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張志坤:中俄聯合將產生怎樣的戰略影響

2019-06-10 14:16:09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張志坤
點擊:   評論: (查看)

timg (23).jpg

  以習主席隆重訪俄并簽署兩份重要戰略文件為標志,中俄兩國開啟兩國戰略關系的“新時代”,雖然并沒有實質性地結盟,但中俄兩大國共同邁開了他們更深更大戰略聯合的新步伐,其影響與沖擊力仍然不容低估,對此,一切有頭腦的人都不會等閑視之,都睜大眼睛予以高度注意。

  具體地說,中俄兩國之間的戰略新聯合將產生哪些值得注意的戰略影響呢?

  首先,中俄兩國“新時代”戰略關系將進一步保障兩國各自的安全

  現如今中俄兩國的戰略安全都面臨極大的挑戰。從軍事層面而言,中導條約被美國廢除,第二階段限制進攻性戰略核武器協定也岌岌可危,俄羅斯的戰略核保障的根基因此發生動搖,而中國遭遇毀滅性核打擊的危險更大,特別是當中國拒絕參加美國所提議的中美俄三國限制戰略武器談判之后,這種危險更在急劇加速。現如今令人驚心動魄的戰略危險在于,中俄兩國的戰略打擊武器加在一起也不及美國,而兩國的戰略核武器防御能力更是被美國落得很遠,這種狀況十分危險;從經濟與技術安全層面而言,俄羅斯面臨美國愈加廣泛和愈加嚴厲的經濟制裁,尤其是作為其支柱產業即石油天然氣出口面向歐洲的部分有被美國扼殺的危機,中國則正遭受美國的經貿打壓與高技術圍剿,并迅速在向更廣闊的領域蔓延,使中國的能源安全、高技術安全面臨十分嚴峻的局面。在這種情況下,中俄兩國加大與加深戰略聯系的力度與步伐,將給兩國各自的戰略安全提供一份有效的保障,同時也使兩國在面對霸權的挑釁訛詐的時候也更有底氣,僅僅在當前,就能顯著增加同美國打交道抗衡霸凌的砝碼與資本,俄羅斯的大豆與大飛機技術就足以支撐中國彌補對美經貿關系的突出短板。

  第二,中俄新戰略聯合將在相當程度上改善各自的經貿結構與秩序

  中俄兩國在經濟都嚴重依賴對外貿易。本來,兩國都曾是經濟自我循環比較完備與完善的國度,戰略大國在經濟上突出的特征,是對外貿易依存度不能過大,中國與前蘇聯兩國本來都符合這樣的標準,但它們各自的歷史巨變將這一戰略安全原則沖擊的七零八落,導致俄羅斯在經濟上依賴歐洲,中國在經貿上依賴美國。這已經不僅僅是經濟秩序的問題了,因為這種依賴在彼此關系較好的時期還可能成為正向資產,而一旦戰略關系惡化,則轉瞬間就成了沉重的戰略包袱,并導致國家嚴重受累受制,嚴重削弱大國外交的靈活性和主動權。人們常說戰略轉型,其中合理的對外經貿結構與秩序就是重要內涵。中俄兩國進一步強有力地擴大雙邊貿易,促使兩國之間現有的貿易關系再上新臺階,無疑將改善各自在對外經貿結構與秩序上的尷尬現狀,有效地降低其中所蘊涵的風險與危機,使之更加合理化,也更加穩健可控。

  第三,中俄新戰略聯合將推動和促進全球戰略穩定

  冷戰以來全球戰略力量均勢遭到徹底破壞,冷戰時期的戰略平衡不復存在,新的平衡卻不見蹤影。正是在這樣的戰略背景與環境下,霸權國家飛揚跋扈、為所欲為,動輒就大打出手,除了個別地區外,很有受到牽制與制衡,許多地區和許多國家都面臨美國政治顛覆與武裝侵略。現在,中俄兩國聯合起來,這使得和平力量有了穩定的世界之“島”,在未來可期待的發展壯大中,將逐步推動戰略力量朝著平衡的方向轉化,從而促進戰略穩定在一定程度上露出它的雛形或比較低級的狀態。

  但必須明確的是,中俄兩國目前的新戰略聯合距離實現力量均勢與平衡還差得甚遠,對此人們不能期望太高太急,更不能因為謳歌中俄這種新關系而將其不切實際地拔高——這里不得不說,中國的一些“專家”、“學者”們見風使舵,經常性地犯這樣的毛病,他們現在已經大叫大嚷什么中俄新戰略聯合“保障全球戰略穩定與世界和平”云云,其實難堪。事實將證明,僅以目前中俄兩國戰略聯合的水平,還難以切實制衡霸權在一些地區制造危機,對霸權針對中國在朝鮮半島以及在南海海域等地所進行的挑釁,還缺乏直接與有力的牽制。所謂中俄聯合“保障全球戰略穩定與世界和平”的作用,只能逐漸成長起來,只能期待以未來。

