵時, 40%青年體檢不合格[92]。這說明用降低匯率對付貿易戰引起的生產過剩,是完全失敗的措施。這也是當時美國與英法等國對德意日法西斯采取妥協退讓綏靖政策的重要原因。

  另一方面,筆者早已分析指出,降低人民幣匯率,是單方面給美國政府提供收益,就是讓美國不付出任何代價,就獲得了加征的關稅,而它們都由中國老百姓承擔。

  按照美方統計,去年中國出口到美國商品共5000億美元,加征25%關稅,就可以獲得1250億美元稅款,如果中國用低人民幣匯率應對,維持出口到美國市場產品價格不上漲,從而使出口量不下降,就等于讓美國政府免費獲得1250億美元,且沒有付出任何成本,都是純粹的利潤。而美國出口到中國1300億美元,即使完全停止,考慮到成本占很大比例,利潤只占一部分,而且主要是企業的,政府通過稅收所得就更低了,因此,美國政府通過發動中美貿易戰,所得仍然比貿易戰前增加,它們都是中國提供的,是匯率降低帶來進口商品價格增加,由國內消費者增加的支出提供的。人民幣匯率降低10%,進口商品價格就增加10%,從而推動了國內商品價格的上漲,老百姓就需要更多的支出保持原有的消費水平。如果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都增加征收25%關稅,而中國只能降低人民幣匯率來應對,就等于讓美國政府每年從中國老百姓頭上征收的這些關稅,從而讓美國政府每年從中國人頭上獲得上千億美元稅收收入。8月初,環球網發表文章,嘲笑特朗普上臺發動貿易戰,不但沒有實現減少逆差的目標,反而讓美國逆差增加了,卻不知,美國的真正目標不是特朗普公開宣傳的削減逆差的目標,而是借貿易戰獲利。否則美國早就可以以操控匯率指控來限制其他國家采取這樣的對策,實現他們的目標了。

  因此,中國當前應對貿易戰的兩項措施之一,降低人民幣匯率,不是反擊美國,而是免費給美國奉送更多的經濟利益。這也是美國不斷加大貿易戰范圍,從7月6日征收340億美元商品到9月24日增加到2500億美元的主要原因。

  低貨幣匯率本是美國精英拿胡蘿卜和大棒推銷的毒藥。每當一個國家遭遇經濟危機,向美國精英及其控制的機構,如世界銀行,世界貨幣基金組織求助時,美國就會要求求助國實施華盛頓共識政策,否則就不會提供貸款給求助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給受援國提出的經濟改革方案的三個主要要求之一是降低匯率[93]。東南亞拉美金融危機爆發,各國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求助時,當時該組織就指責各國匯率高估,要求降低匯率。華盛頓共識第五條政策[94],就是公開要求他國政府干預匯率市場,實施低貨幣匯率政策,其推銷的理由是可以通過擴大出口,增加生產。問題在于增加生產,并不一定等于增加本國老百姓福利,而低貨幣匯率政策,已經嚴重損害國民利益了。讓中國降低匯率,就等于讓西方貨幣升高匯率,實質上就是與西方實際實施的匯率政策是相反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供的統計數據表明,西方各國都是實行高貨幣匯率的[95]。

  匯率偏低,導致出口產品價格下降,出口增加,從而增加外國貨幣;同時進口價格偏高,使進口產品價格增加,從而減少進口,也推動增加外匯儲備。我們的人民幣匯率明顯過低,年年大量貿易順差,使外匯儲備不斷增加,就是證明。貿易的本質是物物交換,低貨幣匯率就是政府強制降低物物交換比例,拿更多的物資換回較少的物資,同時增加拿物資換西方印制的貨幣欠條。按照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米德的理念[96],“國際經濟政策的基本問題之一,是找到有效的方法以使一個國家收支為大量盈余或嚴重赤字的國家能夠恢復它的外部平衡”。低人民幣匯率也明顯偏離了米德的觀點。雖然美國政客經常威脅,要求中國提高人民幣匯率,卻從沒采取實際行動。另一方面,卻是采用胡蘿卜加大棒,要求各國實施,包括中國實施低人民幣匯率政策[97]。人民幣低匯率,美元就是高匯率。美國要求我們低匯率,而它采用高匯率,這說明,美國推銷的政策與美國執行的之策是相反的。

  等到對手的經濟適應了新的低貨幣匯率了,美國精英又會指責對手操縱匯率,要求提高匯率,威脅對手在其他方面讓步。當真正的貿易戰打響了,美國精英卻往往忽略了對手降低匯率的對策,這是歷史上曾經經常采用的對策,是學術界眾所周知的對策,然而卻是最愚蠢的對策之一,就像這次中美貿易戰,已經過去100多天,美國精英們絕口不提中國降低人民幣的應對措施。正是因為中國采取降低匯率的方式應對美國的貿易戰,使美國單方面獲利,不能真正反擊美國,才推動美國進一步加大加征關稅的范圍。

  應對美國發起的貿易戰的正確措施是調整分配。我國消費僅占產出30%左右,不到美國和西方一半,其根本原因是普通勞動者收入占產出比例太低,從改開前69%逐年下降,到最近幾年下降到只有41%,同樣不到美國一半,而且分配嚴重不均。大部分產出都被資本家拿走,主要被控制了產業鏈的美國和西方資本家拿走。如果我們能借鑒美國和西方的經驗,大幅度提高最低工資,讓普通勞動者收入增加,就能增加國內消費,從而解決生產過剩問題。此時我們不但不需要降低人民幣匯率來擴大出口,而是增加人民幣匯率,擴大進口,同時減少出口和增加出口價格,這必然讓美國和西方物價上漲,讓西方消費者付出代價,推動美國和西方民間對其政府施壓,才能真正推動美國精英停止貿易戰。例如,10月14日特朗普接受CBS王牌欄目60分鐘訪談,回答繼續貿易戰理由之一就是物價并沒有上漲[98]。

