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大數據對比國共抗日(公平、公正)

2019-06-10 10:46:34  來源:漢唐軍機  作者:科技村長
點擊:   評論: (查看)

大數據對比國共抗日(公平、公正)

  在教科書中,我們看到民國是《包身工》、《白毛女》、《三毛流浪記》中的中國,國家積貧積弱,人民餓殍遍地。隨著看的書多了,才知道民國時期也有《情深深雨濛濛》、《水云間》這樣文雅的少爺、賢淑的小姐、狡猾的丫鬟、寬厚的太太、仁愛的老爺,還時不時的上演委婉曲折的愛情。

  于是,很多人認為中國近代史得倒過來讀啊。一位位民族英雄被批爛批臭,打翻在地還得踩上一只腳叫他永世不得翻身。一位位漢奸國賊則重塑金身,成了忍辱負重的英雄和追求自由的五好青年。

  張愛玲能和魯迅一樣成為人民偶像這就是沒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了。文化漢奸這樣的大是大非問題也幾乎翻案。

  

民國范是啥玩意兒

 

  民國文化繁榮一時,在中國歷史上絕對有一席之地。上溯千年的士人風骨和自由爛漫西方文化融合,締造了獨特的“民國范”。

  徐志摩、林徽音的人間四月天當屬于代表。陳恪寅、聞一多、魯迅……等等大師倍出。確實是如雷灌耳,令吾輩高山仰止,肅然起敬。不過這些大師為何都是文史藝術的呢,工科的人才呢?

  北洋、民國前期,中國的大學第一是文科、第二是文科…第九還是文科,第十才到醫科。文史類學生占90%。

  

大數據對比國共抗日(公平、公正)

  中國唯一一個牛人,參加了玻爾和愛因斯坦世紀論戰、帶著“王氏定理”回國的王守競,在浙江大學教書,工資是胡適的三分之一,80塊大洋。

  要知道,民國時代中國最缺的就是理工人才。大學這樣辦,民國工業能發展就見鬼了。

  

大數據對比國共抗日(公平、公正)

  

名流?大師?呸……

 

  中國幾千年的文官制度,“國子監”教的文學、政治、法律、禮義加點外語、國際政治、華爾茲改名PK大學,這就符合時代潮流了。學生讀書的目的是為了當官,學理科也沒用。

  中國文人讀的是圣賢書,滿口的是仁義道德,號稱的是天下為己任。“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實際就是脫離人民群眾,脫離社會生產。

  面對著遍地文盲和一片空白的民族工業,拿著僅有的一點教育經費,悠然自得地研究文化傳統。

  對目不識丁的國民視而不見,而能自詡為社會柱石、國家棟梁……這些所謂名流、大師,可以說是厚顏無恥吧?

  盲目的推崇民國范兒,養出來一大批國粉。此國粉不同于彼果粉。

  國粉們十年如一日,不斷用各種觀點去論證土共是如何破壞抗戰,國軍是如何驍勇善戰。

  觀點不只是來自于事實,還來自于立場和認知。數據是冰冷的,也是無情的,還是用數據說話吧。

  

血肉長城?

 

  共產黨抗日,是靠真刀真槍打出來的。國民黨抗日,是靠血肉長城死出來的。

  對于小資文藝青年來說,那肯定是死人越多死悲慘、死人越多越正確、部隊越弱越有理。

  可惜國際戰爭里不講究那一套碰瓷營銷的把戲,光頭和果粉們只能徒呼奈何愴然淚下了。

  憑什么說國民黨是血肉長城死出來的呢!來看看真實的歷史和數據。

  

大數據對比國共抗日(公平、公正)

  

豫中會戰(1944.04.17--06)

 

  日軍第12集團軍14.8萬人;中國第一戰區43個師約40萬人。

  日軍傷亡3350余人;中國軍隊傷亡32290人,被俘7800人。

  第一戰區的軍隊損失嚴重,第36集團軍總司令李家鈺在撤退中犧牲。

  第一戰區在戰役結束后所作《會戰之檢討》中說:

