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我穿越到1919年5月4日,該對他們說些什么?

2019-06-10 14:14:39  來源:平原公子  作者:申鵬
點擊:   評論: (查看)

  端午節的時候,一位粉絲給我寄來了一部時光機器。

  我折騰了半天,顛來倒去,折騰不出個所以然了。

  我把機器表盤上的五顆按鈕推來推去,忽然之間,咔嚓一聲,一道光芒閃過,轟隆隆的雷聲在耳邊響起,如歷史的車輪從虛空中碾來。我如一縷塵埃般,被卷入了時空長河之中,那河水鮮紅如血,我在其中浮浮沉沉,似要墮入黑暗,忽然間,一雙手抓住了我,我回頭望去,一個頭戴八角帽的軍人,面孔既模糊又清晰,他兩只手把我托起來,張開嘴在喊著什么,于是無數張面孔,從河水中浮起,無數雙手,從血河中伸出,把我整個人托了起來,推開了去......遠離了鮮血和黑暗。

  當我腳踏實地,恢復了感官,驚魂甫定,卻發現站在一群年輕的學生當中,他們舉著橫幅、舉著旗幟、一個個穿著上個世紀的學生制服,滿臉悲憤,我清楚地看到,那橫幅上寫著:

  【“外爭主權,內除國賊”。】

  

我穿越到1919年5月4日,該對他們說些什么?

  我恍惚了幾秒鐘,忽然明白了這是怎么一回事,我穿越到了100年前了,他們正在激烈爭吵著,一位學生領袖模樣的人喊道:“國家都要亡了,我們還躲在書齋中做什么?”另外一個學生爭辯道:

  【“我們出去抗議又有什么用?我們抗議了,送掉性命了,民眾就能支持我們嗎?國家就能不亡嗎?列強如此強大,政府如此無能,孫先生革命過,努力過,可是有什么用?還不是換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國家蒙受一次又一次的災難和恥辱?”】

  “不”,我本能地吼道:“我們的國家不會亡!”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我們最終會勝利“

  幾乎所有人都轉身看著我,我這才發現,自己站在一個類似于臨時演講臺的中央,面對著無數人的眼光,他們年輕、真誠、熱血、天真、激烈.....我心里堵了很多很多的話想和他們說,我想打開手機,給他們看我們的航母、高鐵、衛星、導彈、中國天眼......那些他們一輩子都沒有見過的事情,我很想給他們播放一段視頻,那是1949年天安門城樓上的一段視頻。我很想告訴他們——我們勝利了,他們勝利了,山河仍在,國泰民安。

  但作為一個穿越者,我無從說起,說了他們也未必相信。但我同樣知道,此時,我若不說點什么,當他們從這道校門走出去,很多人就未必會回來,此后的數十年,他們年輕的生命,他們的熱血、他們的理想,都將融入到那條鮮血般的歷史長河中.....我再也沒有機會對他們說什么了。

  我雙手按了按,對他們說:

  “諸君,諸君,聽我一言,我們走出這道門,是要去做什么?”

  “外爭主權,內除國賊”。

  “誰是國賊?”

  “巴黎和會外交失敗,丟掉山東青島的北洋政府,政府官僚,都是國賊!”

  “諸君,諸君,據我所知,我們的政府代表并沒有在《凡爾賽和約》上簽字,但是,我們簽不簽字,都無法改變列強們的決定!你們說的對,國賊是北洋政府,但并不是因為他們賣國,他們不敢堂而皇之賣國,而是因為他們無能!無能就是最大的罪過!”

  “諸君,想必你們都聽過陳天華前輩的一首歌,叫做《猛回頭》,里面寫道‘這朝廷,原是個,名存實亡!替洋人,做一個,守土官長’。這政府其實和滿清的朝廷沒有區別,因為他們都是洋人的守土官長,是列強的代理人,是西方的買辦,所以他們,硬不起來。”

  “如今這天下號稱民國,但卻是軍閥的天下,徐世昌號稱總統,不過是軍閥割據中的一介傀儡而已。奉系張作霖背后是日本人,皖系段祺瑞背后也是日本人,直系的馮國璋,背后是英國和美國,西南的滇系、桂系,背后是法國人。他們打來打去,談來談去,都是給洋人效力,做洋人的提線木偶,為虎作倀!這些軍閥,這等政府,是不可能代表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的。”

  “諸君,我們此次抗議、游行,是為了這個國家,不惜生命!但不應當只靠一腔熱血和赤子之心,我們應當有我們的目標和追求!有我們理性的思考——我們到底要什么?”