  由于美國出口到中國的很多產品是不可替代的,如計算機芯片等,此前美國宣布對中興公司禁售,就導致中興公司無法經營,不得不接受美方要求,接受美方處罰,同時讓美方派人監督公司經營,就是很好的證明。因此,中方對美國商品征收25%關稅,對美方出口到中國產品的影響很小。另一方面,近年來,美國制造業一直在萎縮,最近幾年,已經基本不生產工業消費品了。到2017年,制造業雇傭的勞動力僅占美國11%,比美國政府雇傭的勞動力還少近一半;制造業產值也僅占美國國內產值11.6%,而對中國出口僅占美國制造業6.8%,如以美國統計的出口到中國產品額,則僅有5.7%,也就是說,即使完全停止對中國出口,也僅影響到美國0.6%經濟。這也說明,對等對美國商品征收關稅,并不能對美國經濟產生明顯影響,相反卻增加進口產品物價,帶來國內物價上漲。

  以上分析,并不需要很高深的經濟學理論。精英們之所以采用單純有利于美國和西方的政策,不敢針鋒相對地采取措施,讓美國付出代價,其根本原因是不敢得罪美國和西方,擔心西方公開敵視中國,重新經濟封鎖中國,甚至對中國發動戰爭。精英們希望西方能夠接納中國稱為西方一員[99],從而可以和平發展。問題在于,西方聯盟內部就矛盾重重,對外壓力較小時,內部就戰爭不斷,而且戰爭強度和廣度都遠超其他國家,例如一戰和二戰。二戰美國動員了1200萬軍隊,占人口10%,如果加上軍事物資生產,則占人口30%,占勞動力50%以上;而中國最多不過在1%左右。二戰后,面臨蘇聯和第三世界國家的覺醒,不得不聯合起來,組成聯盟,掩蓋了內部矛盾。幻想加入美國陣營,就能夠避免矛盾和斗爭,不過是幻想。正是因為單方面對美妥協退讓,讓美國不斷獲利,才是美國不斷加大貿易戰力度的根本原因。這就象日本侵略中國,中國不抵抗,讓日本幾乎沒有付出代價就占領中國東北,從而不斷擴大侵略范圍一樣。

  10.中美國模式分析

  就現實來看,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生產了世界上大多數工業產品,可以說,擁有最多的財富,應對美國發起的貿易戰,本應不費吹灰之力。然而,中國精英卻將這些財富中的大部分免費交給美國和西方,其主要措施包括,第一,優惠引進外資,讓美國和西方資本家印鈔控制中國經濟資源,掌控中國經濟成果的分配權,尤其是通過控制產業鏈,拿走大部分產業利潤。第二,低貨幣匯率,低價賤賣自己的產品,高價進口美國和西方的產品,等于免費奉送了大量經濟成果給西方。第三,出口退稅補貼西方消費者,一樣是奉送成果給西方;第四是依據低工資比較優勢理論,幫助西方資本家壓制本國勞動者收入,讓西方資本家拿走更多經濟成果。

  在當今世界,最荒唐可笑的事情,就是中國精英們將手里的財富看成是燙手的山芋,要千方百計將它們送給美國和西方,送給實際將他們當成戰略敵人的對手,唯恐這些財富落在自己手里變成廢物,為此制定多種優惠政策,誓將它們換成西方印制的不斷自動貶值賴賬的不兌現欠條。他們心目中的執念之一就是要不斷增加貿易順差,換取西方印制的不斷自動貶值賴賬的貨幣欠條,甚至將貿易順差的增長看成是經濟發展的動力,列入統計,將生產出來的產品統統換成西方的貨幣欠條。貿易戰爆發前后,美國精英要增加關稅,減少從中國進口,精英們就增加降低匯率,保持商品在美國市場上的價格不上漲,以保持對美出口量,同時讓美國不需付出任何代價,就獲得了關稅,等于中國增加向美國交關稅,唯恐減少出口物資給美國人,經濟就出大問題了。

  如果將這個世界簡化為只有中美兩家,美國就是一個不事生產,每天開動大炮和軍艦耀武揚威的惡霸,而中國則是每天辛勤勞動,生產了中美兩家需要的物資。雖然美國并非有多強大,中國在武力上完全能夠對等毀滅的能力,然而,主流的中國精英卻公開主張服從美國領導[89],甘心情愿地拿生產的物資換美國人印制的不斷自動貶值賴賬的貨幣欠條,甚至將大量工廠也換給美國人,讓美國人來分配中國的勞動成果。從美國購買先進的技術,成為少數精英所看著的最重要理由,但實際上,中國技術的進步主要來自國內的努力,即使能夠買入美國的技術,也是中國在技術上的突破,讓美國無法在借助他們的技術壟斷獲利了,是為了抓住最后一點利用價值。這種中國負責生產,美國負責消費的中美國,一直在消耗中國所剩無幾的資源,是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的。然而,它卻是精英們十分欣賞的模式,通過主流媒體宣傳強制推行。

