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金仲兵:《流浪地球》,走不出家、國、天下的價值迷失

2019-06-10 10:45:40  來源:察網  作者:金仲兵
點擊:   評論: (查看)

金仲兵:《流浪地球》,走不出家、國、天下的價值迷失

  終于可以利用端午假期和免費期一睹大熱電影《流浪地球》的風彩了。觀后不免與當時同時上映的小格局同類型電影《瘋狂外星人》有一番比較,另外還從歷史縱向和現實橫向等多維度,嘗試對影片做一次路人甲視角下的評價。

  電影大意設置于未來,為應對行星碰撞的星際危機,人類命運共同體——世界聯合政府成立,并出臺了“國際法”。中國做為其中一員也參與其中,劉某以中國代表身份,參加地球精英移民計劃。

  

第一、總體上肯定

 

  總體而言,制作方是想通過宏大命題和場面引領、提升、展現中國科幻電影的最高水平和成就,同時,還要插入不失人文關懷的暖心情節,使電影不但有骨架,還要有血肉和靈魂。

  可以說,這樣的立意雖無新意,但符合一般審美標準和要求,并且,在技術上和藝術上有諸多以美系為主的參照標桿,更容易把握和發揮,同時不太會出現讓觀眾和審查部門不悅的硬性事故,以保證影片能安全、如期降生,正常迎取票房收入。

  基于此,甚至檔期還得到了相關各方的助推,票房成績果然不俗。總結如下:

  一、在特效制作上,場面足夠宏大、震憾,可以說空前和標桿級,如我類者確實看不出與美式大片存在差距。

  二、應合了中國元素中的市井生活和主流價值取向,故觀眾覺得很貼心、很親切,所以票房大賣,創了歷史紀錄。有人喻為“戰狼3”,不無道理。

  三、簡言之,特效制作和中國特色是其取勝的法寶。

  

第二、不足很多,有待提升

 

  說完成績,必須堅持“不捧殺”的原則指出不足,說明還有進步空間。

  一、鄉土情結與星際流亡的沖突:家、國、天下如何安放?

  電影在充分發揮、利用和消費“中國特色”的利好之后,也不可避免地為此付出了代價。就影片本身而言,雖然較多出現“家”和“地球”的稱呼,同時也淡化了“國”的硬性存在,但這種隱喻的冷處理仍然帶給人們“崛起”的快感,說明這把“火”擁有如此之高的燃燒值,具有正反雙向的能量和價值(包括消費值)可用。但是,片中在家、國、天下之間存在嚴重的價值觀迷失,顯得無所適從,不知所云。

  劇中多次出現“我要回家”的絕命呼喊,其中除了市井小民,也不乏身負救援重任的專業人員,這讓人無法接受。因為在那樣的環境下,“地球不保”幾乎是全球共識,專業人員自然明白其中道理:“天下已亡”之際,不去專注于地球的“救亡圖存”,以保存人類基因和文明火種,卻“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追求家人和親情下的“老婆孩子熱炕頭”,這種小格局思維不知有何理由、從何而來?天下不存,家、國何立?

  制作方沒有走出傳統農業文明的思維范式,試圖用家庭這個人性化的情節感動觀眾并提升劇情的人文高度,在這部表現未來的科幻片中將其強行帶入,卻悖離了現實場景的需要,違和感十足,因小失大,不符命地球流亡的客觀要求。

  片中“寧當故鄉鬼,不做外星人”的堅持和執著,現實中有時被譽為一種不為誘惑所動的美德,有時也是一種刻舟求劍般保守主義的僵化。在劇中,留戀地球故土,再次吻合中國的鄉土情結,但卻是未來全球逃亡計劃的死敵---既然不想走,既然你想留,那參與逃亡計劃還有什么意義和必要?