  “我們和列強相比,輸在哪里?是槍嗎?是炮嗎?是人嗎?都不是,是統一的國家,有理想有組織力的政黨,不被列強控制的工業和經濟,真正代表國家利益的政府,以及萬眾一心的人民。”

  ”今天,今天,我們沒法完成這么偉大的任務!“

  “這是個漫長的過程,我們沒有辦法畢其功于一役,我們只能努力去做,不問前程,我們很年輕,在這個艱苦而危險的過程中,我們很多人會犧牲,會失敗,會丟掉信仰,會走了彎路,我們可能付出了一切,卻在歷史的長河中掀不起半點浪花,在史書中留不下名字,甚至留下的是罵名......”

  同學們漸漸安靜下來,我穿越者的光環,似乎正在發揮作用,讓大家開始冷靜思考我的演講。

  “我們走出這道門,就有可能和老師、同學、家人決裂,就有可能和心愛的人生離死別。我們日后選擇的這條道路,很可能被人誤解、謾罵、侮辱......我們可能會肉體毀滅、身敗名裂,到了后世,那些壞人蠢人,依舊會想方設法在我們的墓碑上堆滿垃圾,歪曲我們的本來面目,或許幾百年后,我們依然得不到理解......."

  ”漫說勝利遙遙無期,就算是勝利了,你們絕大部分人也看不到!“

  ”諸君,如果是這樣,你們還愿意嗎?“

  他們靜靜地看著我,仿佛第一次聽到這些話,然后一個扎著雙馬尾辮子的女孩說:”我愿意“。然后,零零散散的聲音響起:”我愿意,哪怕死了,哪怕沒有人理解,我還是愿意!“

  ”如果是我們錯了呢?“

  ”那也愿意,不試試,怎么知道對錯“。

  ”我們愿意!“,異口同聲,像春雷般炸響,他們推開我的身體,魚貫而出,走出了那道校門,門外影影綽綽都是荷槍實彈的軍警,他們揚起手臂,揮舞著橫幅和旗幟,高喊著:”外爭主權,內除國賊“。

  

我穿越到1919年5月4日,該對他們說些什么?

  我被人流挾裹著往前走,恍惚中,一個毛頭小伙子問我:”兄弟,我們將來真的能勝利嗎?“

  ”我們真的勝利了,我們有著統一的國家,強有力的、代表人民的政黨,我們舉辦了奧運會、世博會,我們有了大飛機,有比現在飛機還快的火車,我們有了航母,我們有了世界上最強大的驅逐艦,我們的導彈,叫做‘東風快遞’,能夠打到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連美國人都害怕的......我們那個世界,沒有軍閥,沒有地主,賣國賊和買辦沒有生存之地,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工人、農民、學生、老師、學者都是勞動者,官員都是公仆,是人民的服務者,警察二十四小時隨叫隨到......那個世界很安全,你們晚上12點在北京的街頭吃烤串......."

  那小伙子瞇著眼睛,滿臉向往的神情:“真是一個美麗的世界啊!”

  他拍拍我的肩膀:“如果我能活到那一天,一定在北京街頭請你吃烤串”。

  創意來自2019年高考全國二卷語文作文題:

  《1919年5月4日,在學生集會上的演講稿》

相關文章
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红彩会app下载 后三组选包胆玩法说明 亿游国际注册登录平台 完整比分比分直播 胆码图 21点游戏官方下载 广东11选5怎么分龙虎 优惠21个点是啥意思 3分极速赛车计划软件 老虎机退币器专卖 大小单双技巧诀窍 四川麻将技巧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 最新打鱼棋牌游戏 赛车pk10计划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