  最近更是出臺政策[100],要增加出口退稅,讓出口商降價出售商品給西方,補貼西方消費者。如果說,這些措施是增加出口,減少生產過剩,本就是一種錯誤的觀念,因為這會導致低價賤賣出口,減少國內市場物資供應,一樣導致物價上漲,使居民購買力下降,從而帶來生產過剩,不但不能解決生產過剩,而是加重生產過剩。最近幾年,中國每年用于出口退稅的支出都超過上萬億元,早已成為政府最大一項開支。如果將出口退稅的支出用于補貼國內低收入者,必然能增加國內消費,減少生產過剩。對比2008年美國發生金融危機,居民收入減少,第二年美國精英將70%政府收入用于補貼底層老百姓,甚至不惜增加相當于當年國民產出11%的政府債務,根本不考慮增加出口退稅來增加出口的方法。

  上個世紀30年代,德國面對貿易戰,雖然有巨大的戰敗賠款壓力,也不能向殖民地轉移生產過剩,卻因大幅度提高工人待遇,讓普通工人買得起小汽車,從而迅速擺脫危機,僅幾年時間,就從一個經濟崩潰的戰敗國成長為經濟強國和軍事強國。當時美國羅斯福新政,開始調整分配,但力度太小,使得美國難以擺脫危機。但到二戰結束時,面對上千萬士兵復員,軍火工廠大面積停工,失業率高達50%,加上戰爭給政府增加的巨額債務,反而通過在戰爭期間實施的分配調整而輕易解決。此時美國勞動者收入增加到占國內產出80-90%以上,美國資本所得不到國民產出的20%。致使美國稅收主要來自個人,占稅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國政府對高收入者的稅率,最高達94%,也就是說,收入達到一定額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給美國政府。政府從高收入者大量收稅,不僅可以用來償還政府債務,而且可以用來補貼低收入者消費,從而極大地解決了生產過剩。這也是戰后美國經濟持續發展70余年的重要原因。

  從經濟學原理來看,貿易平衡或者通過本國貨幣進口物資的貿易逆差,才是有利本國利益的[101],也是西方各國政府真正遵從的原則[95]。如果一直對外貿易順差,我們也就沒有機會使用賺來的外匯,出口產品就等于免費奉送給西方了。如果美國對外貿易是順差,就不可能使用美元凈進口產品,也就不可能產生美元霸權,并因此而獲利了。如果各國都是貿易平衡,美國和西方也就不可能實現貿易逆差而獲利了。此次中美貿易戰,美國對中國商品增加關稅,不僅使相關商品在美國國內價格上漲,損害美國消費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來自中國商品,其產業鏈利潤大都被美國資本家拿走,也嚴重損害美國資本家利益,它們都是中國低價賤賣奉送的。對中國來說,減少低價賤賣出口帶來的貿易順差,就是減少損失。只是主流經濟界在美國意識形態經濟學指導下,追求不利中國的貿易順差,從而無原則地犧牲貨幣和經濟主權,才讓美國用它來威脅中國獲利。

  11、中美國模式形成的根源與未來趨勢

  然而,精英們并不這么想。按照某精英公開的說法[102],“中美經濟關系有點像夫妻,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雖然也有吵架,有分歧,但是都必須增進了解,增強互信,培育共同的生活基礎。 我們兩家不能走離婚的路,像鄧文迪和默多克,代價太大了” 。而且一直堂而皇之地放在人民網上[103],要讓世人廣泛認識到,他們和美國精英是一種夫妻關系。按照外交部一位高官公開的說法,“當前中美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交融格局,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誰也離不開誰”的利益共同體。

  面對特朗普發起的貿易戰,特色精英們則通過降低人民幣匯率;增加出口退稅來幫助美國人穩住物價和經濟,免費給美國政府提供關稅,給美國消費者提供補貼,而讓中國老百姓來承擔支出,不敢讓美國付出絲毫代價,以免激起美國精英的怒火。

  特色國的指導理論是馬克思主義,按照馬克思主義理論,經濟是基礎,特色中美國經濟基礎已經形成,逐步發展成為軍事中美國、政治中美國、文化中美國,也就順理成章了。在文化領域,精英們通過近四十年的西化宣傳,早已形成了一種觀念,就是在精神上和思想上被西方俘虜,將美國精英看成是高高在上的引路人,按照美國精英的要求來行動了。在特色國,很多精英公開宣傳,美國是引領人類走向未來的領袖,是人類的希望和燈塔,在網上,很多網民用燈塔國代指美國。美國精英早已成為文化中美國的主宰了。參見本人文章,《近40年西化宣傳的惡果:精英們精神上被俘虜,自甘劣等》[104]。

  在軍事領域,讓人奇怪的是特色國的一大特色[105],就是美艦一面侵犯中國領海,一面又受邀到香港、湛江、上海、青島等地軍港休整,與民同樂,讓不遠萬里而來的美國艦隊海軍官兵得到休息。媒體報道稱,在海上航行時間過長,會導致人發瘋發傻,登陸休息是恢復海軍戰斗力的最好方式。因此,這恐怕是中美國精英們的安排,其真正原因,恐怕是要形成軍事中美國,達到美國軍艦可以自由地進出中國領海,不受任何限制。形成軍事中美國,也就成為必然,這難道是精英們早在十幾年前或者更早些時候就設計好的,是一盤頂層設計的“中美國”大棋的一部分?因此,所謂中美貿易大戰,也許不過是中美精英要借此形成更加緊密的中美國,讓中國精英好有借口將中國主權更多地交給美國精英。