  若果如此,說明當下中國的文化進階程度還沒有與未來科技的思維需求實現無縫對接。所以這個“鄉土中國”式的價值設定,與科幻主義是自相矛盾的,這一矛盾,其實就是傳統與現代和未來的矛盾。如何取舍,取決于國人未來的智慧。

  二、男主角與職務的沖突:不明就里擁船票,最后時刻呈英雄

  劉某身為中國國家利益的代言人,在世界聯合政府參與拯救地球的流亡工作,這是一份責任,也是一種義務。此前,他鐵定應該已然明了自己的處境:其自身是已是精英分子的一員,已優先獲得了“諾亞方舟”的船票,擁有了逃離地球的權利。片中隱喻處還說明,有更多位在其上的權貴精英們,同樣早已擁有了這種資格。

  擁有逃離權利的同時,也預示著另一種權利的喪失:從此必須割舍對包括家人在內的所有地球草根們的一切親情友愛,并立刻回頭與精英們重新構建社團群體,完善資源要素,以期在另一個宇宙家園重新開始人類文明的一切事務。

  這里,地球流亡與人文關懷,是需要重新定義的:在流亡與人性之間,流亡更為重要,二選一時,流亡理應占據更重要位置。要不然,就是人類文明的徹底毀滅:全都得死。顯然,他對這一簡單的邏輯判斷長期未解,糊里糊涂地在空間站工作著,直到最后階段,才恍然大悟。只能說明,理解能力太差,這種水平,與其職務和身份嚴重不符,當初入選精英,其實是一個錯誤,只是不知發生于處時何處。當然,是制作方犯了常識性錯誤。

  拒絕精英主義,擁抱草根哲學,雖然符合中國某些大眾層面的道德標準,也應合了市場觀感和票房需求,但必須正面的是,這一標準其實一直就是虛偽存在,從古至今,包括在地球流亡的未來,精英與草根永遠是兩個群體,地球移民,也必然是精英主義言說,草根哲學,只能在最后時刻被出賣和犧牲。

  因為認知有誤,才導致他對后來發生的一切耿耿于懷,長期不能回家享受天倫之樂,也是他得不到孩子理解、令他無限苦惱的原因,并成為多數矛盾的緣起。但在關鍵時刻不顧肩負的國際法、全人類使命和國家責任,耍性子、撂挑子進行違規、違紀、違法操作,還念念不忘家人、兒子這些一己之私,看起來是人性和情感的展現,實際上是做作和煽情,是對其科學家的嚴肅身份和嚴謹定位的褻瀆。

  眾所周知,中國航天人和其它諸多高科技從業者,哪個不明白,不遵守“一入宮門深以海”的職業操守?哪個敢于無視國家寄托而隨意我行我素,哪個敢于在科學程序面前發揮個人自由主義和英雄主義?這些有違科學規范和行為常理的情節,設計得很失敗。

  三、“二代”式的任性風格令人反感

  男主角與兒子的父子關系,從崇拜到失望到僵化到怨恨,到最后時刻的冰釋,制作方希望以獨子的叛逆行為來反襯男主角的偉光正光環,但處理得很幼稚。以中國人的認知,如果家中有一位從事國家級別的高度保密的科研工作,那種神密本身就是整個家族的榮耀和榮幸。

  身為家中獨子,當然也會從小被教化得很享受這種榮耀感,并且不許訊問是非得失。片中所說多年不得相見,也難以由此心生怨恨,多數反而會以此為正向資本,努力“爭做革命事業接班人”,才符合中國語境。這是國家教育形成的結果,任性,在此并無施展的空間。

  受叛逆性格影響,“二代”的任性作派在片中多次出現,如私帶妹子出走、私開汽車、無證駕駛和違章行駛等,是明顯違反彼時法律和道德紅線的冒失行為,卻沒有規則制約和相應的處罰。在后來參與的救援中,其子與其父一樣,也不聽從統一指揮,對科學程序和操作規范不屑一顧,靠任性、冒險成就一時的英雄壯舉。在集體主義的中國,不可想象。

  父子皆視法律、規則如糞土:如果這種任性“二代”成長為主流群體,在科學和規則為主導的未來世界中,將置中國和人類于何方?這讓人聯想到中美貿易戰。不知道這種偶然性和無規則、無法律意識的價值引導,會在現實中產生什么后果?會否給影片正向加分?