  【“此次中原會戰,挫師失地,罪戾難辭。”】

  為此,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蔣鼎文和副司令長官湯恩伯均被撤職。

  

大數據對比國共抗日(公平、公正)

  

中條山戰役(1941.05.07——05.31)

 

  日軍華北方面軍及漢奸共計10萬人;國軍第一戰區2個集團軍18萬人。

  日軍僅戰死673人,負傷2292人;國軍傷亡42000余人,被俘35000余人,并有8名將領壯烈殉國,日軍以1:20的極小代價重創國軍。

  蔣介石稱此役為“抗戰以來最大之錯誤”,“亦為抗戰史上最大之恥辱”。

  

大數據對比國共抗日(公平、公正)

  

豫湘桂大潰敗(1944.04.17——12.10)

 

  日軍中國派遣軍51萬人;國軍第一,二,五,九戰區約100萬人。

  日軍傷亡約7萬人,日本軍部內部統計的損失(二戰日本體制沒有向國民公布某戰役整體死亡統計的做法)為戰死11742人。但是餓死病死也有至少同樣數量,這還是只計算到11月下旬的因此是不完全的(《戰爭與營養》與《餓死的英靈》記錄有病員六萬六千,而一處醫院里收容的患者六千多人死亡二午二百多,死亡率為37%),因此至少2.4萬日軍死亡,加上傷病共十萬。

  國軍在豫湘桂戰場上損兵六七十萬人。喪失國土20余萬平方千米,丟掉城市146座,失去空軍基地7個,飛機場36個,淪陷人口6000萬。

  擋不住敵人的長城,是沒用的。

  即便果粉和文青們把它渲染得再怎么悲慘壯美,依舊是一張一捅就破的破紙,保護不了可憐可悲可敬可愛的中國老百姓。

  

大數據對比國共抗日(公平、公正)

  

真刀真槍!

 

  1944年春季,新四軍率先打響了戰略反攻。1944年1、2月間,新四軍蘇中部隊連續作戰,連克大官莊、王家營、左溪等17個日偽據點,殲敵2000余人,并爭取偽軍1000余人反正。

  1944年初,新四軍蘇北部隊攻克塘溝、史集等10余個日偽據點。3月上旬,又攻克王集等5個據點,4月19日,又出其不意的于白晝發起攻堅戰,攻克高溝、楊口等14個日偽據點。蘇南,淮北等根據地紛紛響應。

  新四軍打響了,八路軍也沒閑著,北岳區八路軍主力部隊在地方部隊配合下,襲擊了保定、石家莊、忻口等車站和定襄、靈丘、趙縣等縣城,攻克日偽據點、碉堡400余處,解放村鎮1600余個。

  晉冀魯豫根據地發動一系列攻勢作戰。自1944年春,敵后之八路軍、新四軍展開局部反攻。共進行大小戰斗11000余次,攻克日偽據點2580余處,縣城20余座。殲滅日偽軍20萬人(其中晉冀魯豫軍區殲敵72900余人,晉察冀軍區殲敵45200余人,新四軍〔不含第五師李先念部〕殲敵53198人),解放人口1700萬余人。

  一邊丟城失地,一邊高歌猛進,也難怪最后日本投降的時候,蔣委員長嚴令日軍必須等待國軍部隊受降,不能就近向八路軍新四軍投降。也是,國軍要從重慶到武漢,從武漢到南京,再由美國人派船運到華北乃至東北,而日軍炮樓下面就是八路軍和新四軍,就算想向蔣委員長投降,一時半會也找不到啊。

  一邊罵著共產黨游而不擊躲起來不抗日,一邊又大罵共產黨在抗日結束后就近搶占北方地盤,自抽耳光和精神分裂的癥狀確實不輕。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敵后根據地不是等出來的,是打出來的。