  當然,中國精英內部也有反對的聲音,這也是中美國還未徹底形成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是,從變化趨勢來看,最近中國交出經濟主權的速度明顯加快了。最近更是連口頭上宣傳中國成就的“我的國厲害了”都遭到崇美派精英們的口誅筆伐而偃旗息鼓。不管怎么說,現在公開質疑這一妥協投降路線的中美國模式,還屬于政治不正確。政府內部,不管是左派還是右派,都甚少公開質疑;而公開主張加大妥協退讓的聲音,卻不斷爆出。不久前主流經濟界高官和高參召開50人會議,高度評價當前路線,甚少反思特朗普上任以來的對策,這本來就是他們主持推進的,他們還在期待與美國的“共贏”。考慮到美國精英一貫采用進兩步退一步,打一巴掌給個棗的方式和策略,欺騙中國,他們所期待的“共贏”,會在不久之后又會重現,繼續他們念念不忘的中美國模式,只是美國套在他們脖子上的繩索更緊了,他們反抗的決心就更難下了。

  民間也甚少認識到,當前中美國模式的危害。即使有少數質疑者,也被網絡巨大的信息量所淹沒。對比舊中國時代,蔣記國民政府對日占東北,公開宣布采取不抵抗政策,其危害十分明顯,公開反對者包括武裝反對者不絕如縷。面對持續不斷的各地軍事武裝反抗,蔣記國民政府仍然采用各種謬論,包括指望美國論,國聯干涉論,三日亡國奴,攘外必先安內論等,忽悠了很多人,通過軍事鎮壓堅持了近6年。

  精英們盲目迷信美國和西方,其根源是美國在近代以來在文化侵略方面的投入,培養了大批崇拜美國的精英。美國著名記者白修德早就指出[32],“重慶民國政府的所有官員,無論男女,并不是被美國人征召,供其驅使了,是他們自己主動追求美國的思想和方式”。筆者曾發表學術文章[95],論證我們的主流經濟金融專家們所秉持的觀點,基本來自美國的意識形態經濟學教科書,而與美國培養人才的金融和經濟教科書的論點,以及美國和西方政府實際實施的政策基本是相反的。然而,精英們卻重用這些漏洞百出的經濟學家,究竟是別有用心,還是真的被愚弄?

  根本原因是他們早已在精神上和思想上被西方俘虜,將美國精英看成是高高在上的引路人,按照美國的要求來行動了。例如,中國在2009年哥本哈根氣候會議上承諾到202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當時中國人均排放不到美國四分之一。而美國總統奧巴馬雖然承諾2020年美國碳排放量在2005年的基礎上減少17%,但事后并沒有得到美國國會批準,成了一紙空文。問題是,在這樣的承諾下,中國人均允許排放的溫室氣體不到美國五分之一,等于承認歧視性的排放分配。當時發達國家劃定了8000億噸的全世界碳排放總量限制,然后自己要先劃走44%,剩下56%留給占全世界人口比例83%的發展中國家,包括中國,等于人均排放量是發展中國家包括中國的3.83倍。在會議上,精英們曾經提出一個中國人均排放等于西方80%的要求,根本就不敢提與美國平起平坐,擁有相等的人均排放量,仍然遭到西方反對,精英們也不敢反抗,仍然自愿作出承諾,默認就該被西方大幅度歧視,連讓西方減少一點歧視的勇氣也沒有。

  到了2015年巴黎會議,情況并無很大變化,中國承諾到203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直到2016年9月,美國總統奧巴馬正式批準加入巴黎協定,承諾到2025年,美國碳排放量在2005年基礎上減少26%到28%。但還沒等到國會批準,新上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就宣布作廢了。即使兩國都批準,美國人均排放量仍然將是中國的4倍以上,仍然是一個高度不平等的協議,一個高度歧視中國人權的協議。精英們仍然默認這種歧視,甚至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退出以后,仍宣布將遵守承諾。

  2017年5月,中美通過了在中美全面經濟對話機制框架下推進中美經濟合作百日計劃,達成了十項協議,基本上是中國單方面承諾開放主權,包括開放金融、開放投資和開放農業;美方不需要對等承諾。過去蔣介石時代,中美簽訂協議,起碼在字面上還是平等的,是雙方對等的承諾,不平等的是實質內容。但是,現在精英們連追求字面上的平等都不敢了,只能按照美國的單方面要求行動了,這是何等的悲哀?

  更加悲哀的是,即使精英們作出這樣的不對等承諾,還要經常被美國指責,精英們還常常以為是自己的錯誤,只敢作無辜辯解。例如,在貨幣方面,精英們早就承諾美元可自由兌換人民幣了,而我們拿人民幣去換美國人的美元,是很難換到的。但是美國精英和媒體仍然經常指責人民幣不可兌換,同時要求美國人拿人民幣也可以從精英們手里自由地換到美元,等于讓精英們被動地參與貨幣兌換,完全交出貨幣兌換國家主權。而精英們則天天在主流媒體上檢討人民幣是不可兌換的,宣傳美國精英要求的人民幣可自由兌換,而且將美國的無理要求當成金融改革的最終目標,承諾和推進這樣的金融改革。2015年10月在接見美國前財長鮑爾森表示“沒有開放就難有金融改革,沒有改革,中國的金融企業也很難有競爭力。我可以向你肯定,金融改革步伐不會停。我們會一步一步來,但決不允許‘進一步、退兩步’。”向美國精英承諾,要按照美國指定的目標進行金融改革。