  四、并未突破歐美程式:英雄主義不是罪,用對地方方為能

  這是一部故事性上非常國際化的影片,可能是“與先進接軌”吧,所以在言行方面也試圖去掉中國式的“土”味,很努力地向歐美化靠攏。這其實正是一種不自信。如酒吧群體的無所謂、無厘頭,喝酒、開車時隨性而瀟灑的甩手小動作,當然更不缺少“二代”歐美式的蛇形開車大冒險,等等。

  這些元素在中國傳統中是不多見的,但在好萊塢大片中則歷歷在目。當然,這并不是不足和不可取,但往往因為東施效顰而迷失了原本的純真。這方面,既需要堅持,也需要提升或超越。

  有很多網友認為,該片沒有美式影片的個人英雄主義,不知道從何談起?其實片中的劉某明顯就是個人英雄主義的化身,并且還犧牲自我成功地帶領人類避免了災難。這也是制作方想要著力打造和展現的重點:讓中國式的愛國英雄成為愛世界的超級英雄,讓中國人人類救星也火一把!正如有網友所稱:是中國拯救了地球,地球離不了中國!

  不難發現,影片的創意并未突破現有的歐美程式,而是在復制和模仿中取得了一次完整的要素組合上的成功。當然,只是要素齊全并不等于成功,在情節、人物設定和細節刻畫上,有不少是多余的,除了煽情,還有任性,看著肉麻,故仍需提升的空間巨大。特別是對英雄行為的刻畫,應該尊重科學規律和社會規則,不能過于任性和“二代”。影片如此,現實更是如此。

  五、幾處物理常識方面的探討:地球離心力與宇宙速度

  一是主角劉某與俄熊同事在空間站外的宇宙飄移中,在宇宙速度的離心力和超高的相對速度下,二人不但沒有失之交臂,反而竟然可以重新手臂相扣,且無脫臼發生。現實中,即便壯如NBA球員,比如騎士隊的樂福,在與凱爾特人隊的一次比賽中搶位時,就曾被奧里尼克拉脫了大臂。按理說,宇航員擁有NBA這般體格的也并不多見。

  二是當劉某手拉俄熊同事的安全帶的一頭時,竟然是平滑、沒有環繞式打結的,且看上去手指并未抓緊和用力。給人感覺,理應是即將滑脫的情景預設,結果卻被成功拉回——不知道各位高知網友對此有何更加科學的常識普及?

  三是在地球上,在最后階段,眾人用人力推動機械撞針的行為。首先,制作方還是想體現“團結就是力量”的集體主義文化意識,但在未來的科幻時代是否有用,值得商榷。

  其次,成千上萬人在前呼后擁的狀態下同時推動一個器件,并不會實現同步、同點、同向發力的目的,反而會因為后排人的推動造成前排人的擁擠和死傷。這種烏合之眾,難以實現當時需要的那種非常有針對性的發力目標和效率。

  另外,在眾人發力之時,幾位主演竟然相互對視致敬,并露出會心微笑。在眾志成誠的生死時刻,這個明顯“偷懶”的瞬間雖然滿足了藝術感,卻悖離了場景和真實。

  

第三、與《瘋狂外星人》比較:外星人只是一個調味劑

 

  之所以現在才看免費檔,是因為多年來幾乎沒有為電影院消費的習慣,春節檔看《瘋狂外星人》也屬偶然。二者相較,《流浪》側重于宏大敘事和抽象而矛盾的家國情懷,《外星》則著眼于市井小民的利害之辨。

  大手筆有大手筆的沖擊力,但前提是能體現出大手筆的格局和氣魄;小格局有小格局的精致和獨到,以微見著,同樣能啟迪心智,弘揚真善美。二者本當并行不悖。

  如果讓我在同等條件下選擇,我會選《外星》。理由就是,它不做作,不虛偽,不煽情,不任性,直面城市化背景下的小農意識和陰暗人性。情節設計上,借用未來場景卻立足當下,在陰差陽錯間實現自然敘事。

  二〇一九年六月八日星期六

相關文章
拜仁慕尼黑比赛门票 澳客网体彩 时时彩黄金分30中29 贵州11选5走势图删除 河南泳坛夺金48丨开奖 广东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下载新疆时时 秒速时时正规吗 足彩十四场专家推荐 北京赛车pk走势分析 2019海南中学录取分数线 GPK钱龙捕鱼送分鱼种和时间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 20选5复式中奖计算器 vr赛游戏啥感觉 江苏时时彩走势图