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抗美援朝的偉大意義:收復主權、工業化、世界一極

2019-05-20 12:23:35  來源:生民無疆  作者:生民無疆
點擊:   評論: (查看)

  今天,有些人認為,如果新中國不出兵抗美援朝,不與美國對立,中國早就融入世界,實現“現代化”了。這是典型的脫離歷史實際的“單相思”。

  1950年的中國,是典型積弱積貧的國家,用毛澤東的話說,是一張白紙。不說內地許多地方還在進行剿匪作戰,且看中國沿邊的態勢:

  西南,英、美正在西藏活動;

  南方,1945年,曾經在二戰中投降德國的法國,又以戰勝國的姿態,派“裝備了英國和美國武器”的軍隊開進越南;

  東部,存在著至今懸而未決的臺灣問題;

  西北,新疆處于形勢詭異的混亂狀態(蘇聯勢力很大);

  東北,蘇聯擁有特權,朝鮮半島被美、蘇一分為二。這就是說,蘇聯已控制了“朝滿蒙疆”——扼住中國生命攸關的地緣政治。

  如此等等的問題,包括這些年臺灣甚囂塵上的臺獨勢力,都是列強刻意為中國準備的,它與國民黨還是共產黨主政中國都毫無關系。

  在中國沿邊沿海,列強安放了若干火藥桶,埋下了許多地雷水雷,讓中國寸步難行,根本無法埋頭搞建設、謀發展。

  朝鮮戰爭爆發,很大地改變了二戰結束后的世界形勢。

  從某種意義上說,美國出兵朝鮮,為中國從根本上改善國際處境帶來了機遇。

  羅斯福設計的朝鮮半島的分裂對峙,就是針對中國的火藥桶之一,決定了中國必須出兵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的偉大意義:收復主權、工業化、世界一極

  朝鮮就在中國的家門口。中國既不能無動于衷,也不能騎墻中立,稍有不慎,戰爭必不再局限于朝鮮半島,1904年日俄戰爭的場面必將重演,中國東北淪為美蘇兩國大軍的拳擊場,結果如何不得而知。

  中國唯一的選擇是:站邊!站哪一邊?當然是蘇聯一邊,這與意識形態無關。

  簡單地以意識形態分析國際局勢、處理國際問題,是愚蠢的。國家之間,只有利益。

  中國與蘇聯接壤幾千里。稍稍翻閱歷史便知,長期以來,沙俄、蘇聯在中國北部擁有很強的影響力。此時,解放軍剛進入西南、西北邊疆地區,尚未到達西藏。在國家政權初立,中國最需要的沿邊國土安全。中國唯有站在蘇聯一邊,獲得蘇聯的支持,至少是不搗亂不拆臺,內蒙、新疆、西藏等地才能確保穩定。中國如果站到美國一邊,成為蘇聯的敵人,這些地方一定會出現大動蕩,后果不堪設想。對此,無需做過多的解釋,因為有無數的歷史事實——包括中蘇翻臉后的若干事件,可為佐證。

  中國結集軍隊赴朝作戰,蘇聯就沒有理由派軍隊進入中國東北。美國組織“聯合國軍”開赴朝鮮的事實告訴我們:如果中國軍隊在朝鮮戰績不佳,蘇聯便有足夠的理由組織“國際性”隊伍參戰,東北仍然會成為這支軍隊的大本營,淪為“國際共管”的境地。因此,中國必須派出最優秀的軍隊上場,而且一定要打好。

  

抗美援朝的偉大意義:收復主權、工業化、世界一極

  中共中央決意出兵抗美援朝,派出了志愿軍。經過三年的浴血奮戰,中國官兵讓西方參戰國損兵折將,讓驕橫一時的美國威風掃地。這可歌可泣的偉大戰績,不僅為蘇聯解了圍,也讓蘇聯對中國充滿了敬畏之心,同時,新中國由原先備受斯大林的猜忌,而晉升為蘇聯陣營中的重要成員。

  美國歷史學家評價抗美援朝時說道:

  【在國內,中國共產黨得以將洶涌的民族主義熱情納入廣泛的革命日程,展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組織能力。在隨后的歲月中,當毛澤東致力于建設一個現代化社會主義國家時,全國成千上百萬的人民都被動員起來的場景將會反復出現。