  在人民幣匯率方面,也是如此。精英們按照美國拿胡蘿卜和大棒推銷的華盛頓共識第5項要求干預人民幣匯率,實行低人民幣匯率政策;中國的精英也很清楚,他們是按照美國精英要求,通過政府操縱實行了低人民幣匯率政策,但卻很少被公開報道。另一方面,美國精英公開方面則經常指責中國政府操縱匯率,要求中國政府升高人民幣匯率,還經常揮舞懲罰的大棒,卻從未真正實施,而中美主流媒體則大肆報道,更有喜感的是,中國精英會經常辯解沒有干預匯率,人民幣匯率不低。例如,2010年3月14日,某精英答英國記者說,“我認為人民幣的幣值沒有低估。反對用強制的方法迫使一國匯率升值。”從整個畫面來看,就是中美精英在合演雙簧,愚弄兩國的老百姓。難怪哈佛大學弗格森教授稱之為中美國。

  在低人民幣匯率下,我們低價賤賣產品,高價進口美國產品,從而給美國奉送了大量財富。在中美精英雙方合演的雙簧里,中國單方面給美國免費輸送了大量財富,形成了中國生產,美國消費的中美國模式,美國人過上了不勞而獲的富裕生活,遠超殖民地時代,但中國精英卻成了經常受美國精英指責的對象,像個經常犯錯誤的小媳婦,被動地為自己的行為辯解,而且這方面例子數不勝數,諸如貿易爭端、南海爭端;人權爭端等等。這些都充分說明,精英們的思想,基本上被美國精英控制,只能盲目聽從美國精英指揮。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當我們唱起這首莊嚴的國歌時,我們并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是真正地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事實上,在民國以前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通過直接侵略的方式把中國變成西方的半殖民地的時候,中華民族還沒有真正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因為這些侵略者的行為很容易被全體中國人所識別,繼而激發全體中國人救亡圖強的義舉。王世保先生在2009年早已指出[106],真正“最危險的時候”恰恰就是現在,就是一大批身居廟堂之上操控國家政策的精英們正在力圖把中國變成美國附庸的時候。這些所謂的“精英”是我們國家這幾十年來自己培養的掘墓人,與那些直接的侵略者相比,他們對全體中國人民更具有欺騙性和迷惑性。這些所謂的“精英”正在把中國變成美國的附庸,成為實現美國國家利益的工具。

  當前形勢下,草民對中國精英們將要采取的行動的預測,也就不言而喻了。由于人的行為是很難預測的,本文的預測,也可能全部落空。悲觀的估計,也許很多年(20—50年?)以后,當中國的資源耗盡,生產基礎和基本生存條件被極度惡化,經濟命脈被美國和西方基本控制,美國就會實施真正的經濟封鎖,引發中國難以解決的物價飛漲,導致經濟崩潰,也許國人才能夠真正理解這個時代中美國模式對國家和人民的危害,才能有所行動。

  摘要:

  本文回顧了美國歷史上對中國的戰略定位,是一直將中國當作最重要的戰略對手。美國在不同歷史階段,針對中國采取了不同策略,舊中國時代,表面上積極援助民國政府,實則通過文化侵略和暗中支持日本侵略中國,極大地削弱了中國,包括通過內外戰爭造成數千萬人的傷亡,外蒙領土喪失。新中國建立后,則公開封鎖威脅中國,在越南和朝鮮發動的針對中國的戰爭,遭受極大損失,僅在朝鮮戰場,就被消滅225萬,到七十年代,就陷入物價飛漲,經濟瀕臨崩潰的困境,不得不改以接觸和文化侵略對付中國了。通過從舊中國時代開始的文化侵略,控制中國精英的思想,讓中國接受美國印鈔購買中國工廠,占有和消耗中國經濟資源,形成中國負責生產,美國負責消費的中美國模式。然而,國內上下卻自豪于為西方服務的生產能力提高,仍然鐘情于這種模式,面對特朗普不斷升級的訛詐,一直在妥協退讓。本文預測,由于對此有深刻認識的國人太少,在相當長時間內,難以發生實質性變化。

  參考文獻:

  1. Pence, M., Vice President Pence Intimidated China, Oct 4 2018 | Video | C-SPAN.org https://www.c-span.org/video/?452478-1/vice-president-pence-intimidated-china,中文譯文:美國副總統彭斯演說全文 -http://www.nhjd.net/thread-305385-1-1.html, U.V.P. Pence, Editor. 2018: Hudson Institute.

  2.社評:面對美國變臉,中國首先應穩住陣腳_評論_2018.10.5,環球網 http://opinion.huanqiu.com/editorial/2018-10/13181063.html. 2018.

  3.郭媛丹 and 劉皓然, 不能讓中國繼續“強奸”美國, in 環球時報. 2016.

  4.吳旭. 特朗普對華政策十大高參 https://www.guancha.cn/WuXu/2018_10_06_474421.shtml. 2018.

  5.黃衛東. 貿易戰給中國增加的兩條新絞索與中美夫妻論_大地0268_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aebb22000102yezk.html https://www.cchere.net/article/4363187. 2018.

  6.傅瑩. 中美今天的選擇決定未來兩國關系 https://www.guancha.cn/fuying/2018_09_12_471706.shtml. 2018.

  7.特朗普:中國人日子過得太好也太久 以為美國人愚蠢_網易新聞http://news.163.com/18/1011/22/DTSECCP10001875O.html. 2018.