  

大數據對比國共抗日(公平、公正)

  

敵人是公正的

 

  哪怕日本人也是真正交鋒了之后才意識到,解決掉共產黨軍隊,才是真正占領中國的必要條件。

  1941年1月20日,東條英機在參眾兩院做關于1940年代總結報告時說:

  【“昭和15年重慶敵軍抗戰之特色為作戰非常消極,迄今未進行主力反攻,只有共產黨軍于去年8月在華北進行大規模反攻;與之比較,蔣介石嫡系及旁系軍隊始終采取守勢。”】

  1943年,北平偽《新民報》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四日載偽中華社訊:

  【“共產黨軍……正規軍二十萬,配之以六十萬之農民游擊隊,與組織突破二百萬之農民自衛團。吾人對解決大東亞戰爭之關鍵之中國事跡之終局,乃在解決共產黨軍,此當再加確認者也。”】

  1944年,《朝日新聞》一九四四年一月十五日電:

  【“《華北軍》發表昭和十八年(1943年)度綜合戰果,充分說明了過去以重慶軍為對手的華北軍,在今天已完全轉變為以掃共戰為中心的事實:敵大半為共產黨軍......交戰回數一萬五千次,與共產黨軍的作戰占七成五,交戰的二百萬敵兵力中,半數以上都是共產黨軍,我方收容的十萬九千具敵遺尸中,共產黨軍約占半數,而七萬四千的俘虜中,共產黨軍所占的比率,則只有三成五。這一方面暴露了重慶軍的劣弱性,同時也說明了共產黨軍交戰意識的昂揚.....”】

  既然意識到了這一點,那就要加大打擊力度了。據史料不完全統計,日軍投入10000人以上對中共軍隊進攻的作戰在67次以上。

  而每一次日寇進攻之前,大多是首先由中共軍隊對日寇占領的淪陷區進行收復,創建根據地的作戰,隨后日本鬼子出兵對這些根據地進行搶奪、掃蕩,然后中共軍隊再進行恢復根據地反攻。

  在這67次日寇主動投入10000人以上的大會戰中,有36次日寇投入兵力達到20000人以上。

  果粉們愛說國軍的多少次大會戰,按照國軍的標準,中共以國軍七分之一的兵力,也進行了和國軍同等標準的大會戰36次。如果按照國軍兵力的七分之一來計算的話,日軍投入70000人以上對國軍的大會戰來比較的話,則國軍就此已無法和中共對日軍會戰次數相比了。

  

大數據對比國共抗日(公平、公正)

  

戰果對比

 

  對比更明顯的是,1945年7月1日至8月7日,共產黨軍隊收復縣城46座同時,日軍攻陷國軍17座縣城。壯哉,國軍。蔣公,千古。

  不管是正面戰場還是敵后,都有戰斗都有犧牲,也有戰果。根據國軍戰史統計,八年抗戰國軍共殲滅(斃傷俘)日軍85萬,八路軍戰史統計,共軍共殲滅(斃傷俘)日軍52萬,偽軍100萬,這個數字跟日本自己統計的總損失數字基本沒太大差距。

  日軍被中國軍隊斃傷俘的總數,計為133萬余人(棟田博:《兵隊日本史》第280頁,東京新人物往來社1975年版;黑羽清隆:《日中十五年戰爭》第266頁,株式會社教育社1979年版。

  井上清的著作《日本近代史》中統計:日本在中國戰場的傷亡人數達198.4萬(此數目包含日軍在東北的傷亡數)下冊716頁。

  正面戰場22次會戰中,也就是上高戰役(上高戰役、錦江作戰、鄱陽掃蕩戰、宜春會戰)和湘西會戰取得了勝利。

  在敵后的大規模掃蕩中,勝利卻是數不勝數。用鮮血換來的是勝利,而不是失敗。只有勝利才能讓我們挺直腰桿,實打實的對全世界說,我們是戰勝國。

  抗日戰爭,只有國軍七分之一的共產黨軍隊打出了國軍六成的戰果。

  解放戰爭,一千多場戰役國軍贏了不到20場就滾到島上去了。

  抗美援朝,對抗聯合國軍的偉業,這是讓國軍做夢都不敢去想,更不要提去做的事情。

  只有這一戰之后,中國人才算扔掉了東亞病夫的包袱。中國這個國家,才清晰而又有力的擺在世界面前,再沒有人敢隨便商談與分割中國的土地和利益。

  