  第四,諸多“共同行動”將產生一定的沖擊,

  中俄實現新戰略聯合之后,必定在政治、軍事、經濟等各方面采取一系列實際行動,習主席此次訪俄帶去了一個人數達1000多人的代表團就很說明問題。這些行動很可能采取中俄兩國“共同行動”的方式進行,而這些“共同行動”將直接對中美關系產生強烈的沖擊,僅僅是中國轉向俄羅斯去購買自己所需要的大豆與牛奶,就明顯地令中美“共同利益”的蛋糕大幅縮水。隨著中俄戰略關系在“新時代”名義下的進一步深化,曾經喧囂一時的中美“共同利益”蛋糕即使不是無可奈何花落去,但至少也要不新鮮、少甜味了,甚至變質、發臭也都有可能了。

  第五,促進中國的戰略覺醒

  這一點很重要。長期以來,中國社會對全球對總的戰略形勢的認識,對中美關系的認識,都存在不可忽視的偏頗,而且這些偏頗往往在相當程度上影響與左右政策走向,令人心焦浩嘆。特別是此次中美貿易戰,暴露出中國國內確實存在強大的親美恐美媚美等綏靖勢力,迫切需要轉化他們,喚醒他們。中俄關系的新發展新進步,將促使上述這些人中愛國和有民族情懷的部分反思過去、反思自己,從而覺醒起來,正確認識帝國主義最高階段之霸權主義的屬性與本質,正確認識中美關系的屬性與本質。

  更嚴峻的是,中國國內現代資產階級同西方“國際社會”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他們的利益很大程度上已經同美國同西方綁架在一起。筆者曾經多次講過,不搞好國內的反美斗爭,指望同美國的斗爭能順利進行,那將是天方夜譚(見筆者文章《中美關系變冷損害一些中國人的利益》)。中俄之間的新戰略聯合將有助于推動這個問題的解決。

  不能不注意到的是,很可能有人對中俄新時代戰略關系采取各種形式的抵制。比如,就在習主席訪問俄羅斯簽署兩個文件之際,有人發文稱“當年蘇聯突然撤走專家,但中國那一撥工業項目還是都建起來了。而且今天中國在很多技術領域走到了前蘇聯國家的前頭。如今美國斷供一些關鍵技術,我想,這給中國制造的困難不應該比當年中國從蘇聯遇到的更嚴重。我們當下的回旋余地要大得多。”這段話明里看似乎是正向與正能量的表達,但當次中俄密切關系之際,卻偏偏要濃墨重彩地點出“當年蘇聯突然撤走專家給中國制造的困難比美國現如今給中國制造的困難大”,好像刻意要給大家補補歷史課、不要忘了這節一般,這就耐人尋味了。果然,接下來的跟帖評論很多就是什么“俄國至今占領中國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美國一寸土地沒有占領中國的,怎么看”、“還我外興安嶺”、“還我庫頁島”、“對我們中國人最壞的就是老毛子”、“再友好下去,俄和越南在南海會再架幾十個鉆井平臺盜采油氣”,等等,好一通熱情騰騰的鼓噪。有人實在看不下去,留言說“剛剛央視播報了,新時代的中俄戰略合作關系,你竟然搬出歷史說蘇聯曾經拆過我們的臺,居心何在”。

  其實,這等低劣的春秋筆法,大家基本能一眼看穿。但看穿歸看穿,其中所折射出的問題,則相當值得警惕。

  以上筆者敘述了中俄新戰略聯合種種積極面,那么,這個新聯合是不是也有不足的地方呢?

  竊以為,缺憾之處在所難免。

  其一,這樣的戰略聯合目前還不能成為戰略軸心

  筆者此前多次詳細闡述戰略聯盟的重要性(見筆者文章《中美兩強相斗具有哪些特點》),但中俄關系目前還不是,還不能就此形成戰略力量中心,還不能吸引更多的力量加入其中而形成力量聯盟。筆者曾經所設想的全球形成大陸聯盟對抗海上同盟的格局還是只有蹤影,不見實錘。

  其二, 中俄“肩并肩”的關系仍有不足

  雖然中俄兩國在今后將有“共同行動”的新方式,但在“肩并肩”的內涵上依然有所限制,在范圍與深度上還要差強人意(有關這個問題,請參閱筆者文章《做好中俄聯合這篇戰略大文章》)。在中俄新戰略聯合面前,一些投機美國的國家可能將因此變得謹慎一些,其中有些還可能要認真觀望一陣子,看看風向形勢再定取舍;至于深刻危機中的伊朗、委內瑞拉、朝鮮等能從中俄新戰略聯合這里有何受益,現在還言之尚早。盡管此次中俄兩國元首會晤廣泛地談論了這些問題。

  但不管怎么說,中俄兩國實現新戰略聯合仍然是一個值得大書特書的偉大戰略事件。尤其值得贊賞的是,圍繞新戰略關系,中俄兩國之間一定為此磋商了相當一個時期。這就意味著,在中美進行艱難的經貿談判的時候,中國方面已經做了兩手準備,已經為有備無患之計。這實在令人高興、令人贊賞了,對此應給予最充分的肯定。筆者真誠祝愿中俄關系的發展,這完全不是什么權宜之計,而是戰略大計,今后應努力將中俄新時代的戰略關系做實、做深、做大、做強,使之真正發揮戰略穩定與和平保障的作用。

相關文章
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竞猜足球比分直播 三公扑克牌游戏下载 北京pk赛车app下载ios 快速时时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 快速时时 北京pk10官网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 五分pk拾计划稳 三公扑克牌游戏下载 大小单双技巧方法 ag平台漏洞怎么赚钱 腾讯分分彩预测软件 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赛车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