  8.奧巴馬, 香港鳳凰衛視報道, 2010 年5 月,奧巴馬在白宮接受澳大利亞電視采訪時說: “如果十多億中國人口也過上與美國和澳大利亞同樣的生活,那將是人類的悲劇和災難,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將陷入非常悲慘的境地。美國并不想限制中國的發展,但中國在發展的時候要承擔起國際責任。中國人要富裕起來可以,但中國領導人應該想出一個新模式,不要讓地球無法承擔。” 奧巴馬訪問澳大利亞前接受記者采訪_視頻在線觀看 -http://www.56.com/u45/v_NjU4Mzg2NDI.html2010.

  9. Reich, R.B. Why Wages Are Going Nowhere,2018.7.30 http://robertreich.org/post/176455419725. 2018.

  10.吉爾德朱潮麗, 占領華爾街 : 99%對1%的抗爭. 2012: 中國商業出版社.

  11.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數據庫,Table 6.4D. Full-Time and Part-Time Employees by Industry https://apps.bea.gov/itable/index.cfm. 2018.

  12.于金翠. 特朗普首次國會演說提中國,中國外交部這樣回應_國際新聞_環球網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7-03/10228628.html. 2017.

  13.吳旭, 大風哥:我用親身經歷告訴你,美國對華負面看法從何而來 https://www.guancha.cn/WuXu/2017_06_16_413538_s.shtml. 2017.

  14.呂玉新, “殺光中國人”言論背后的陰魂. 世界知識, 2013(24): p. 49-49.

  15.董旭午, 由“美國兒童討論債務危機”想到的. 華人時刊(校長), 2014(z1): p. 11-11.

  16.中原茂敏著, 大東亞補給戰. 1984: 北京:解放軍出版社. p. 69-72.

  17.李長久 and 施魯佳, eds. 中美關系二百年. 1984, 新華出版社. p. Pages.

  18.金仲華等著, 1938年的世界. 戰時出版社. p. 92.

  19. US_BUREAU_OF_CENSUS, HISTORICAL STATTISTICS OF THE UNITED STATES, COLONIAL TIMES TO 1970. 1975,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p. 903.

  20.章百家, 中美結盟與美國租借物資援華——為抗日尋求外國軍事援助的經歷之三. 百年潮, 2004(11): p. 20-27.

  21.陶文釗編, 反法西斯戰爭時期的中國與世界研究 第6卷 戰時美國對華政策. 2010: 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 p. 317.

  22.章慕榮, 日本侵華時期國民政府陸軍武器裝備建設之考察,第35頁, in 南京政治學院軍事歷史專業. 2004.

  23.陳謙平著, 民國對外關系史論 1927-1949. 2013: 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p. 393-395.

  24. Hofstadter著;郭正昭譯, R., 美國思想中的社會達爾文主義.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25. Stannard, D.E., American Holocaust: Colombus and the Conquest of the New World       1993: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6. Thornton, R., American Indian Holocaust and Survival : A Population History Since 1492. Civilization of the American Indian Series. Vol. 186. 1990: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27. US_BUREAU_OF_CENSUS, HISTORICAL STATISTICS OF THE UNITED STATES, COLONIAL TIMES TO 1957. 1961,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p. 7,683.

  28.(美)津恩著;浦國良等譯, 美國人民史 第5版. 2013: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p. 253.

  29.(菲)A.格雷羅著;陳錫標譯, 菲律賓社會與革命. 1972: 北京:人民出版社.

  30.劉明福, 解放軍為什么能贏:常勝之師戰略戰術全解密. 2012: 人民武警出版社. p. 109.

  31.美國國務院編, 美國與中國的關系(白皮書), in 中美關系資料匯編第一輯. 1949, 世界知識出版社: 北京. p. 84.

  32.白修德著, 追尋歷史 一個記者和他的20世紀,書摘|抗戰烽火里的重慶:蔣介石偏愛留美精英?_網易新聞http://news.163.com/17/1124/08/D40C7LJO000187UE.html. 2017: 北京:中信出版社.

  33.夏征農, 大辭海,中國近現代史卷. 2013: 上海辭書出版社. p. 379.

  34.黃仁宇, 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 2008: 九州出版社. p. 321.

  35.陶文創, 中美關系史. 1999: 上海人民出版社. p. 73.

  36.唐家璇, 中國外交辭典. 2000: 世界知識出版社. p. 730.

  37.管建強, 美國處分釣魚島群島、琉球群島嚴重違反國際法. 東方法學, 2012(06): p. 104-113.

  38.姚安濂, [大揭秘]“駝峰航線”的悲慘故事_大揭秘_視頻_央視網http://tv.cntv.cn/video/C33859/8492fb84c7973ddd298396f60a4e5c44, https://www.iqiyi.com/v_19rro24kfc.html. 2012.

  39.張文木. 司徒雷登其人其事- https://www.guancha.cn/ZhangWenMu/2013_11_22_187466.shtml. 2013.

  40.林虎主編,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兵種歷史叢書 空軍史. 1989: 北京:解放軍出版社. p. 53.

  41.哈里·杜魯門著, 杜魯門回憶錄 下. 2007: 北京:東方出版社. p. 424,481.

  42.孟濤, 關于朝鮮戰爭中美軍實施細菌戰的再考察. 當代中國史研究, 2013(05): p. 33-40+125.