  在國際上,朝鮮戰爭鞏固了中國作為一個具有革命意識的亞洲大國的地位。雖然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但中國人民志愿軍第一次打垮了西方聯軍。它的表現贏得了斯大林之后蘇聯領導層的尊重,從而大大提高了對中國的發展援助;同時,中國還贏得了第三世界國家領導者的地位。[1]】

  列強強加給中國的百年屈辱史,自此劃上句號。

  鴉片戰爭以來,中國兩次當上世界大戰的“戰勝國”。北洋時期,中國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勝國”,換來一紙喪權辱國的《凡爾賽和約》;二戰結束,中國再次淪為屈辱的“大國”,被列強肆意宰割。

  1953年,《朝鮮停戰協定》在板門店簽訂;1954年,蘇聯廢除了二戰結束時強加于中國的不平等條約(不包括外蒙)。新疆、內蒙、東北安定了,隨后,西藏也和平解放了。

  從此,中國獲得新生,中國人民真正地站起來了!

  

抗美援朝的偉大意義:收復主權、工業化、世界一極

  抗美援朝之后,再也沒有海盜跑到中國胡作非為。抗美援朝戰爭,打出了炎黃子孫的底氣,打出了中國男人的陽剛之氣。以此為開端,中國先后在沿邊進行了多場國土保衛戰;從此,中國人在這個世界上被重視。

  基辛格在《論中國》一書中評朝鮮戰爭:

  【就廣義而言,朝鮮戰爭并不僅僅是一個平局。它奠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一個軍事力量和亞洲革命中心的地位,樹立了此后數十年中國軍隊可敬可畏的名聲。美國對中國的韓戰記憶,嚴重地制約了美國的越南戰略。北京成功地運用這次戰爭和“抗美援朝”的宣傳,實現了毛(澤東)的兩大目標:……給人民注入了“革命熱情”與民族自尊心。……(中國)經歷幾十年的虛弱和恥辱之后,戰場上的勝利被認為是一種精神復興。中國在此戰中精疲力竭,但它在自己和世界的眼中已經煥然一新。】

  朝鮮戰爭中,中國人民志愿軍與美國、英國等世界最先進的國家軍隊刀兵相見。中國領導人深知中國是十分落后的“一張白紙”,而這場戰爭,使中國領導人進一步認識到了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自此,超英趕美,成為中國人的夢想。

  朝鮮戰爭也拯救了相對虛弱與孤立、且在亞太有后顧之憂的蘇聯。以軍備競賽為例,在分割二戰“戰利品”上,掠取德國和滿洲的工礦的蘇聯,遠遜于獲得軸心國尖端技術的美國。朝鮮戰爭,迫使美國把精力財力都集中于作為二戰延續的“常規戰爭”上,美國因而耽擱了軍事科技的升級,而蘇聯卻由此而能夠后來居上,衛星上天,從而鞏固了社會主義陣營。

  朝鮮戰爭結束以后的幾年,蘇聯把冷戰重心轉移到歐洲的蘇聯,對中國寄予希望。早先斯大林對新中國的猜忌,蕩然無存。在蘇聯看來,中國這個“老弟”也太落后,不改變這種局面,是不足以長期對陣美國。蘇聯開始大規模援助中國,幫助中國經濟科技文化建設,使中國盡快改變貧困落后的面貌。

  伴隨朝鮮戰爭結束,中國開始了自己的“一五”計劃,正式啟動了工業化的進程:集中力量進行蘇聯幫助我國設計的156個項目建設,建立工業化的初步基礎;發展部分集體所有制的農業生產合作社,并發展手工業生產合作社,建立對于農業和手工業的社會主義改造的初步基礎;基本上把資本主義工商業分別地納入各種形式的國家資本主義的軌道,建立對于私營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的基礎。

  

抗美援朝的偉大意義:收復主權、工業化、世界一極

  武漢長江大橋,1957年10月15日正式通車

  朝鮮戰爭,也充分檢驗了中國的動員能力。不輸于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證明了中國的戰爭機制,在組織力與動員力、軍事紀律和精神力量等方面,均已達到很高水平。毛澤東自信地說:

