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馬歇爾與麥克阿瑟被凌虐的血淋真相

2019-08-09 11:02:36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古明浩
點擊:   評論: (查看)

  旅居加拿大的前社科院研究員李建宏博士2016年撰文 〈“西天”的幻滅:海外華裔精英的幕后心酸!〉,一開頭就提到一樁崇洋所導致的悲劇: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單位的一位領導使盡渾身解數,甚至動用了來查閱資料的外國學者的力量,終于如愿以償地將自己的兒子送到了國外,引來單位里無數人的羨慕與嫉妒。但不久之后,噩耗傳來:其子在比利時臥軌自殺。據說,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用一把雨傘遮住自己的視線,一步一步緩緩地走向疾馳而來的火車。一個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就這樣孤零零地慘死在異國的土地上。”

  不幸的原由是:

  “他其實一直無法適應國外的生存環境,曾一再向家人表達回國的意愿,卻遭到父親的百般阻撓。他的父親出生于窮苦的農民家庭,靠著自己先天的聰明才智與后天的艱苦努力,考上了北大研究生,并且最終坐上了國務院直屬機構局級領導的寶座。如此成功的一生使他產生了這樣的人生信念:有志者,事竟成,并將其視為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于是便對兒子放出了狠話:不管多難,你都要在國外堅持下去,就是死也不能回來。不想一語成讖。”

  局級領導對兒子下達“就是死也不能回來”的諭令,顯然是把家庭未來的希望全都擺放到異土上去了。然而把外國的月亮奉若下一代的陽光,換得的是水土不服后的自我了斷,“他用一把雨傘遮住自己的視線,一步一步緩緩地走向疾馳而來的火車” ,這是文化調適不良導致的悲慘,更有那模仿當地民情風俗而喪命者:

  紐約市立大學巴魯克學院新生鄧俊賢是父親不識英文人在中國賺錢的第二代移民,2013年12月8日他離開紐約前往波科諾斯的一間出租屋,參加亞裔兄弟會Pi Delta Psi的入會典禮。其中有一個名為“玻璃天花板”的儀式,雙眼被蒙住的他背上裝滿沙子的背包穿越結冰的庭院,過程中被兄弟會成員呵罵推打,最后陷入昏迷。加害人延誤搶救后,舍昂貴的救護車自行將他送往醫院,翌晨死于嚴重的頭部創傷。之前,亞裔的“人中王”國際兄弟會(Lambda Phi Epsilon International Fraternity) 也接連發生舊金山州立大學18歲的學生彼得•陳(Peter Tran) 、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18歲的新生潘塔•蓬馬拉特(Phanta Phoummarath) 及加州州立理工大學19歲的學生肯尼•梁 (Kenny Luong)的死亡事件。

  兄弟會什么的是白種美國人才有的玩藝兒,入會者往往要接受一些考驗忠誠順服的凌虐把戲,鬧出人命時有所聞,鄧案的司法程序尚未完結,就傳來賓夕法尼亞大學Beta Theta Pi兄弟會一位18歲新成員蒂莫西•皮亞薩在入會的“鐵手套”儀式中被八名成員活活整死的慘劇。

  團體對新進者的戲虐(Hazing)廣泛存在于西方社會,它其實是一種馴服菜鳥的野蠻入行式,讓人窺見文明禮俗掩飾下社會運作的赤裸真實,我們就來體認 “參與虐待活動學員其動機系為淘汰不合格成員值得表揚” (西點軍校校長A•L•米爾斯(AL.MillS)語)氛圍下美國軍校的陰暗,先端詳在朝鮮戰場與志愿軍交過手的麥克阿瑟于西點軍校的辛酸:

  “他遭受的欺辱和班上的其他新兵一樣多。一天晚上,他被命令在碎玻璃上做一小時的‘老鷹展翅’。他得用腳尖站立,兩臂舉過頭頂,向下蹲在碎玻璃上,稍稍起立,兩臂向下作扇翅狀,再次下蹲,然后再腳尖站立,從頭開始。中途他還被迫用手指吊在單杠上很長時間。他說,他做了200多個老鷹展翅后,兩腿支撐不住了,人暈了過去。醒來后,他蹣跚走回帳篷。他的樣子把同伴弗雷德里克•坎寧安姆嚇了一大跳。麥克阿瑟再次倒了下去。他兩腿失控,亂顫不已。他要了一張毯子墊在下面,以免讓人聽見他的腿在地板上哆嗦的聲音,然后他讓坎寧安在他嘴里放一片毯子,以免他因疼痛而叫出聲來。”(錄自杰弗里﹒佩雷特著《老戰士永不死——麥克阿瑟將軍傳》)

  再來審視曾來華調停國共內戰的馬歇爾在弗吉尼亞軍校的遭遇:

  “最令人發指的惡作劇,是一種叫做‘坐刺刀’的游戲。先把刺刀固定在地板上,刀尖朝上,然后命新生蹲坐在刀尖上,必須堅持10分鐘,不許從刀尖上離開身子。如果倒下去,后果可想而知。馬歇爾入學前得了傷寒,開學時身體仍很虛弱。他的北方口音很快引起高班生的注意,被他們稱作‘北方耗子’。終于有一天,輪到馬歇爾經受這種考驗了。他們可能不知道馬歇爾的身體情況,而他也沒有向他們說明。結果,不到幾分鐘,馬歇爾就堅持不住倒在了刀尖上,旁邊的人急忙把他救下來,他倒在地上,鮮血直流。最后,抬到校醫那里,清洗了傷口,縫了幾針。校醫在1897年9月29日提交的每周報告中寫道,他曾為學員馬歇爾治療‘臀部傷’。在以后的歲月中,馬歇爾多次提到這次受傷,‘我差點受了重傷,危險極了。’ ”(引自李潔編著世界名人傳記系列——軍事家卷——《馬歇爾》)

  在連馬歇爾與麥克阿瑟都被整得死去活來的文明中,中國人來到異鄉水土,從撐傘撞火車到命喪兄弟會,讓人醒悟徐志摩所揮灑的西天云彩是虛幻的。撕開“民主” 、“自由” 、“人權”的華麗包裝,呈現眼前的是刺進馬歇爾屁股的血淋淋尖刀。

相關文章
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济南站街女图片 2019年华东六省15选5 广东时时几点开盘 快乐十分官方网站 360票老时时 a g亚游官网 瑞典二分彩开奖官网 球探网即时比分旧版 微信棋牌游戏平台排行榜 皇家世界彩 天津时时提前开奖软件 乌鲁木齐小姐一条街 赛车pk10信誉群 安徽快三跨度振幅走势图 天津时时结果记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