  43.外交部, 我外交部發言人發表聲明嚴斥麥克阿瑟及奧斯汀無恥讕言. 人民周報, 1950. 1950(7): p. 4-8.

  44. Austin, W.R., U.S. Plane May Have Strafed China, in Pittsburgh Post-Gazette. 1950.

  45.潘一寧著, 中美在印度支那的對抗 1949-1973 越南戰爭的國際關系史. 2011: 廣州:中山大學出版社.

  46.(新)尼古拉斯·塔林主編, 劍橋東南亞史 第2卷 19世紀至20世紀. 2003: 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 p. 476-477.

  47. Kaiser, D.,美國悲劇 肯尼迪、約翰遜導演的越南戰爭,邵文實,王愛松譯. 2001, 北京: 昆侖出版社. p. 518.

  48. Chomsky, N.,反思肯尼迪王朝,童新耕譯. 2005, : 上海譯文出版社.

  49.(日)正村公宏著;上海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日本經濟研究室譯, 戰后日本經濟政治史. 1991: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p. 685-686.

  50. U-2偵察機,https://zh.wikipedia.org/zh-cn/U-2%E5%81%B5%E5%AF%9F%E6%A9%9F.  2016.5.2].

  51. Majumdar, D. Sources: USAF to kill block 30 Global Hawks, http://www.defensenews.com/article/20120125/DEFREG02/301250010/Sources-USAF-Kill-Block-30-Global-Hawks?odyssey=tab%7Ctopnews%7Ctext%7CFRONTPAGE. 2012 25 January 2012; 25 January 2012].

  52. Friedman, M.,貨幣的禍害,安佳譯. 2008, 北京: 商務印書館. p. 182-195.

  53.田小文等主編, 外國兵役制度概覽. 1997: 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 p. 7.

  54.王曉德, 試論冷戰后美國對外“輸出民主”戰略. 世界經濟與政治, 1995(12).

  55.陳新江, 九一一事件之后美國意識形態輸出戰略研究. 2017, 遼寧大學.

  56.周小兵, 必須高度警惕和防范"顏色革命". 紅旗文稿, 2016(4): p. 34-37.

  57.李艷艷, 美國網絡意識形態輸出戰略沒有變. 理論導報, 2017(7): p. 8-10.

  58. USApple, Apple - Investor Relations - Financial Information https://investor.apple.com/investor-relations/financial-information/,蘋果公司公布的10-K Annual Report. 2018.

  59. Ferguson, N.,貨幣崛起,高誠譯. 2009, 北京: 中信出版社.

  60.黃衛東. 對外貿易順差真的對中國有利,對美國不利?_搜狐財經_搜狐網http://www.sohu.com/a/241026280_425345. 2018.

  61.美國財政部, 美國國債持有國家及數量 http://www.treasury.gov/ticdata/Publish/mfh.txt 美國財政部, Editor. 2015.

  62.黃衛東. 增發人民幣應購買物資,而不是外匯--從我國借高利率貸款買美國國債談起. in 中國經濟新常態:特征與趨勢”研討會暨中國經濟規律研究會第25屆年會,2015.5,全文: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47731. 2015. 吉林長春.

  63.黃衛東. 評特朗普要對中國發起貿易戰與中國的應對 -  - 草根網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88620.html. 2017 2017.1.25.

  64.黃衛東, 新協議是中國單方面承諾開放主權的不平等協議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7/05/2712/272124789204.html. 2017.

  65.黃衛東. 評中美貿易戰中方的三項新政策 - 民族復興網 - 手機版 http://www.mzfxw.com/m/show.php?classid=15&id=105021&style=0&cpage=0&cid=&bclassid=4. 2018.

  66.陳德銘. 商務部:陳德銘在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期間接受中央電視臺專訪. 2011; Available from:http://www.mofcom.gov.cn/aarticle/ae/ai/201111/20111107831725.html.

  67.洛茵, 11項金融開放措施精確到點,另參見:易綱宣布11項金融開放重磅措施-中國社會科學網http://www.cssn.cn/jjx/jjx_gdxw/201804/t20180412_4032357.shtml. 商業文化, 2018(11).

  68.任澤平, 中美聯合聲明:達成共識,守住底線,尋求共贏,避免最壞情形_搜狐財經_搜狐網 https://www.sohu.com/a/232261587_467568. 2018.

  69.楊榮珍, 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精解. 2001: 人民出版社. p. 30.

  70.世界知識年鑒. 2013: 世界知識出版社. p. 1167.

  71.解禁就萬事大吉了?美國安插在中興的“監管員”,權力多大你知道嗎?_中產必讀-慢錢頭條http://toutiao.manqian.cn/wz_Nrc1i0SaV.html. 2018.

  72.石巖. 世界貿易組織終裁稀土案中國敗訴 中方表示遺憾-中新網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4/08-08/6471833.shtml. 2014.

  73.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就美國商務部將部分中國實體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發表談話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ae/ag/201808/20180802772639.shtml, 美國將44家中國企業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經濟民生-金投財經頻道-金投網 http://finance.cngold.org/c/2018-08-06/c5899690.html. 2018.

  74.陳華, 試述“中美協議”和“中德協定”. 法學雜志, 1992(05): p. 17-18.

  75.美帝國主義侵華罪行錄. 1965: 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 p. 91.

  76.郭根山, 走上大國復興之路:改革開放前的中國工業化. 2009: 河南人民出版社. p. 143.

  77.世界銀行經濟考察團, 中國: 社會主義經濟的發展. 1983: 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 p. 3.