  【經過抗美援朝和幾年的整訓,我們的軍隊加強了,比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蘇聯紅軍要更強些,裝備也有所改進。(《論十大關系》)】

  早在《在中國共產黨第七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報告》中,毛澤東就指出:

  【人民解放軍永遠是一個戰斗隊。……在不要很久的時間之內,……我們必須準備把210萬野戰軍全部地化為工作隊。

  同時即開始著手我們的建設事業,一步一步地學會管理城市,恢復和發展城市中的生產事業。關于恢復和發展生產的問題,必須確定:第一是國營工業的生產,第二是私營工業的生產,第三是手工業生產。從我們接管城市的第一天起,我們的眼睛就要向著這個城市的生產事業的恢復和發展。】

  這樣一種機制,被成功地運用于國家建設。“一五計劃”實施期間,中國儼然成為一個熱火朝天的建設工地。五年內施工的工礦建設項目達一萬多個,其中大中型項目有921個,比計劃規定的項目增加227個。到1957年底,建成全部投入生產的有428個,部分投入生產的有109個。到1956年,中國第一家生產載重汽車的長春第一汽車制造廠建成投產,中國第一家飛機制造廠生產的第一架噴氣式飛機試制成功,中國第一家制造機床的沈陽第一機床廠建成投產,大批量生產電子管的北京電子管廠正式投產。蘇聯援助的156個重點建設項目,到1957年底,有135個已施工建設,有68個已全部建成和部分建成投入生產;全國公路通車里程25萬多公里,比1952年增加1倍;全國鐵路通車里程達到29862公里,比1952年增加22%。

  

抗美援朝的偉大意義:收復主權、工業化、世界一極

  1972年2月21,毛澤東在中南海會見了美國總統尼克松

  新中國前30年,在走向國家工業化的道路上取得了舉世矚目的驚人成就。解放前,中國連拖拉機、沖鋒槍都造不了;到70年代,中國造出了自己的火車、汽車、飛機、輪船,而且造出了世界級尖端武器裝備,包括“兩彈一星”,中國躋身于世界軍事強國行列。1952年,工業在中國工農業總產值中的比重僅為26.6%;1978年,工業比重已經高達74.4%。不難看出,到70年代末,中國已經成為事實上的工業國,成為世界上屈指可數的科技強國、軍事強國,為后來的改革開放政策的實施奠定了強大而堅實的工業、國防和科技基礎。

  

抗美援朝的偉大意義:收復主權、工業化、世界一極

  常言道,弱國無外交。國際關系中只有國家利益是永恒的。中國的建設成就,尤其是“兩彈一星”的研制成功,確保了中國的國家安全,也為中國開拓出廣闊的外交天地。蘇聯的大國沙文主義、美蘇爭霸、中國的安全與發展需求等因素,促成了中美兩國的靠近。1971年7月,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秘密訪華;1971年10月,聯合國第二十六屆大會通過決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一切合法權利;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中美兩國在上海發表了《聯合公報》(又稱《上海公報》)。

  中國與蘇聯的交惡,并不妨礙中蘇合作;與美國的交好,并未停止中美斗爭。美國總統自約翰遜到尼克松期間,中蘇兩國聯合抗擊美軍在越南的侵略,迫使美國于1973年1月在《巴黎和平協定》上簽字。尼克松下令從越南撤軍,促成了1976年越南統一,消除了中國南方的威脅。

  至此,中國作為獨立自主的“一極”走上國際舞臺,為改革開放政策的實施奠定了良好的國際環境。

  [1][美]邁克爾·亨特、史蒂文•萊文:《太平洋上的大國爭霸》,宗端華 譯,重慶出版社,2015年,第219頁。

相關文章
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北京pk10骗局全过程 555彩票手机app 香港皇家科技pk10软件 欢乐生肖是什么彩 北京pk10官网开奖 黄金计划软件有手机版本吗 星游娱乐2注册 云南时时是正规的吗 重庆欢乐生肖怎么玩 双色球模拟选号投注 即时比分大赢家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表 北京pk10赚钱方法大全 上海时时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