人民的勝利

 

  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你怎么可能贏呢?怎么贏的?

  有人覺得是靠小推車,有人覺得是靠分地,有人覺得是靠人民,有人覺得是靠人海戰術。有人覺得是靠國民黨的俘虜兵。

  人民沒錯,離開了人民大眾的支持,誰也別想打贏戰爭。

  至于人海,這個世界上不存在未經訓練的人靠勇氣就能打贏戰爭的事情。

  從戰術素養來看,日軍不行,國軍不行,連美軍也應付不來志愿軍神出鬼沒的戰術。

  在1951年美軍的自我總結中,只能如此強辯

  【“因此,(我的)初步意見是,中共部隊之所以能夠成功地攻擊這么多我們后方的指揮所、炮兵陣地、以及其他敏感而脆弱的單位,主要是因為運氣好而非小心仔細的偵察與計畫。”】

  

大數據對比國共抗日(公平、公正)

  

勝利的秘密

 

  這支讓美軍堅持認為是運氣好的軍隊的戰斗力來源是什么呢?可以參考這個戰例。

  1939年11月上旬,新四軍新6團和1支隊2團對日軍15師團在延陵搶劫的小股日軍和寶埝點增援的日寇進行了殲滅性打擊。擊斃大尉中隊長1名、小隊長3名、士兵164名,俘敵兵三名。

  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專為此戰頒發了嘉獎電,參戰的2團團長王必成被人民群眾稱為王老虎。

  王必成沒有滿足,他和新6團團長段煥競一起深入研究寫了《九里鎮戰斗詳報》,總結了日軍的優點和缺點,以及參戰部隊的優點和缺點,并提出了改進意見。

  日軍優點:能把火力嚴密的組織起來靈活地應付我方面的沖鋒;中下級干部對部隊的指揮掌握較好,且善于捕捉戰機;能快速構成散兵壕及機槍掩體。

  日軍缺點:自身兵力不足,輕視我軍兵力;援軍因為裝備笨重行軍速度慢;戰術呆板,無勝利信心。

  新四軍優點:進攻精神旺盛,善于利用地形,敢于犧牲。

  新四軍缺點:偵察工作不夠,火力配備組織差,射擊指揮很差以至于平均250發子彈才能斃傷1名日軍。

  改進意見:加強干部對戰術的研究;加強干部對于組織戰斗、組織火力的素養;不斷地研究新的通信聯絡法;嚴密地偵察布置;研究敵人刺殺動作懂得其刺法;加強防毒教育。這是一場勝仗,是被國民政府嘉獎的勝仗。

  不管勝敗,在其中總結經驗教訓,提出改進辦法,不停的進步,這才是人民軍隊戰無不勝的秘密。

  

歷史的真相

 

  勝敗有憑,并非是勝利者書寫歷史,而是歷史早已經選擇了他們必將勝利。

  作為一名中國人,應該為英雄的人民軍隊自豪驕傲,同時也為中國有民國政府這樣無能的組織和軍隊而羞恥憤怒。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絕不是一句空話,而是歷史的真相。

相關文章
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一分快3大小单双走执图 上海时时开结果 gt在线娱乐 上海时时票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网络棋牌通比牛牛 所谓棋牌下载 鱼丸游戏qq版下载 时时彩计划 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 北京pk赛车开奖app 黑龙江时时彩 微信赌博 k线必然规律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