  78. world_bank,世界銀行wdi數據庫 1960-2014   http://databank.worldbank.org/data/reports.aspx?Code=SP.DYN.LE00.IN&id=1ff4a498&report_name=Popular-Indicators&populartype=series&ispopular=y#. 2018.

  79.黃衛東, 崇美精英推行對美單方面開放的荒誕邏輯與危害,待發表. 2018.

  80. Stannard, D.E., American Holocaust: Columbus and the Conquest of the New World. 1992,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81. Homstad, D.W., Abraham Lincoln: Deciding the Fate of 300 Indians Convicted of War Crimes in Minnesota's Great Sioux Uprising | HistoryNethttp://www.historynet.com/abraham-lincoln-deciding-the-fate-of-300-indians-convicted-of-war-crimes-in-minnesotas-great-sioux-uprising.htm. American History, 2001. 2001(12).

  82. Millett, A. and P. Malsowski,美國軍事史 : For the common defense : a military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1989: 軍事科學出版社. p. 10-20.

  83. Thornton, R., American Indian Holocaust and Survival: A Population History since 1492. 1987, Norman: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84.黃衛東, 推行對美單方面開放的荒誕邏輯與危害_風聞社區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49674. 2018.

  85.洪博培. US elites mulling how to 'take China down' http://www.voltairenet.org/article172028.html. 2011; 扳倒中國 內應].

  86.劉大年撰, 美國侵華簡史. 1950: 新華書店. p. 88.

  87.美日裔司令聲稱:做好今夜對中國開戰準備 https://new.qq.com/cmsn/20160510/20160510022070. 2016.

  88.黃衛東, 科學網—美國軍事進攻中國可能性分析與對策 - 黃衛東的博文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6995&do=blog&id=1110611. 2018.

  89.汪洋, 中美經濟伙伴之路越走越寬廣——汪洋副總理在中美商業關系論壇上的主旨演講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網站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ae/ai/201412/20141200840915.shtml, 引領世界的是美國. 2014.

  90.段永基, 國內民企哀鴻遍野?專家:信心是個很大問題!_風聞社區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40388&s=fwrmhtycwz. 2018.

  91. Hudson, M.,金融帝國,美國金融霸權的來源和基礎,嵇飛等譯. 2008, 北京: 中央編譯出版社. p. 335,401.

  92. Manchester, W.,光榮與夢想 1932-1972年美國實錄 第1冊. 1978: 北京:商務印書館. p. 108.

  93.周道許, 金融全球化下的金融安全. 2001: 中國金融出版社.

  94. Williamson, J., What Washington Means by Policy Reform, in: Williamson, John (ed.): Latin American Readjustment: How Much has Happened. 1989,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Washington. p. 1.

  95.黃衛東, 美國的金融洗劫為什么能夠得逞?http://www.cwzg.cn/theory/201710/39103.html. 海派經濟學, 2017(2): p. 123-139.

  96. Meade, J.,國際經濟政策理論第一卷國際收支. 2001, 北京: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出版社. p. 3.

  97. Halper, S.,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Washington Consensushttp://www.cssn.cn/zzx/gjzzx_zzx/201310/t20131026_618487.shtml in The Beijing Consensus: How China's Authoritarian Model Will Dominate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S. Halper, Editor. 2010, Basic book: New York. p. 49-73.

  98.特朗普接受CBS欄目訪談 談貿易戰新變化 http://www.unzbw.com/cngov/2018-10/1850224.html, in 聯合早報,2018.10.18. 2018.

  99.溫家寶, 中美是伙伴非對手,也可以成為朋友, in 新華每日電訊, 2008-09-25,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08-09/25/content_10108058.htm. 2008.9.25, 新華通訊社.

  100.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 確定完善出口退稅政策加快退稅進度的措施等_國務院動態_中國政府網http://www.gov.cn/guowuyuan/2018-10/08/content_5328559.htm. 2018, 國務院.

  101. Krugman, P.,國際經濟學,第四版中文版. 1998, 北京: 中國人民出版社. p. 161,495,505.

  102.汪洋, 中美像夫妻 不能走離婚路, in 南方都市報,2013年7月12日AA22版,http://epaper.oeeee.com/A/html/2013-07/12/content_1894141.htm. 2013.7.12.

  103.汪洋. 汪洋幽默“首秀”以夫妻妙喻中美經濟關系--新聞報道-人民網http://cpc.people.com.cn/n/2013/0711/c64094-22156625.html. 2013 2013.7.11 2016.5.7].

  104.黃衛東. 近40年西化宣傳的惡果:精神上被俘虜 自甘劣等_風聞社區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46831. 2017.

  105.黃衛東. 正在形成中的軍事“中美國”---評美艦闖進我美濟礁12海里,又受邀訪問我湛江軍港 - 烏有之鄉http://www.wyzxwk.com/Article/guofang/2017/06/380458.html. 2017.

  106.王世保. [原創]奴化的中國人:國親,娘親,不如美國最親 【貓眼看人】-凱迪社區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2697090&boardid=1. 2009.

相關文章
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乐游棋牌APP 体云南时时 正规分分彩平台app下载 极速赛计划 免费彩票计划软件app 全网最精准三肖中特 iphone捕鸟达人 老时时个位走势图 河南福彩幸运一幸运二 足球任选9场奖金一般多少 im体育有没有净胜球或者让平 极速时时计划骗局 辽宁风彩35选七官方福彩 浙江体彩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